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番外皇帝难为之十二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明湛在三公主府用了午膳,又说笑了会儿,便起身告辞坐车回宫,并未要温长枫相随。开玩笑,小两口这日子过的也就比天上的牛郎织女略强一些:人家是一年见一面儿,他们是一月见一面儿。明湛向来善解人意,怎忍耽搁这对小鸳鸯金子一样宝贵的恋爱时间哪。回到行宫,他先去泡了个温泉。明湛生来就爱享受,人家也会享受,天一冷就撺掇着凤景乾来行宫,然后,他占了二号池,又宽大又舒坦,每天一泡,把身上那张皮子泡的溜光水滑,再加上他滋补有道,脸梢泛圆,白里透红,穿上一身精工细做的大毛衣裳,真叫一个滋润富贵。连凤景乾偶尔都忍不住捏捏明湛的脸,那手感真叫一个妙啊。可惜他家好好的孩子,竟然便宜了那个妖孽,凤景乾每每想起明湛对阮鸿飞那死皮赖脸的喜欢,都想喷血。不争气的东西,手上用力狠拧一把,明湛叫痛,“摸摸就行了,把我拧的破了相,我家小飞飞不定多心疼呢。”凤景乾心理素质好,早习惯了明湛这种恶心肉麻的称呼,拉他在身边儿坐下,转而问,“三公主怎么样了?”“没什么大碍,我们一道用的午膳,我看三姐姐心情好,吃了一碗饭。听说以前都只吃半碗的。兴许是我们去了,人多,她胃口就好。”明湛带了几分愤慨道,“只是公主府的女官架子很大,对驸马说话都用训示的口气,要见三姐姐,还得塞红包。什么狗屁老娘们儿,装齤B货……”凤景乾斥道,“你是不是欠掌嘴,这是太齤子该说的话吗?”“我就跟你说。”明湛哼哼两声,“在外头我还是很斯三姐姐跟驸马一月也就见一两次面儿,您说,夫妻哪有这样子的。大姐姐年纪跟三姐姐差不多,俩人一前一后成婚,都是在同一年。现在大姐姐已经两儿一女了,三姐姐还没动静儿。您这准外公也不着急?”“行了,有话直说,在我跟前儿还拐弯抹角?”敲明湛大头一记。“我是觉得公主们这样太委屈了。像大姐姐,她虽然只是个郡主,可在永安侯府里说句话也是管用的,那还是在婆家。如今三姐姐在自己的公主府里说句话,都要奶嬷嬷点头才行。”明湛忽然想到《红楼》里贾母对奶娘的评价,真是一针见血,明湛道,“大约这些奶嬷嬷们是觉得奶大的公主,一个个的劳苦功高,奴大欺主了。公主不同于皇子,女儿家本就娇贵,脸皮儿也薄,心地也软,父皇,要我说,公主驸马本是夫妻,断没有分成两处儿居住的道理。还有,那什么宣召的事儿,差不多就免了吧。这宣召,是富裕了奶嬷嬷,委屈了公主、驸马,实在有些不人道。”凤景南耐心的听明湛说完,叹道,“你知道太宗时嘉善公主的事么?”“嘉善公主?”明湛隐约记得这个名子,却又记不太清了,史册别出众或者是引发历史事件的公主,否则鲜少有详细记载的。“嘉善公主是太祖皇帝的小女儿,被太宗皇帝许配给了陈国公家的嫡长子。那时,公主并未单独开府,都是住在驸马家里。”凤景乾将一段往事徐徐道来,“嘉善公主生性柔弱温顺,非常贤淑,她两年没有身孕,陈驸马便纳了一房妾室。后来,这房妾室产下一子,却妄想记到嘉善公主名下,嘉善公主自是不肯的,她还年轻,以后也会有自己的孩子,焉能让妾生子占了国公府嫡长孙的名份?后来,嘉善公主果然有了身孕,不料被这名妾室心肠歹毒,竟然在公主的饮食终嘉善公主流产身亡。”