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163、番外皇帝难为之一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明湛回到府里,哭了三天三夜。

    不知情的,还以为凤景南怎么着了呢。

    实际上,祸害遗千年,凤景南星点儿问题都没有。阮鸿飞除了给他受了点儿窝囊气,又不缺衣少食的,凤景南好的很。

    明湛却是被骗色骗身骗了个底儿朝天,阮鸿飞一走他就开始嚎丧,哭声震天,以至于向来轻功卓著的阮玉郎险些从半空掉下来摔个半死,外头的侍卫疯了一样冲进去,就看到平安无恙的皇上与王爷,以及咧嘴大哭的世子殿下。

    凤景乾面不改色,温声笑赞道,“明湛见朕与王爷平安,欣喜至此,喜极而泣,孝心可嘉。”

    诸人跪在地上恭贺万岁平安千岁吉祥,凤景乾优雅起身,尽展帝王雍容。凤景南见儿子只顾嚎丧,恨不能直接把明湛打晕,也好过这样丢人现眼。

    不得不说兄弟两个配合多年,心有灵犀,凤景乾见侍卫都跪在地上,过去一掌落在明湛的后颈上,嚎声嘎然而止,凤景乾温声叹道,“这孩子,竟高兴的晕过去了。”遂将明湛打横抱起,吩咐道,“回宫吧。”

    凤景乾是个很有决断的人,在回帝都的路上,他直接将明湛抱在怀里,搂在腿上,那一脸的慈父情怀让凤景南看的好不郁闷。

    “这孩子,是伤了心了。”凤景乾一面抚摸着明湛昏睡的眉眼,一面怜惜的叹口气。

    凤景南不好抢回儿子,又被兄长挑起怒火,大怒道,“这个该死的贱人什么时候假扮的子敏!子敏呢!子敏去哪里了!”

    “怕是有些年头儿了。”凤景乾倒是宽了心怀,“看来,他是真的没杀你我之心。”又对凤景南道,“你声音略低些,明湛这些日子定是忧心你我,你看看,都瘦了。”

    凤景南凑近瞧了瞧,恨声道,“都是这个该死的贱人,定是一早就勾搭明湛,不然明湛怎么早阿宁阿宁’的念叨,原来那个贱人打的是明湛的主意。”儿子给人上了,做爹的那叫一个怒啊,直接给阮鸿飞定了性——贱人!

    “好了好了,别说这个,”凤景乾倒是对明湛有信心,“明湛向来不吃亏,说不得是占了鸿飞的便宜呢。”

    “这种便宜有什么好占,白给都不稀罕。”

    凤景乾好笑,“你不稀罕,有人稀罕。”看明湛伤心的哟,心疼死个人了。

    凤景南道,“我久不回云南,料想事务繁多,这次我就不在帝都久留了。明湛与我一道回去。”凤景南的政治嗅觉自然不是一般的敏锐,他这头儿还略好一些,明义是自个儿寻死也怪不得明湛。可他皇兄就不是一般的倒霉了,四个儿子,现存一个,而且,就凤景南的眼光来看,留了个垃圾下来,真不怎么滴!

    兄长的性情,凤景南还是略知一二的,眼看就是一场政治风暴,凤景南可不愿意参与。

    凤景乾倒也没虚留兄弟,淡淡地,“也好。”

    凤明澜与平阳侯早早到了桃花坡财神庙,还未到午时,也没瞧见反贼的影子或是御驾的行踪,帝都圣旨便飞奔而至。

    骏马扬起黄尘,传旨侍卫朗声宣读,“皇上命二皇子、平阳侯即刻回宫见驾。”

    二人看到了彼此眼曲身接了旨,凤明澜迫不急待的问,“父皇什么时候回的宫?”

    “回殿下的话,皇上、王爷与世子殿下在今早便已回宫。”

    世子!凤明澜给这两个字刺的耳膜生痛,一双怒火隐隐的眸子落在镇南王府的车驾上,在外守着的黎冰忙知趣的躬身解释,“殿下,我家世子说事急从权,待回到帝都定要亲自向殿下赔礼。”

    “车上是哪个?”凤明澜双拳暗握,几乎难以保持自身的风度。

    倒是平阳侯听到帝踪平安,满心欢喜,顾不得追问明湛的诡计,而且拦了凤明澜一把,笑道,“殿下,咱们还是快马回帝都吧。余人由张将军带着,别叫万岁久待。不论如何,世子殿下迎万岁、王爷回宫,也是一样的。”人家刚立了大功,你就为难他的人,饶是平阳侯自诩为粗人,也有些看不过去了。

