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秘宝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凤明瑞亲自登门镇南王府,与明湛辞行。

    凤明瑞依旧是一张冷面,“想来想去,我既无才干,又无德行。父皇在外,我更没有为国分忧的本事,只是有一件事,到底要托给你才放心。”不待明湛问,凤明瑞已径自说道,“我只有一个嫡长子,如今我已送魏氏和孩子回了承恩侯府。我马上就去镇南寺为父皇祈福,我们兄弟一场,日后还要你多照拂他们母子。”

    “四皇兄,您这怎么突然就想着去庙里了?”皇子们想起一出是一出,可你爱干啥干啥,你来镇南王府报打告是什么意思?明湛苦笑,“四皇兄,你好歹考虑下二皇兄的感受吧。”

    凤明瑞眉间森冷,“我不必考虑,如今他还不是太子,也不是皇上。他是皇子,我也是皇子,我只是没他诛杀兄弟的本事罢了!”别人怀疑明湛,凤明瑞却不作此想。明湛是镇南王府的人,不说明湛向来聪明,他就是突然换个猪脑袋也不会逼杀皇子!如今是凤明澜求着他,他又何必为凤明澜做刀做枪!

    不过,凤明祥之死让凤明瑞出离愤怒,哪怕凤明澜一直囚禁着凤明祥,哪怕凤明澜登基后再处置凤明祥,凤明瑞也不会如此愤怒。

    君视臣为草芥,臣视君为仇寇。

    这世上,愚忠者毕竟是少数。何况大家同为天潢贵胄,谁又比谁高贵多少?

    明湛拍拍凤明瑞的手,温声道,“四皇兄,你仔细想想,三皇兄被囚宗人府,原就没有再继承皇位的资格,二皇兄何必要多此一举的去杀他。”

    凤明瑞冷笑,“为什么?明湛,你真的以为父皇还能救回来么?”

    “他是不会让父皇回来的。”凤明瑞低声道,“父皇回来,他怎样交待三皇兄的事。只要再拖一个月,国不可一日无君,群臣必然要议另立新君之事。明湛,你的选择已经很清楚了。他怎么会让父皇回来?”

    明湛却不做此想,“这不是你我或者二皇兄说了算的。”

    阮鸿飞行事向来出人意表,他抓住了凤氏兄弟,却不打不杀,好生款待。另一方面,挑动皇子纷争,让凤氏族人自相残杀。想来阮鸿飞一定在暗处偷笑了吧,这样慢慢的将儿孙的死讯告诉凤景乾与凤景南,白发人送黑发人,哪怕在皇室,也有天伦感情。阮鸿飞不杀凤氏兄弟,却将此诛心之事一桩桩的透露予凤氏兄弟知道,如今凤氏兄弟的心境可想而知。

    阮鸿飞若想杀,早杀了。

    他既然开始没对凤氏兄弟下手,那么,日后,他对凤氏兄弟下手的可能性也很低。试问,待凤氏族人相杀怠尽,再放凤家兄弟回来看这满目疮痍,该是何等的快意!

    更让阮鸿飞快意的是,他还将在外头继续逍遥,自此,凤氏兄弟食不安寝不宁。

    他将永远成为凤氏兄弟心头的一根刺!

    没有比这更痛快的报仇了。

    明湛正琢磨阮鸿飞的恶毒心理,凤明瑞已起身道,“那我先走了。”

    “四皇兄,日子总要过下去,你有事也要去二皇兄府上走一遭才好。”明湛并不完全相信凤明瑞的话,不过,依情理,还是要嘱咐一句。

    “多谢你了。”凤明瑞一抱拳,转身走了。

    待凤明瑞的身影消失不见,范维方道,“这位四皇子在想什么呢?”