“公主的侍女偷跑出陈国公府,到宗人府申冤,太宗皇帝听闻后大怒,派大理寺追查嘉善公主的死因,后来,陈国公府满门抄斩。”凤景乾看向明湛道,“太宗皇帝说,公主为君、驸马为臣,君臣尊卑,必要分明。太宗皇帝也是有女儿的,自此便开了公主赐府、驸马待召的先例。”“这,这也有点儿矫枉过正了吧?”明湛道,“陈国公那一家子是不是缺心眼儿哪?”连公主都敢害,脑袋有病吧?“这就是问题所在了,公主的地位自然尊崇,若是嫁到驸马家里去,面对的困境就如同你刚被立为太齤子时相仿,大臣们面儿上恭恭敬敬,其实还是要试一试水深水浅,你有本事能降伏他们,则他们臣服;若你是个草包,那就有好戏看了。公主到了婆家,那一府的下人婆子,并不好相与。如同嘉善公主,身边也有忠心的侍女,可最终为人所乘丢了性命。”凤景乾道,“与其说公主们幸不幸福,还是先保住性命要紧。不然,纵使将陈国公府满门抄斩又如何,嘉善公主也不能死而复生。”明湛向来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他听凤景乾说完古道完今,仍在坚持争取,“父皇,我觉得可以综合考虑一下,公主与驸马虽有君臣名份,说到底还是夫妻。嘉善公主那是个例外,我们翻翻史书,像陈国公府这样愚蠢的家伙也是少之又少的,我们也不能因为一块臭肉就坏了满锅汤啊。正因为面对的是公主,我们应当更加谨慎。太宗皇帝可能是气昏了头,一竿子打翻一船的人。实际上,就在帝都,我看福昌姑妈与敬敏姑妈都过的还可以。”“福昌是自己有手段,她的奶嬷嬷早早的收拾包袱回了老家。后来朕登基,她在朕跟前儿求了恩典,将公主府换到了北昌侯府隔壁,两家府第只隔一堵墙,是了。敬敏身份摆着,没人敢拿捏她,她的公主府就在魏国公府对面,抬腿串个门儿。泰阳皇妹少在宗室里露面儿,皆因当年杖责乳母一事受到襄仪姑妈的责斥。”只是,帝都好地段儿几乎都被人占满了,纵然是皇帝,也不好为了把女儿安排在驸马隔壁,就把驸马家的隔壁强行清空吧,因为基本上,权贵的隔壁还是权贵。皇家行事,也不好太过霸道的,凤景乾道,“说起来也是一团乱麻,襄仪姑妈是先帝的胞姐,驸马曾为救驾身亡,先帝深觉对不住襄仪姑妈,原本想在驸马族内过继一子给襄仪姑妈为嗣,襄仪姑妈说不忍生离人家母子,便未应允。后来,先帝将襄仪姑妈的女儿封为安悦郡主,喜爱有加。襄仪姑妈行事端正公允,在宗室,不过年纪大了,近来笃信佛祖,去年到五台山礼佛,还没回来。”“我在帝都也没见过这位姑奶奶啊?”明湛在帝都不是住了一年两年。凤景乾笑,“你虽在帝都住的时久,襄仪姑妈却不大出来的。再说了,襄仪姑妈当年与方皇后就不和,对你母亲也意态平平。她脾气很固执,当年其实她想把安悦郡主许配给你父王,不过,方皇后力推永宁侯府,最后先帝还是赐婚永宁侯府。因这个,襄仪姑妈连先帝都没个好脸色。她是先帝的姐姐,纵使拿出一二脸色来,先帝也只有忍了。襄仪姑妈行事讲究规矩,为人方正,她比慎王叔都要年长,是宗室里辈份最高之人。就是朕,也要理让她三分。”“襄仪姑奶奶只有安悦郡主一个女儿,焉何要许给父王呢?不说别的,日后远在云南,见一面儿都不方便。”明湛不解的问。凤景乾露出一抹古怪的笑,“襄仪姑妈倒舍不得,只是安悦郡主幼时常常进宫,早就对你父王有情意,那会儿是死活要嫁给景南的。襄仪姑妈就这么一个女儿,女儿要死要活,自然想遂了女儿的心意。”“天下女人的眼睛莫不是瞎的?我父王除了相貌不差,脾气一塌糊涂。”明湛唏嘘,“没想到他年轻时还是香饽饽啊。”凤景乾坏笑,“香的很。”“要不说头发长见识短呢。”听了凤景乾的描述,基本上明湛对襄仪大长公主的性格有了几分把握,又问,“安悦郡主是不是嫁入定安侯府了?我记得好像有一年的探花儿是出自定安侯府吧?”“记性不错。”凤景乾笑,“郑开浚才学教养皆不错。”

