当前位置:

番外皇帝难为之十七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后人评论:武帝独特的思维让他具备了超越时代的卓越目光,或许正是由于武帝在思考事物上具有难以莫测的思考回路,进而让他用二十年的帝王生涯缔结了三百年的盛世开端。在许多事物上的看法上,武皇帝的独特思维都是值得后人学习的。

    明湛收到阮鸿飞的来信,拿给凤景乾看,一纸信糊了半张。

    凤景乾挑挑眉,不解。

    明湛扭捏,“下面是飞飞写给我的情书,私人信件,不好给您看的。”

    切,谁稀罕。凤景乾露出个唾弃的表情,看公事,脸色渐渐凝重,反手将信拍在桌上,沉声道,“江南竟已到这种地步!可恨朕竟被蒙的严严实实,做了这些年的瞎子!”

    明湛道,“其实这也不奇怪,飞飞说武备库里地上的积尘有半指厚,久未开库,里面什么情形谁也不清楚。若非这次南北对调,我们还不知道呢。”

    凤景乾曲指敲了敲那信,问明湛的看法,“现在怎么办?”

    “如果现在动,我看江南军事上,十有都要牵连进去了,”明湛眼珠子晶亮,“要缓治,先从浙闽入手,不要涉入淮扬湖广。既然西北军已经到了江南,南军也到了西北,不如让他们各自举办一场演武,让咱们看看谁胜谁负?只是这快过年了,父王与我都没空亲临,索性便派都察院的御史去做个裁判,看一看,南军北军优势在哪儿?也替咱们看一看,军容军备啊,军用仓的粮食是否充足,军备库里的武器是否精良,士兵的饭菜是否丰盈,训练的强度如何?”

    “那派谁去?”

    明湛浅笑,“南面儿就由左都御史王大人带队,北面由大理寺卿杜如方领头儿,他们素有清名,也让我们看看,究竟是盛名之下无虚士,还是徒有其表、沽名钓誉?”

    凤景乾笑出声来,低声问,“你这小子,这会儿去,年都要在南面儿过了,是不是报复王大人那回念你情书的事儿呢?”

    “怎么会?我是倚重老臣。”明湛嘴硬,死不承认。

    “这是个机会,你自己看着安排,反正有朕在,他们不敢乱。”凤景乾道,“江南富足,湖广丰盈,你先把江南的官场整治好,湖广自可手到擒来。依朕看,演武时再邀附近的总督巡抚都去瞧瞧,对比才能显出差距,也热闹不是。”

    明明是棘手的一件事,伯侄二人含笑对视,一起奸笑出声。

    过年了不说发点儿年货儿,反而另有重任。

    凤景乾在朝上说了令西北、江南各自演武之事,然后兴致勃勃的派观察团,且观察团成员由以下组成:西北方领队大理寺卿杜如方,江南方领队左都御史王大人。各自队员为吏户礼兵刑工的侍郎大人们。

    明湛在书房里亲切的会见观察团的成员,笑眯眯地捧着热茶碗,和和气气的开口,“我这个人呢,有个缺点,忒实诚。”

    饶是这些做油了官的老油条们听到这句话都忍不住抖一抖,心道:太子殿下实在太谦虚了,您实诚的,俺们都甘拜下风了。

    “不会来那些虚头巴脑儿的话,所以也就不跟你们客套了。”明湛叹一口气,“我于军事上知之不多,帝都的事呢,又抽不开身,所以,这次才派了你们去,你们就是我的眼、我的耳朵、我的手、我的口,都说西北军彪悍,南军精细,这次让他们较量一场,你们去了要仔细看,回来跟我讲一讲,好的,好在哪儿?不好的,是哪里不好?我的士兵们生活怎么样?吃的如何?穿的如何?平日里训练强度大不大?饷银发放可还及时?够不够生活?将军们治兵的水准如何?他们对于军队有没有什么改良的意见?这些,我希望你们回来后,能与我详尽的说一说。”

    众人皆高声应了。

    明湛羞涩的笑一笑,“如果千里迢迢的去了一趟,还是聋子哑巴,那大家的面儿上可就不好看了。”

