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6、番外皇帝难为之四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166、番外皇帝难为之四

    李大人进门就看到:

    凤景乾斜倚在榻上,一脸慈爱的抚摸着明湛的发顶,明湛在低头抹眼泪,凤景南坐在一畔的太师椅。^/非常r />

    皇上!皇上您怎么在这儿啊!

    李大人急忙行了大礼,明湛已经从榻上站起来,眼泪没有了,一双眼睛像兔子而已。李大人又对凤景南与明湛见礼,凤景南一见李大人便怒气腾腾道,“李大人免礼,你是三朝老臣,最识道明理!且让李大人说说,本王只明湛这一个嫡子,难道皇上说过继就过继?天下岂有如此道理?”

    明湛顿时张嘴大声嚎啕,“杀了我吧,逼死我吧,我死也不要做太子啊!”

    凤景乾给明湛这一嗓门儿震的差点儿内伤,心里感叹原来世上竟有此杀人利器,他脸梢儿一白,握拳抚住胸口就是惊天动地一顿咳,还“噗”的一声咳出一口浓血喷在地上,李大人顿时一脸死了爹的惊惧惶恐,扑上前痛呼,“皇上皇上啊,皇上,您怎么了?”惊疑不定,莫非万岁龙体有不妥之处么?天哪,这可怎么办?

    凤景南敛一敛怒色,“传太医来。”

    “不必了。”凤景乾拦住,伸出一双保养的极好的手握住李大人的手,深深一声叹息,“爱卿啊……”

    “爱卿既然瞧见了,朕也就不瞒你了。”凤景乾唇角一抹红,万分凄凉的开口道,“朕本壮年,焉何如此匆忙立储,爱卿难道就没细思量过吗?”

    闻此言,李大人顿生恶兆之感,忠君爱国的一颗老心跟着沉到谷底,老泪纵横,“皇上正当龙虎之年,本就不必急于储位之事,世子殿下虽贤良,日后皇上若有了亲子,岂不让世子殿下为难,小皇子们生怨么?臣一心为国,求皇上收回成命啊?”

    凤景乾又是一声长叹,眼悲切道,“爱卿有所不知,被阮贼软禁期间,朕已身不过两年去。如今皇孙年幼,宫里太后乃女流之辈……”

    李大人骤闻如秘辛,顿时惊的说不出话,脸比纸还白,浑身直哆嗦,凤景乾道,“二皇子无才无德,这样的人,做不了大位。明湛乃朕嫡亲侄儿,由他做皇帝,方能保大凤朝万世太平啊……”紧紧握着李大人苍老的手,凤景乾仿若提着最后一丝力气,恳切道,“朕、朕的苦心,朕鸩杀二皇子的苦心,别人不知,爱卿还不明白吗?”

    李大人虽历经三朝,重用他的明君却是凤景乾,向来忠心耿耿,如今见帝王如此虚弱苍白,忍不住失声痛哭,劝道,“万岁莫担忧,倾全朝之力,定能为万岁研制解药,万岁乃真龙天子,定能平安的!”

    “朕要的是天下平安!百姓平安!”凤景乾喊出这样一句话,便无力的伏在榻出话。

    明湛小声的抽泣,凤景南更是一脸铁青不情愿。

    李大人一腔热血的来,惊魂失措的走。

    明湛待李大人走了,才拍了拍胸口,唏嘘道,“俄的神诶,皇伯父,您这演技能拿小金人儿了。”

    凤景乾并不懂什么小金人儿、小银人儿的,不过听着像是好话,谦虚的笑笑,“不如明湛你嚎的情真意切哪。”

    伯侄俩互相吹捧一番,凤景南铁青着个脸,提醒道,“继统不继嗣,可是说好了的!”他就是不乐意明湛管别人叫爹。

    明湛亦跟着道,“我可就只做到两个小家伙成年,多一年我也不做的!还有,我不打算再娶女人了,康国公家的婚事,你帮我解决了!你什么时候把阮大骗子的下落给我!”最后一句话才是明湛如此痛快答应做太子的原因,凤景乾自称手里有阮鸿飞的消息,不过非太子不能看。

    凤景乾温和一笑,“立太子后,我就将阮鸿飞的行踪给你。”

    对于做皇帝还是做王爷,明湛其实并没有太多抗拒,与其是凤明澜那种蠢货做皇帝,还不如自己来呢。当然,明湛也说了:第一,不立皇后;第二,不留子嗣;第三,最多做二十年,两个小东西一成年,他就要退位;第四,他要把亲娘卫王妃接到帝都来。

    这简直是贴着凤景乾的心肝儿提的条件,凤景乾怎能不允,此时真心只恨明湛不是自己儿子,异常嫉妒弟弟的狗屎运,上下打量了凤景南一眼:你哪儿来的这样的好福分哪?竟生养出这样的儿子来?

    对于卫王妃的到来,凤景乾心里微微有些抗拒,不过马上就释然了,据他所知,明湛就是卫王妃一手教导出来的,可见其功力。如果将两个皇孙交给卫王妃教导,倒也不错。凤景乾一笑,问道,“明湛,你怎么只替你母亲打算,提都不提你父王一句?”