    “你要想动一动公主府的陈规,先得说服朝臣与宗人府,慎王叔向来是好说话的,只是襄仪姑妈平日里最看重规矩,她又年高德韶,等闲顶撞几句,其实拿她真没办法。”凤景乾为明湛分析,明湛接口,“是啊,何况我母亲还是她闺女的情敌呢。”“在襄仪姑妈面前,你可别提这事儿。过去多年了,她一个老太太,说起来,当年太齤子被废,还是襄仪姑妈为朕在先帝面前进言,她是先帝的姐姐,与先帝感情很好,她说的话,先帝也听得进去。朕能立储,襄仪姑妈功不可没。”凤景乾对这个姑妈的感情绝比他那皇帝爹要深厚的多,“她在宗室倚,说话公道,朕是极敬重她的。”“知道了,我会好生劝说襄仪姑***。”明湛的思绪渐渐偏离正轨,嘀咕道,“也不知道我家小飞飞现在做什么呢?”太齤子殿下的小飞飞正在与人围着热腾腾的黄鱼锅吃酒。黄鱼锅的热气熏腾色极难看,当然,谁与朝廷钦犯吃酒,那脸色都好看不了。关键是,这名钦犯与他还是发小儿。前些日子他爹奉命回帝都帮着逮钦犯,是星点儿没帮上忙,让钦犯大摇大摆的逃出帝都。皇家人心眼儿贼多,他们家与钦犯先前有些交情,不知道皇室有没有怀疑他们通敌呢。这次太齤子殿下忽然要北军南调,就有些让人摸不着头脑。如今他刚进杭州城,就被故人寻上门。阮鸿飞脸上微做修饰,那画像与他本人原就有些差距,如今等闲人认他不出,只是他这手艺还是从马家学来的。马维虽然不比阮鸿飞天份好,不过祖辈相传的东西,他认人还是准的。一见阮鸿飞那脸色,真是绝了。阮鸿飞拉张椅子坐在马维跟前,脸上笑得跟朵花儿似的,“怎么,故人见面,你不认识了?”马维冷着一张脸,盯着阮鸿飞的脸看了足有半盏茶的时间,才相信自己的眼没有花,他也没看错人。马维惊的一时没说话,先去把门掩好,转头揪起阮鸿飞道,“我真服了你的胆量,你还敢在大凤朝的地面儿上乱晃当,你当我们做官的都是死人吧!赶紧滚,别让我使出手段来抓你!”对于阮鸿飞的遭遇,马维也是恨极了废太齤子。不过,废太齤子也死了,你也不能报复社会,绑架皇上、王爷哪。马维自幼接受的是忠君爱国的教育,也就是皇上、王爷平安,否则这会儿他早动手了。“我是有正事与你说。”阮鸿飞拍开马维的手,拿出一封书信递给马维,“这是太齤子给你的。”马维接过先郑重问,“太齤子殿下的东西,怎么会到你手上?”“他先给的我,让我转交予你。”随手整理着被抓皱的衣襟,阮鸿飞重又坐回椅马维笑笑,一派和气生财的模样。只是简单的一句话,却透露出无穷的信息量。这位是绑架太齤子亲爹的恐怖份子,为何太齤子会与恐怖分子有联系?马维的心思渐渐就想的远了,阮鸿飞轻笑一声,似看破了马维的心底,“太齤子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呸!你又知道我在想啥!马维黑着脸验过漆封,才小心撕开,入目一篇清晰的大字,马维细细阅过,赞道,“太齤子殿下的书法是极不错的。”