    明湛的手段,他们有的明白或者不明白,但有一点,自从明湛做了太子,他想办的事儿没一件办不成的。众人俱是心三分郑重。

    “我知道你们一个人也只有一双手一双眼,难免有疏漏之处。这样吧,每人可在自己手下。”明湛体贴道,“一来呢,可以帮你们分忧;二来呢,年轻人嘛,走的远一点多见识些也是有好处的。我暂时想到的就这些,你们若有什么要求,直接跟我说没关系的,能满足的,我都会满足。”

    明湛一样样的都安排了下去,一时间诸人也说不出什么,明湛道,“钦差的仪驾明日便备好,后日起程,你们回去把手头儿上的事交接一下。年怕要在外面过了,别的话不多说,辛苦二字是真的。”

    能得太子赞一声“辛苦”,诸人纷纷觉得这一趟苦差当真值了,均谦道,“臣等份内之事。”

    浙闽总督宋淮接到演武及钦差观察团的圣旨后,接连几天没睡好,再可口的美食都是味如嚼蜡,时不时嘘声叹气。

    幕僚周之源劝道,“大人还未下定决心么?”

    宋淮咬着后槽牙,“哪怕倾家荡产,咱也得接着。虽花销些银子,若能在太子殿下跟前儿露脸儿,一切都值了。”

    周之源有几分不屑,朝廷的银子一过手就少三成,更别提本地的截留、他人的孝敬,胃口这样大,也活该你大出血。仍是温润的奉迎道,“属下以拟好传召各地将军的公过,行印便可。”

    “巡抚、布政使都一道叫来,眼瞅着钦差都从帝都出发了,别让钦差看了笑话。”宋淮道,“太子殿下正要立威,这要上赶着往刀口上送,就是找死呢。”

    “你说,是不是马维那里……往帝都送什么消息了,以往可从没这演武的事儿。”宋淮素来多疑,忍不住说这一句。

    “将军府里外都有咱们的人,他是外来户,要往外送信,就得派人派马,咱们的人一天十二个时辰不阖眼的盯着他,若有动静,决不可能失察。”周之源笃定道,“再者,他早来大人这里拜过山头儿,帝都世家子弟,不像那些愣头愣脑的大头兵,不知变通不识时务。且大人给他的那一份儿,他也吃下去了。再说,别看西北大风大沙子的,这些年可比咱们富足,我就不信,莫非他们西北就多么的干净清白?大人别忘了,皇上同时向西北派了钦差,钦差阵容跟咱们这边儿的一模一样,打头儿的还是大理寺的杜如方,那杜如方当初在都察院的时候,疯狗一般咬死了多少人,若非他出身侯府、母亲又是长公主,早不知死到哪里去了。”

    宋淮心里信了九成,点了点头,“我担心的还有一事,马维带来的那一万人,是与海宁将军麾下的军队相换。说起来当初也是我的私心,南北对调时,我就琢磨了他们去就代表了本督的颜面,故面派海宁军。徐图虽不大得本督心意,治军上还是不错的,所以调了他去西北。其他杭州宋焉、福州郑绱,他们的底细本督一清二楚。纵有一二本事,也断不能与马维相提并论的。”

    周之源已明宋淮话两根手指拈动花白的胡须,斟酌道,“这事,平阳侯想的大概与您差不多,所以才派了儿子带兵过来,而且此次与以往不同,六部都派了侍郎过来,若是示意马维佯败,怕是难办的。”

    “是啊,这侍郎虽不过正三品,说起来不过与咱们这里的布政使同级,”宋淮深有感触道,“不过帝都官员矜贵,就是本督每年回帝都叙职,冬日的炭敬夏天的冰敬三节五寿的,哪样都不能少。略有不周全,甩个脸子是轻的。咱们远在浙闽,他们高居帝都,每日上朝排班,得罪都得罪不起。再说,又有哪个是胃口小的。”

    “其实胜负本督并不大关心,西北军哪年没几场仗打,江南却承平日久。我更不是心疼那点儿银子。”宋淮保养的极好的脸上,在短短几日内迅速的衰老下去,露出五十几岁人的疲惫,叹道,“破财免灾,若这个道理本督都不明白,就枉做这些年的官了。他们胃口再大,本督也舍得出这个血。我发愁的是这次打头儿的是都察院的左都御史,王老头儿是一辈子的孤拐,连太子的面子都不给。本督在他眼里怕也算不得什么,偏他处的位子又是个要害。如何打发了他,才是正经的难事呢。”

    “大人是担心……”周之源犹疑着打量宋淮的脸庞。

    宋淮对这个心腹极是信任,低声道,“武备库的事。这次来的阵容不小,我们不但要防着明的,也要防着暗的,我这个位子多少人眼红是数都数不清,都他娘的盼着老子倒灶下台呢。武备库虽然马维那小子识趣,那是他明白。可若是蹿出一二不要命的,咱们都得栽这上头。到时别说官职,脑袋怕也难保!”