    “父王肯定要回云南的。”凤景南哪里用得着别人用他考虑呢。

    凤景南自作多情一句,“嗯,有空我会来看你的。”他这身份,太上皇不是太上皇,却是实打实的皇帝亲爹,的确不好在帝都多待。

    凤景乾心笑道,“待立储后,景南再回云南不迟。明湛也收拾收拾,过几日去宫里住了,你身边的人,可靠的积年老人儿,多带几个也无妨。”

    忠心耿耿的李大人跌跌撞撞的出了镇南王府,一干子同僚都在等他的消息。

    因为镇南王府是藩王府,总不好一大帮子大臣一道去,再说与镇南王府接触的太频繁,也不大妥当。故此,派了向有清名帝王腹心三朝老臣——李大人出马。

    李大人回去一番痛哭,把皇上的情形说了,其余人见李大人哭的伤心,伤不伤心的都跟着掉了两滴泪。

    反正李大人自此是不反对立明湛为储一事了,皇孙如此年幼,养不养得大还两说呢,立皇孙为储是断然不妥的?如果设辅政大臣,世上哪儿来得这么多周公啊?

    而皇上,天不假年啊!

    李大人伤心的险些一夜白头,与其他几个还在坚持立皇孙的大臣不同,李大人想的是,皇孙虽小,也是皇孙,他在研究日后怎么叫明湛把皇位传给皇孙的事。

    谁知李大人甫一开口,凤景乾便道,“明湛贤孝双全,经朕屡次劝说,终于肯做太子。不过跟朕提了几点条件,朕说出来供爱卿们参考吧。”遂将明湛提的条件包装包装,抹上一层金粉银屑,光鲜亮丽富丽堂皇的一显摆,把以李大人为首的一批大臣感动的彻底服儿了。

    凤景乾就这样雷霆万钧的定下了立储事宜,内务府忙做一团,明湛还没搬宫里去呢,内务府大总管也顾不得避讳,前来请安给明湛量尺寸。

    东宫自先帝戾太子后就没住过人了,十几年空下来,也要装修。倒是凤景乾道,“不必费那银子了。”他本身就不喜欢那座宫殿,淡淡道,“让太子与朕一道住在昭仁宫吧,正好朕教导他些为政之道,日后,他也要住昭仁宫的。”

    凤景乾与明湛的感情一直非常的好,甚至史官都忍不住提一笔:武帝少时,抚于景帝膝下数载,情甚笃。后景帝弃皇孙而立武帝,武帝以父称之。

    后世人对于凤景乾的评价就更客观一些。大历史学家曾韵曾这样评价景帝,他说,“景帝在位期间,政绩清明,百姓安定,算是一代明君。不过景帝对后世最大的功绩在于他壮年时的逊位,虽然景帝逊位的原因让许多人不解,甚至有人疑心景帝是受到了当年武帝父子的威胁,而不得不逊位。////不过,我并不支持这种看法。武帝与景帝的关系一直非常融洽,史书回朝的记载。但,正是由于景帝的逊位,方有武帝历史性的改革,以及后面长达三百年的盛世。”

    曾韵道,“不是哪个皇帝都有魄力在壮年时逊位于侄子,史书记载,景帝享年七十活过了他的皇孙,又是一大未解谜团,这涉及到了皇帝间的种种恩怨是非。不过,只此一事,景帝无愧于历史帝之一。”

    明湛刁着果子看着清风明月收拾东西,凤景南来瞅一眼,心里怪不是滋味儿的,叫了明湛出去说话。

    经过这几天的思量,明湛早没事儿了,反正凤景乾说了,他有阮鸿飞的消息,明湛只想着怎么抓到阮大骗子好生“折磨”了。

    凤景南走在前面,明湛跟在后头,咔吱咔吱的吃苹果。

    “你以往在宫里住过几年,我倒不是很担心。”找了个四面透风的亭子,凤景南在亭边的栏板椅上一坐,回头见明湛双颊鼓鼓囊囊的还在嚼丧,心里那点儿不是滋味儿顿时不知飞到哪里去了,一腔子火气往上冲,指着明湛的鼻子训道,“你上辈子是饿死的吗?吃!就知道吃!”也不知道皇兄是看上这小子哪儿了!竟有福气去做太子!

    明湛连啃几口,把苹果吃完,随手丢了核儿不在意的道,“骂吧骂吧,你也骂不了我几天了,还不趁机出出火,以后可有谁给你当出气筒呢。”

    什么叫出气筒!凤景南怒,“哪回不是你有错,我才教导于你!”

    明湛嘿嘿一笑,凑上前搂住凤景南的脖子,软声说,“父王,你是不放心我的吧?”

    凤景南拍开明湛的手,整理下衣衫,心里有那么一星点儿的高兴,却仍是拿捏着架子板着脸道,“在外头,别这么坐没坐相的。”

    明湛又重重的搂了凤景南一把,刁钻的开口,“这我马上就是太子了,谁敢说我?我这搂着你叫父子情深。”放开凤景南,明湛正襟危坐,对凤景南使眼色,“这叫太子殿下风度翩翩。”

    凤景南觉得明湛别的本事平平,逗人开心是一流的,忍不住笑了,按住明湛的肩,叹道,“真没料到你有这样的福分。”自然是福分,以后太子是谁都能做的吗?