    “庙里是好地方。”明湛说一句,心道,如果凤明瑞真能借此避开这次劫难,日后的前程定比凤明澜要好。凤明澜手段是有,不过他太着急太笃定,太没有耐心了。

    不知,凤明瑞到底是真的愤慨至此,还是做一出好戏来挤兑凤明澜,这就不清楚了。

    其实对于凤明祥之死,明湛在心里对凤明澜的怀疑也只有五分的把握。凤明瑞来此这一通控诉,倒显的格外可疑了。

    接下来的发展如凤明瑞所言,他又去了一遭二皇子府,然后,不顾凤明澜的苦苦劝留,执意去镇南寺里为皇帝祈福。

    凤明澜来明湛府上诉苦道,“我知道现在所有人必定都怀疑是我逼杀了明祥,我不但逼杀明祥,还容不下明瑞。薄情寡意莫过于我凤明澜!”话到最后,难免有些悲愤。

    凤明澜苦笑,“他这不是去给父皇祈福,是在打我的脸呢。”

    “在这个时候,是二皇兄稳住了帝都的形势,”明湛从何玉手里接过一盏茶递与凤明澜,温声劝道,“待日后皇伯父回来,对二皇兄也是只有赏的。”

    凤明澜接过茶,道了声谢,喝一口茶差点没喷出来,皱眉道,“什么茶,这样苦。”

    “莲芯茶。”明湛叹道,“苦虽苦,却如同你我之心哪。”

    “你说的没错。”凤明澜垂头丧气道,“我也打算去山上陪着老四一道念佛,这帝都就暂且劳烦明湛了。”

    明湛双手安放在腿上,坐的四平,“你看,我宁愿让明淇在昆明坐阵,也要把庶兄们放在身边防备着。其实,这有什么难以启齿的。我虽然不居长,不过,我母亲是王妃,这个位子我坐的理所当然。谁要动一下,我就要砍下他的脑袋,杀一儆百。”

    “二皇兄别跟我说你不想当皇帝,皇子长,宫里贵妃娘娘有皇后之实,位份最高。”明湛完全就事论事的口气,“若二皇兄不想干,四皇兄去了庙里,如今只好把五皇子从宫里请出来主持大局了。虽说阮家有罪,不过,万不得已时,五皇子也是皇伯父的血脉。”

    “三皇兄本就有罪在先,往小里说是私通叛逆,往大里说就有弑君的嫌疑,”明湛道,“二皇兄的处置并无错处,哪怕皇伯父回来,他也再无继承皇位的机会。若说他的死,是二皇兄动的手,我是不会信的。”

    凤明澜苦逼的眼泪都淌了下来,拭一把辛酸泪,那模样只恨明湛与他不是一个娘胎里蹦出来的亲兄弟,感叹道,“我们虽不是亲兄弟,这个时候,也只有你为我说句公道话。”

    明湛镇定的说,“二皇兄想做皇帝,就要有‘不管风吹浪打,胜似闲庭信步’的决心,别说如今四皇兄只是去了庙里,哪怕宫里太后嫔妃都去了庙里,该做什么,我们只管做什么。”

    凤明澜叹道,“明湛这里的茶虽苦,却能清心静神。”凤明澜其实挺能装的一个人,不过,他在明湛跟前就是说不出一句“我不想做皇帝”的话来。

    “二皇兄过奖了。”

    堂兄弟二人虽然各有思量,不过为了安定和平,还是坐在一起共用午餐,用毕午餐,一道问讯从阮鸿飞处换回来的安国公。

    凤明澜比明湛还要着急,劈头一句话就是,“父皇与王叔可还平安?”

    安国公一把年纪,老眼两包泪,颤颤巍巍道,“托天洪福,万岁与王爷都平安无恙。阮贼允老臣给皇上、王爷请了安。老臣瞧着万岁、王爷有些清减,精神却还好。不过住处干净整齐,老臣请安时,万岁、王爷正在下棋。”

    “父皇可有话交待与你?”凤明澜问。

    安国公摇头,“阮贼并不允我们多说话,皇上只说了一句,让殿下们不要多惦念,看好家。老臣就被蒙上眼带了出来。”

    凤明澜不知心里在想什么,暂且无话,明湛接着问,“住处干净整齐?到底是怎么个干净整齐法?国公是积年老臣,可有注意皇伯父、父王的住处,家俱是什么木材做的?花梨?香檀?还是松木?老榆木?杨木?下棋的云子是玉石还是水晶或者玛瑙?穿戴如何?身上衣裳料子是云锦?还是苏锻?丝棉?什么颜色?他们下棋时都有喝茶的癖好,喝的是什么茶?味儿如何?老国公见了皇上与父王一遭,这些可有留意?”