    凤景乾不愧是做老了皇帝的人,回宫先去看望自个儿的老娘。

    魏太后一见大儿子,那真是悲从撕心裂肺的嚎哭啊。怎么看怎么跟明湛有些像,或者说明湛身体里也继承了一些魏氏基因吧。

    凤景乾劝慰了老娘几句,唉,说起来魏太后并不算坏人,比起方皇后那种杀人于无形,魏太后简直纯洁的如一只小白兔。

    有一利,自有一弊。

    如果魏太后能有方皇后一半的才干,如今帝都皇室就不会是这个结果。

    明湛只是镇南王府的世子,他挡不住皇子们相残,可魏太后是皇家辈份最高之人,而且她是凤景乾的生母,如果在关键时刻魏太后能撑起场子,皇子们焉何残杀至此?

    魏太后哭了一顿,深觉对不住儿子,絮叨着说,“都是我这个老婆子不好的孩子……”

    “母亲,我都知道了。”痛已痛过,凤景乾心酸,只是他向来温恪自制,半分形迹都不肯露,反是温声道,“母亲您歇着吧,朕怕您担心,衣裳都没换就过来了。一会儿还要见百官,到底不妥。”

    魏太后这才回了神,儿子是被绑架归来,不是旅行归来,急忙一迭声的叮嘱儿子好好休息。

    皇上回来了!

    这个消息在一个时辰之内传遍帝都大街小巷,长耳朵的排得上号儿的大臣自发奔走相告,进宫请安。

    再没有比这更好的消息了。

    凤景乾先命平阳侯回西北主持大局,再赏赐永定侯府一大堆的药材,以及一个二等轻车都尉的爵位,侯爵只有一个,永定侯的儿子却不只一个,这个爵位,万金不换,端的体面。

    还有一大堆随驾随到把皇帝丢了又把自个儿丢了的大臣,一水赦免。

    至于空出的九门提督一职,竟出人意料的落在了永宁侯卫颖嘉的头上。

    卫颖嘉年纪不足而立,怎担得起如此重任,不说老臣们怀疑他的能力,就是卫颖嘉自己也有些糊涂,皇上对永宁侯府向来不冷不热的啊。

    凤景乾的话很简单,“如今永定侯受伤在家,只命你暂代几日。待永定侯安康,九门提督的位子还是让永定侯来做。”

    于是,战战兢兢的永宁侯便去九门提督衙门上任去了。

    卫颖嘉不得不请教自己的老狐狸爹,老永宁侯拈着胡须,半晌摇头,“难啊,难啊。”

    卫颖嘉等了小半个时辰等了这么两句话出来,心头直蹿火,忍不住问,“爹,哪儿难啊?”他是老来子,且是唯一的儿子,又是嫡出,老永宁侯对这个儿子自来是不大严厉的。倒是卫颖嘉非常自律,硬是没长歪。

    老永宁侯上下打量了儿子一番,感叹道,“有人呐,生来就运道好。早早的袭了爵不算,后面还有一桩大富贵哦。”

    卫颖嘉觉得自己天生操心的命,在他十二岁时,有一天他爹上朝给人抬回了家,把他吓个半死不说,请医延药焦心着急、病床前伺候了大半个月,才知道老头儿是装的,装出一脸将死相来就为了让爵。

    故此,卫颖嘉十二岁就袭了爵。老永宁侯自此就少有出门,一应应酬走动都落在了少年时期的卫颖嘉身上。不论外头对老永宁侯的评价如何,在卫颖嘉眼里就三个字:不正经。

    别人装病,也就装个十天半个月。他爹不是,一装十几年。

    来人拜访,老头儿说不上三句话就开始哮喘倒气儿,一副要晕过去的模样。

    搞的帝都人人都说:唉,永宁侯府老侯爷啊,我看,这回悬啦!

    反正之类的话没少说,老永宁侯就这么倒气儿一倒就倒了十几年,直到儿子大婚,然后又给他生了孙子,他还是老样子,没事儿倒倒气儿。

    府里有一个这样的爹,导致卫颖嘉小小年纪便不苟言笑,板着脸装老成。

    老永宁侯笑了笑,拍儿子的肩,“傻人有傻福,你只管好好当差,咱们家的体面,在后头呢。对了,宝儿呢,小小人儿,别整日拘束着,叫他来陪我。我也好生教导教导,唉,你们姐弟资质最好,可惜生下来没几天就去了宫里。你呢,算是正。你说,你跟我比起来,哪儿强呢,你运道就这么好?”