    “那大人的意思是……”

    “将杭州、福州两处的都调运过来一些,咱们要出手的那批暂且不出手了。”宋淮冷声道,“再吩咐兵工坊日夜赶工,赶制出一批新的来,起码先把面儿上糊弄过去。”

    “大人虑事周详!”周之源正色道,“自大人到任后,浙闽地面儿太平,百业兴旺,就是皇上也亲赞过大人治地有方。大人是正经的两榜进士出身,明年大人的任期就满了。若此次能得钦差在皇上面前美言,进阁之日近在眼前。”

    这话是说到了宋淮的心坎儿里,饶是以宋淮的心机城府,都禁不住露出一丝笑意,“所以这次,咱们再不能顾惜银钱与力气,都要打起精神来,给皇上与太子殿下瞧一瞧,咱们浙闽兵的风貌!”

    “大人英明。”

    马维自来了江南,便觉得浑身不得劲儿,有种深陷泥淖,越陷越深的无力感。

    接到总督府的谕令,马维道,“太子这招儿倒是新鲜。”

    “这是皇上的圣旨。”

    “皇上从不会搞什么南北对调,又弄出演武的法子来。”马维真心觉得太子非同一般,不由问阮鸿飞,“我可不想输给这些南人,若是总督大人示意我佯败,这可怎么应对?”

    阮鸿飞看马维,“莫非你颈子上长的是猪脑袋?”自己不动脑子的?

    马维一拳捣过去,阮鸿飞四两推开斤的卸下马维的力道,马维只好坐回椅要跟总督大人坦明难处,西北军历年苦战血战,如果败在南军手上,我是没脸再回帝都的。不过,大家商量商量,我可以手下留情,叫南军败的好看些。”

    “总督大人体贴下属,你又识趣,他应当不会叫你为难。只是,事到此处,还差几分火侯。”阮鸿飞微笑,“宋淮为官多年,在浙闽总督之任上明年是最后一年了,今年去年的吏部考评都是优等,且因他在任上,海盗有几次小规模的上岸,不过都是刹羽而归,连皇上都是赞过的能臣能吏,若是这次的演武能露脸,他明年回帝都叙职,必会再次高升。”

    “浙闽总督已是难得的肥差。”

    “对,虽然浙闽总督难得,不过还有淮扬总督肥厚比他更胜三分,湖广总督天下粮仓,也是极富足的地方;再有直隶总督为天下总督之首,还有更进一步,入阁为相。”阮鸿飞冷静的分析,“所以,只是败的好看,这对于宋总督来说还是不够的!”

    马维沉声道,“即便撕破脸,我也绝不会败给南军!”

    “这就是问题的所在,你要胜,他也要胜。”阮鸿飞端起茶盅子喝了两口热茶,唇角一掀,笑了一笑,打量着马维道,“可是在演武场上,钦差面前,就是做假也得你心甘情愿才成。你虽是外来户,毕竟出身平阳侯府,有权有势的世家子弟,他要是跟你翻了脸,是得不偿失。所以,演武场上他只得求你胜的艰苦一些,他败的脸上有光也就成了。不过,宋淮会寻求另一场更有意义的胜利。”

    “他会在钦差到来之际,先让福州军与海盗进行一场的剿灭性的大胜。”阮鸿飞温声道,“有这种胜利在前,演武场上就算败给你又如何呢?西北军的彪悍人尽皆知,可南军也不是软柿子啊,要不然也不能打败海盗哪?这样,里子有了,面子上稍有瑕疵也不算什么。”

    马维也是个警醒的人,低声问,“总督府与海盗有来往?”