    安国公虽没什么本事,却是富贵乡品鉴的眼光还是有的,何况因有见驾的机会,这必是一大功,当时真留了几个心眼儿,听明湛问的详细,慢慢回忆道,“老臣记得放棋枰的矮桌像是花梨的,那润泽很像,老臣虽眼花,不会认错的。云子里那白子是羊脂玉,王爷手一抖,掉了一粒棋子,是老臣捡起来的。至于皇上、王爷身上的衣料,倒不是名贵的东西,老臣伤心皇上、王爷被贼子所害,忍不住哭了一哭,虽不敢对龙体不敬,想着摸了一把皇上身上的衣裳也是好的,现在想一想,像是进贡的松江布。茶的话,臣闻不出什么味儿,不像是常喝的。”

    安国公抽了抽鼻子,忽问道,“臣冒犯殿下,不知殿下喝的这是什么茶?”

    “莲芯茶,怎么了?”

    “老臣记得,当时,也有这个味儿,只是没这样浓,还有些花香。”安国公人老,脑子却挺灵光,警醒道,“有些像莲芯与香片共同泡出的味道。”

    明湛开怀的大笑三声,“好好,国公有此一番话,堪比半个救驾之功。”

    安国公急忙谦逊了一番。

    凤明澜也口头儿褒奖了安国公几句,明湛笑道,“果然我猜的没错,看来,阮鸿飞的确没有杀害皇伯父与父王的意思。”

    “这样,我也能稍稍放心了。”凤明澜接口道,“只是尚没有阮贼的行踪,倒叫人着急。”

    “二皇兄只管安心,阮鸿飞逃不出我的掌心。”

    第二日,明湛与凤明澜一道上朝。

    以往高高在上的四把椅子,如今只剩凤明澜与明湛一左一右,仍坐的稳妥。

    阮鸿飞靠着栏杆,随手洒下饼屑逗小湖里的鱼来争抢。

    “皇上的眼光真不错。”阮鸿飞道,“三皇子把交换人质时永定侯的布军图从二皇子府偷出来给了我,二皇子为了抓住三皇子的把柄,只管坐待事情发生。三皇子入他彀府自尽。倒是世子殿下心眼儿多,不动声色的在摇光身上下了追踪的东西,若不是天枢去接摇光时,发觉摇光身边一直有人追踪,怕我这回也得吃了世子殿下的大亏。我一时半会儿也不敢叫他回来。”

    凤景乾道,“生死由命。”

    “我已使人将世子殿下追踪摇光的消息透露给了二皇子,”阮鸿飞伸了个美态毕现的懒腰,拍了拍手上余下的饼屑,“想来二皇子会替我将世子殿下的密探处理干净。”

    “世子殿下这样的傻瓜实在少见,傻瓜向来难以捉摸。”阮鸿飞笑,“不过,二皇子的脉,我还能把的准。”

    “我得替明湛多谢鸿飞了。”凤景乾望着湖儿们,清声道,“鸿飞无意间竟立了拥立之功,明湛不是没良心的人,日后定会感谢鸿飞的。”

    阮鸿飞歪头笑一笑。

    凤景乾拍一拍他的肩,转身离开。

    事有关凤景南的安危,黎冰派出去的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就是这样,仍是伤了三位,还有一个是重伤,估计日后再也做不得探子了。

    明湛知道后沉默了半天,淡淡道,“跟丢就跟丢吧,去安抚下底下人。”