    卫颖嘉也已回过闷儿,却又有些不解,“若是因着世子的原由,世子再怎么说也是镇南王府的人,帝都对镇南王府有拉拢有防备,怎么会叫儿子去做九门提督呢?”

    “你且先做着,慢慢就明白。”老永宁侯卖了个官司,哼吱着小曲儿,遛遛达达的逗鸟儿去了。

    凤景南回到府里,先命人将明湛送回卧室,好生照料。

    明礼明廉俩人可是见着亲爹了,虽然以往凤景南在的时候,他们不觉什么。这次在明湛手下讨了两个月的生活,算是知道有爹的好处了。有爹的孩子似个宝,没爹的孩子是野草。

    俩人望爹的小眼神儿那叫一个孺慕关切啊,直叫凤景南心头一暖,想着自己虽是藩王,比兄长还是略强些的,儿子没本事有没本事的好处。待两个儿子请了安,表达了对父亲的关怀忧心后,凤景南也好生问了明礼明廉几句。

    “明义之事,不必再提,本王只当没这个儿子。”凤景南冷声道,“你们皆是兄弟手足,明湛年纪虽小,却是嫡子,王妃待你们可有失礼之处?明湛得封世子是他有这个本事,明义不思好生辅佐,倒是心存歹意,便是本王,也饶不了他!”

    明礼明廉皆是噤声听训,凤景南叹道,“你们要知好歹,不要因明义之事对明湛心生怨怼。这些天帝都的情形,你们也眼见了。皇室的那几个,也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彼此之间什么样?明湛待你们又如何?”

    明礼素来贴心,也是个知好歹的性子。他之前也想过,皇上不过离开两月,二皇子动手宰了三个弟弟,好吧,哪怕可能大概也不完全是二皇子所为,可毕竟跟他脱不开干系。反观明湛,地动之时,将阖府之事相托,对他也是有一定信任的。

    红花就怕绿叶衬,明湛被二皇子一比照,瞬间升格为兄友弟恭的典范。

    “过个三五日我就回云南,明日去跟明艳明菲明雅说一声,叫她们后儿个过来,我也有段时日没见他们了。”凤景南随口吩咐着。

    明礼明廉俱是一脸难为,凤景南皱眉,“怎么了,有事儿说事儿?吱吱唔唔的像什么样子?”还是明廉率先开口道,“前些天不是地动了么。明菲那丫头鬼迷了心窍,大早朝的装成小太监跟着二皇子上朝说明湛不祥,出生时就天摇地动。这帝都的地动都是明湛的过错,叫明湛差点把她当廷杖杀。”瞄一眼,见老爹一脸酱油色儿,明廉决定长话短说,迅速道,“明湛把她开除宗籍了。”

    凤景南起身,明礼明廉也不敢坐着了,俱垂手站直,凤景南冷声道,“你们只当没有这个妹妹吧。”遂抬脚走人。

    虽然在阮鸿飞的地方不缺吃也不少穿,凤景南仍觉晦气,自然要好生香汤沐浴一番,再饱餐一顿,接见下属。

    然后,他特意去瞧了明湛。

    明湛不知是刺激大了,还是被凤景乾打的狠了,一直没醒。安静的躺在床上,盖着薄薄的锦被,小眉毛皱着,小眼睛闭着,小嘴巴撅着……怎么瞧,怎么讨人……嗯……喜欢。

    如果说这次被绑架还有惊喜的话,就是明湛的良心了。

    凤景南轻轻的捏一捏明湛的脸蛋儿,真是个有良心的小子。

    像凤明澜,(自从得知凤明澜挑拨明菲在朝廷上丢人一事后,凤景南就越发瞧不上他)爹还没死呢,也没封他做太子啊,就这么急惶惶的盼着爹升天呢。

    可是明湛,正儿承人,之前呢,常跟凤景南跳脚,有时脾气上来,什么话都敢说,挨过无数次揍,更不要说凤景南的言语讽刺打击了。

    凤景南都觉得若是自己有个好歹,明湛不定多高兴了。

    不想,明湛有这样的良心。

    真好。

    凤景南由衷觉得,真好。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