    你得有这命!

    从此次储位之争就看出来了,皇子们喊打喊杀,明湛坚强的活到最后。在许多时候,皇位就是属于活到最后的人。

    别像什么书里写的爱美人不爱江山,什么生生世世莫生于帝王家?

    在明湛看来,这都是吃不着葡萄便说葡萄酸的酸渣子话!

    就像现代,人们对富二代官二代,究竟是羡慕多还是讽刺多?如果给你选择,你会选择做个普通百姓,还是啥二代?

    特权在任何时代都是一样的。不会因为这是个信奉圣人君子的封建社会,便会有任何不同!

    明湛的确没有争储之心,他完全没想过,是因为他已经是镇南王世子,日后也是一土皇帝,而且人家凤景乾有的是儿子!哪知时势造英雄,储位摆在了跟前儿,他也是不会拒绝的。

    真要清高的话,当初他就不会争世子位!

    凤景南更是个实在人,哪年父亲不希望儿子做皇帝呢?不过,到底有些不放心的低声叮嘱明湛道,“宫里有我们的人手,你都知道的。不过,不要轻易动他们。好钢是要用在刃上的,待你日后真正登基,再动也不迟,知道么?”

    明湛点头,不论任何时候,镇南王府都是他的后盾,问凤景南,“那世子之位要怎么办呢?”

    凤景南看明湛一眼,望向天边流云随风走,“你只管安稳的坐了皇帝,我会让明礼明廉留守帝都,至于世子之位,倒不急,有明淇在镇南王府。我再做二十年王位也是无妨的,且看将来吧。皇兄将帝位逊让于你,如果皇孙出众,过继一位,未为不可。”

    “父王,我身边的丫头有几个不小了,要不要趁现在放她们出去?”明湛虽然觉得刚二十出头儿根本还是毛丫头,不过这年头儿人们都结婚早,再耽搁下去,清风明月就成老姑娘了。

    “我建议你再留她们一两年,”凤景南道,“她们在你身边呆的年头儿不短了,待你封了太子,她们是你身边的正经女官,日后你想收用,或是赐给你身边的得力大臣,都是极妥的。她们也算是有了出路。如今她们出去,高不成低不就。不过,这是小事,你问问她们也无妨?或者等你母亲来了,让你母亲处理吧,她很擅长这个的。”

    说起卫王妃,凤景南凝眉叹道,“下面的话,你或许不爱听,只是我也得说。”

    明湛大约知道凤景南要说啥,撅了撅嘴,支棱起耳朵。

    “你是凤家人,与你母亲感情再深厚,也姓不了卫。”凤景南道,“你母亲是个很有本事的人,女人像她这样的,真是投错了胎。若是生为男儿,定少不了要成就一番事业的。当年方皇后便有干政之嫌,她是方皇后手把手教出来的,就是我当年也没少得她相助。你以后是皇帝,你母亲就是太后,你皇祖母那里,你要多些耐心。老太太懂的不多,心不坏,你不用费心就能哄得她开怀,就当替我尽孝了。”

    “知道,知道,都是皇祖母不戴见我。”明湛道,“不过,我忍她就是了。”

    凤景南笑,摸了摸明湛的脑袋,“有你这话,我才算放心。你在王府时就喜欢拿外头的公务跟你母亲絮叨,这个毛病要改一改,彼此留有余度,方能处之长久。”在这里,凤景南再次庆幸卫家男丁单薄。不然,依明湛对卫王妃的感情,厚待外家是一定的。

    “你虽只有一个舅舅,却有六个姨妈。”凤景南道,“你这些亲戚关系都要处理好了。还有皇兄的几位公主,你要当成亲生姐妹一样厚待。”

    如果后人知道凤景南对明湛有这样的一番叮嘱,定会深感镇南王之睿智远见。

    在历史做了皇后、做了太后、甚至做了太皇太后,在她的谥号后做为终结。

    少的,以太后谥终结的女人之一。她的丈夫并非皇帝,她自然做不了皇后,不过,她的儿子做了皇帝,所以,她越过了第一个坎儿,直接升格为太后娘娘。

    杰出的女性,不过,在当时大凤朝的臣子们来看,尽管这位太后对武帝的改革起到了稳固的作用;尽管在她掌政期间,民间的经济得到了迅速的发展,朝不过,他们仍然很羞于提起子。

    后世如此说:是一位复杂的人物,她的政治才能让男人们嫉妒而惭愧,甚至,这位太后有脱不开的干系。其实,这并不影响大,或者正因如此,才让她成为一个充满魅力的传奇女性。她有着刻薄的史官都无法抹杀的功绩,尽管有太多的男人不喜欢她,不过,有更多的女人将她视为神明。

    因为,了大凤朝女人掌政的开端,男人的权力受到了极严重的威胁。甚至,在当时,在,如果要登基为女皇,相信许多大臣是没有阻拦之力的。

    有人说,无 />

    如是也。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