    阮鸿飞并未正面回答,笑笑,“这里头的水就深了。你心里有数就成。”

    江南风波暗涌,帝都却是一派歌舞升平,快过年了么,有什么烦心事儿也等过了年再说。

    而且,帝都又有了新的流行风尚。

    大家流行夜观天象。

    当然,这是有原因的。俗话说,上有所好,下必甚焉。

    意思呢就是说,居上位的人有哪一种爱好,在下面的人必定爱好得更厉害。

    俗话还是很有道理的,大家之所以喜欢夜观天象,实在是因为太子殿下连续十几天召见钦天监大臣。

    这位钦天监大人就是以前为二皇子所逼迫,在朝廷上当堂暗示明湛不祥的那人,他命大,担心了足有大半年,见太子殿下登基也没动他,这才战战兢兢的安下心来。

    谁知,连续十几日,太子殿下又屡屡召见他。使得这位钦天监大人再次获得众人的关注,甚至有人不断的明里暗里的跟他打听:嘿,太子殿下问你啥啦?

    也不怕大臣们好奇,实在是自来与天相有关的事,就没有小的。想想也知道,等闲鸡毛蒜皮的小事儿,大家也犯不着麻烦老天爷不是?

    钦天监的嘴也不是很严,吞吞吐吐地,“太子殿下问我天气来着。”

    切,这话,傻瓜都不能信?

    太子殿下屡屡召见,莫非就为了问你明天是刮风还是下雪?太子殿下太闲了吧?大家纷纷感叹此钦天监太不实诚了,想着要不要弄几只小鞋给他穿。

    先不说可怜的有委屈无处诉的钦天监大人,因为大家认为钦天监嘴里不实诚,竟试图用低智商的谎言糊弄高智商的朝臣,所以大家统一战线的表示了自己的愤怒:你以为就你钦天监会观星啊!俺们也是略通一二的。

    星相卦卜,才子们都有涉猎的。

    故此,大半夜的,大家都不睡觉了,穿着棉袄围着被子的在院r />

    大臣们不少为了观星吹了凉风受了风寒,一边喝着苦汤药汁子,还在琢磨:太子殿下莫非有啥大动作,不然钦天监的嘴真咬的跟蚌壳子似的,也忒蹊跷啊!

    正当大家都在为些犯愁的时候,远在江南的宋淮宋大人与太子殿下意心有灵犀一点通了!要不说宋淮大人能爬到浙闽总督是极有道理的事呢,他就格外的比别人机伶。当时,宋淮大人因苦思太子屡召钦天监的用意而不得,便打算去姨太太那里消谴消谴,正当宋淮大人埋头苦干时,忽然慧至心灵,他悟了!宋大人一拍大腿,霍地在姨太太娇花软玉的身子上一忤,底下美人儿一声娇喘浪吟,宋大人哈哈大笑:悟了,他悟了!

    当下三五工夫的爽透,丢下美人,跳下床,趿上鞋子,一迭声的吩咐人请周先生前来书房议事,浑然不管床上带着向分羞怨的美人儿那张似嗔似喜的美人儿脸。

    周之源深更半夜的重新穿了棉袄,披了大氅,由仆从引着来到宋大人的书房。宋大人身上还带着些许脂粉香,见到周之源一拱手赔礼道,“对不住先生了,深更半夜的,扰了先生的休息。”

    周之源摇头,示意无妨,直接问,“大人可是有急事?”

    “正是急事。”宋大人带着三分喜色,“先生也知道,近来帝都送的信过来,说太子殿下屡召钦天监,先生可知太子所为何求?”

    “老朽也一时参悟不透呢。”

    “天象天象,”宋淮激动的从椅周之源的双肩,笑道,“天降祥瑞啊,先生!圣朝出明君,盛世出祥瑞!太子殿下出身镇南王府,定比谁都盼着祥瑞呢。不过如今皇上在位,太子怎能妄行直言,只得暗示我等。先生且把这件事放在心里,弄出三五祥瑞来才好呢!咱们离帝都远,先生且帮我拟好折子,我先把折子送去,祥瑞随后就到,也能讨了皇上太子欢心!”

    周之源恭敬的行一礼,心悦诚服,“大人之才,属下望尘莫及。”

    “皆是因有先生相助,本督方事事顺利。”

    帝都,昭仁宫,明湛站在白玉阶上,披着一袭银狠裘,小脸儿抬45度,仰望满天的星光,幽怨的叹一口气。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