    “殿下就任二皇子这样胡为?”黎冰早派人将二皇子府盯的死死的,凤明澜的动作自然逃不出明湛的眼睛去。只是这次凤明澜发了一道指令,派的是心腹冰一时查不出来,且为二皇子办事的是他的妻族——林家,让人钻了空子。

    “怎么能算了?”明湛抬眸,眼神有若刀锋,冷声道,“给我做了林椿丰,然后,把他的脑袋送还给瑶安郡主与林家老太爷。”

    黎冰精神一振,明湛道,“你先下去安排吧。”而后吩咐何玉,“请温公公到我书房来。”

    温公公年纪已经并不算很大,七十岁,满头白发掉的只剩一摄,这位老公公为了省事儿,索性剃个光头,平日里帽不离头。

    何玉是温公公一手□出来的,在一畔扶着温公公行礼。

    明湛摆一摆手道,“不必拘礼,坐。我有事请教公公,何玉你出去守着,任何人不得打扰。”

    这位老公公自从明湛初入帝都就被卫王妃安排在明湛身边,明湛不大喜欢用内侍,不过有限的几个小内侍,多是由温公公掌过眼的。

    他年纪大了,平日里明湛也没差使派他,不过夏天的冰冬天的炭,从未亏待过温公公。这位老公公也挺会生活,夏天猫在屋里避暑,冬天就在小院儿里晒太阳,身体一直不错。

    温公公的背有些驼了,习惯性的猫着身子,恭敬的问,“殿下叫老奴来,不知有何差遣?”

    “不是差遣。”他来帝都时并没有想着把温公公带在身边,老头子年纪大了,何必千里颠簸,还是卫王妃坚持,卫王妃脸色平静,说出的话让明湛心惊肉跳好些天,她平平静静的说,“明湛,此去帝都,假如你想争一争皇位,有事,可以问温公公。他原是方皇后身边的一个小首领太监,方皇后去逝后,树倒猢狲散,也是方皇后托我护他一护。这个人,可用。”

    明湛犹豫了会儿,问道,“听母亲说公公在先帝时就在宫里当差,我是想问问公公,你可知道阮鸿飞?”

    “阮鸿飞是先帝时的状元。”温公公说话的节奏不紧不慢,吐字还很清楚,“这些事,想来殿下已经很清楚了。不过,他还有另一个身份。他是先帝与小宋夫人所生,确切的说,阮鸿飞也是一位皇子。”

    “小宋夫人又要追溯到很多年前了,其实小宋夫人并不是北威侯原配,北威侯的原配是宋夫人,这位小宋夫人是宋夫人的亲妹妹。当时宋夫人留下一女,难产过世,小宋夫人选妃,从宫里遴选嫁给了北威侯。”温公公道,“那时候,我刚做了个太监里的小头头,听人说,小宋夫人是帝都出名的美人儿,皇后娘娘藏了私心,是故意不给先帝纳小宋夫人为妃的。”

    “先帝与皇后感情一向很好,奴才有幸见过小宋夫人一面,说句唐突的话,的确是国色天香,阮鸿飞的模样多有与小宋夫人肖似之处。”温公公道,“不知小宋夫人如何勾引了先帝,就怀了龙胎。小宋夫人一直想母以子贵,踏入宫门,这是个野心勃勃的女人。皇后娘娘怎会让她如愿,何况她本是朝廷诰命,先帝的脸又往哪儿搁呢?先帝听从了皇后娘娘的劝告,并未让她入宫闱。此事,因瞒得紧,也没有多少人知道。”

    明湛闻此惊天秘辛,张口结舌道,“天哪,那皇伯父与父王可知道?这么说,阮鸿飞岂不是我的叔叔么?”