信尾有太齤子的金印,马维这才信了,看向阮鸿飞,“既然是太齤子殿下的吩咐,我自然会遵从,你别露出身份来。”“知道,你可以称我为杜先生。”不知为何,只要一听阮鸿飞这样悠然悠然的说话,马维就一肚子的火气,瞪阮鸿飞一眼,“小心点儿!”末了又恶狠狠的加一句,“老实些!”“我有些饿了,到午饭的时候了吧?不如我陪大将军用膳?”于是,马维就这样面对面的与钦犯坐在了一张桌子上。阮鸿飞论年纪尚且长马维一岁,如今马维已是面生风霜沉稳如山的鸿飞依旧面皮光润,风雅无双。这一对比,马维的自尊心瞬时受到了无以伦比的打击,哪怕他再自信,也觉着自己这面相老成的如阮鸿飞的爹一般。马维郁闷了一时,阮鸿飞已经运筷如飞,黄鱼锅眨眼就下去了一半,马维伸手去敲阮鸿飞的筷子,“我还没动筷子呢。”“我以为你看到我起码得惊喜激动的三天吃不下饭吧。”阮鸿飞生来就是个体面人儿,人家就是吃的快些,也是姿态唯美,一根根鱼骨头似被猫舔过,摆在桌上犹如艺术品,干净极了。倒是马维才下筷子就被黄鱼刺卡个正着,一顿惊天动地的咳嗽,阮鸿飞给他敲了半天的背也没把鱼刺咳出来,倒险些把肺叶子咳出来。最后没法子要了半瓶子醋,捏鼻子给马维灌了进去,又塞了大半个馒头,才算把鱼刺顺了下去。“明明不会吃鱼的人,见别人吃还眼气,吃吧吃吧,卡住了吧。”阮鸿飞把一锅黄鱼都下了肚子,还兴灾乐神的笑话了马维一回。马维忍着吐血,想着自己忍了阮鸿飞十几年,算了,还是接着忍吧。交友不慎,就是这个下场啊!举手夹一筷子红焖羊肉,若不是为了这个东西,他干嘛要吃鱼啊,他从小就不爱吃这些个琐碎东西来着。不过,就是南方的羊,他闻着也不如西北的鲜嫩,带着一股子去不掉的膻味儿。马维也不计较这个,正要入口被阮鸿飞拦了下来,说道,“刚被鱼刺划了嗓子,怎么还吃这些口重的东西?”遂吩咐亲兵另备几个清淡小菜。马维问阮鸿飞,“你吃饱没?不用跟我客气啊。”“我倒是想不跟你客气,”阮鸿飞眯着眼睛笑,眼尾挑起几抹飞扬的神采,十分欠扁的挑剔道,“你这儿的厨子真是不怎么样?赶明儿我送你两个好的。起码能做些入口的东西来。”马维素知阮鸿飞的底细,也了解他的脾性,开口讽刺道,“听你说话这口气,真不像吃过老鼠的人哪?”“什么年间的事儿啊,你听谁说的啊,我怎么不知道?”阮鸿飞一脸无辜,死不承认。说来也是一桩旧事,当初阮鸿飞少年时代,学了三五招式,自信心就要爆棚,他忽发奇想,硬是拉着马维出关去打探蛮人的消息,想着凭自己的天纵奇才、盖世武功,怎么着立个盖世奇功回来。结果俩人一出关就迷了路,大西北的荒原上,几百里无人烟,俩人带的干粮吃尽了,也不能等着饿死,那真是逮啥吃啥,有一天阮鸿飞硬是逮了只肥硕的大地鼠回来烤巴烤巴跟马维分了。后来,阮鸿飞回了帝都,学起世家公子的作派,装齤B作态,哄得半城姑娘为他要生要死,叫马维一千个看不上眼,时不时拿这事儿打击他。阮鸿飞每次都是迷蒙着一双清媚的桃花眼装出十二万分的无辜“有吗?”“你在说我吗?”“你记错了吧?”。由于阮公子一张皮相太有欺骗性,帝都大小雌性皆一致认为:永定侯世子出于对阮郎各种羡慕嫉妒恨,编了谎话儿来污蔑阮郎的名声云云。直把马维气个半死,暗骂帝都女人眼睛都是瞎的!作者有话要说:嗯,老话,不要等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