    “阮鸿飞身上有先帝的血脉,正是先帝与王爷同父异母的弟弟,按辈份,殿下的确是要称他一声叔叔的。”温公公道,“不过殿下放心,他来路不明,如今又做过这种倒行逆施之事,断然做不了皇帝的。”

    明湛连连摆手,“你可别误会,我没那心思。”

    温公公难得的笑起来,“殿下,恕奴才多嘴,殿下您与二皇子多有冲突之处。依殿下的人才,虽没有上位之心,不过殿下并不是能受得了委屈之人。首先,殿下一心想救皇上、王爷脱困,只此一件,您与二皇子必有一争。襄王无意,神女有心。”

    明湛真想晕过去,不得不提醒道,“你这是什么话啊,又扯到襄王神女身上。”差了吧!

    温公公笑,“殿下不必存什么心,只看天意吧。”继而悠悠一叹道,“当年,方皇后在先太子身上下了多少苦心,无奈,先太子不成器。又有其他几位皇子,出身才情并不差。结果却是皇上与王爷坐了天下。若不是魏太后出身够低、人也简单、笨一些,模样偏又生的巧,方皇后怎会允她伺候先帝。当时像魏太后这样入宫的宫人,成千上万,魏太后除了模样巧,并无可取之处,偏就入主慈宁宫,母慈天下,不得不说是天意。”

    “你这天天在屋里歇凉的,倒什么都知道啊。”明湛刺温老头儿一句。

    温公公倒不惧,笑道,“奴才自小入宫,在宫里呆了半辈子,又跟在王妃身边儿,在王府呆了半辈子。有些事,见多了,也就知道了。”

    “那你说说,这次皇上、父王到底有没有危险?”

    “唉,这个阮鸿飞年轻时便桀骜不驯,当年方皇后的才干想收服他尚且不易。”温公公叹道,“他倒是一直跟皇上、王爷走的近,后来,方皇后实在忌惮他,也是示意皇上、王爷动手,不想却被皇上、王爷早有贰心,一箭三貂,渔翁得利。他后来遇到那种事,恨皇上、王爷是一定的。要老奴说一句,他才干本事都是极不错的,处心积虑多年,朝皇上回来,殿下若想救出皇上、王爷是极艰难的。”

    “不过,这件事,殿下有三成把握。其余七成,还要看阮鸿飞的意思。”温公公道,“他行事向来叫人无迹可寻,难以预测。”

    明湛不服气的问,“我只有三成把握?”

    温公公小声而快速的问一句,“殿下真想王爷回来么?”

    明湛的脸刷的就黑了,“你这是什么话。我跟他是不大对眼,脾气也不合,说起来他平时对我只有一分好、却有九分坏,就这样,我还要救他,这就够让人郁闷的,你还当我别有居心!”顿了一顿,明湛晦气道,“他哪怕喝口水自己呛死呢,我不希望他落入别人手里。”

    “当年小宋夫人病危,阮鸿飞从平阳侯的军曾在宫里与先帝大吵一架。他对先帝说‘做了不敢承认,如今只是叫你去瞧她一眼,她死前只有这一个心愿。’,先帝虽没去,却很喜欢阮鸿飞,对方皇后说他‘有情有义’。”温公公摇头道,“阮鸿飞虽是皇子,这个身份永远不能见光,甚至因为这个身份失去一切。”

    “殿下要小心,不是每个人都担得起‘有情有义’四个字的。”温公公感叹道,“奴才看殿下性情其实多有与阮鸿飞相似之处,阮鸿飞会不会杀害皇上王爷,只要殿下将心比心,一问便知。”

    这老家伙,明湛谦虚道,“你把我比做谁不好,怎么把我比做一个叛逆。”

    温公公却不认同这句话,驳明湛一句,“这说起来,是凤家人的家事。皇位相争,自来是你死我活。胜者,万人之上;败者,尸骨无存。只有当殿下成为胜利的一方,您方能给阮鸿飞定性为‘叛逆’。”

    “若是殿下败了,不但奴才等微末之人灰飞烟灭,就是云南的王妃娘娘,也要受到牵连。”温公公道,“如果凤氏人叫阮鸿飞杀个干净,他身份也就能见光了。介时,叛逆一词,自然另有定性。”

    明湛给温公公不愠不火的话差点儿把肺叶子顶出来,暗骂一句——老杂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