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打脸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明湛开始与凤明澜亲近。^/非常文学/^

    这是一种姿态。

    其实大部分人看好明湛这种友好性的释放,凤明澜是凤景乾实际的长子,几个皇子中,母亲位份最高。以前还有个阮贵妃在宫里与魏贵妃抗衡,奈何阮贵妃的娘家北威侯府实在不争气,在这个节骨眼儿上出了个劫圣驾的儿子,如果不是营救凤家兄弟还需要阮侯出力,这会儿,北威侯府还不知道是什么下场呢。

    总之,在这种情势下,五皇子是绝对没有可能上位的。

    凤明澜出身最好,其余两个皇子也没有表现出哪里尤为出众,又得对凤明澜喊一声皇兄。

    其实,明湛考虑的没差,凤明澜登基,凤氏人活下来的可能性才是最大的。尽管现在凤明澜不会登基,可是,在储位一事上,拖下去,只会助长其他皇子的野心,做出不合时宜的事,阮鸿飞更容易行离间计。

    阮鸿飞的威胁性比皇子绝对要大的多,明湛可不认为阮鸿飞会对自己手下留情,虽然他亲娘对阮鸿飞算是有星点儿救命之恩。奈何,阮鸿飞这命太苦b了,这么多年过去,谁知道苦b的阮鸿飞有没有变态的倾向。

    而且,他苦b的原因肯定与凤景南是有一定关系的。明湛想着自家亲娘救他,亲爹害他,阮鸿飞会不会害他一把再救他一把呢?

    常人当然不会做这种无聊事,不过阮鸿飞就说不定了,天才的大脑与正常人是不一样的,再说人家都能绑架皇帝、王爷,自然想怎么报仇就怎么报……

    有外敌侵入时,明湛不得不选择了团结一致,众志诚诚,一致对外……

    对于明湛的友谊,凤明澜自然是求之不得,满心愉悦的接受。

    就连魏太后,也深觉明湛懂事明理不少,对明湛的称呼由私下里的“那小子”,直接热络的升级为“那可人疼的孩子”。明湛接到这个报告时,大夏天的硬麻了个喷嚏出来。

    明湛在与皇子们喝茶时说道,“阮鸿飞心不良。其实就那封传位手谕来看,哪怕是皇伯父亲笔写的,在现在的情形下,我们也不可能承认,他的目的不过是想凤家人因皇位内战、自相残杀罢了。”

    “阮鸿飞苦心经营这许多年,乍一动手,就有本事劫走皇伯父与父王。想来已经布置的极为周全,外围的那些倒不必在意,谁家没几个探子细作呢。”明湛道,“我担心在我们身边会不会有阮鸿飞的人?”

    凤明澜笑,“湛弟忧心太过了。”他对自己身边人还是挺信任的。

    明湛不置可否的一笑,“也许吧。我可能太怕死了。”

    凤明祥摸了摸发福的肚子,笑道,“这是句老实话,只是谁人不怕死,我也想多活几十年,不为别的,荣华富贵总得有人来享。”

    凤明瑞没说话,冷冷一张冰块儿脸,他盘算着要不要回去把身边的人再理顺一遍,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在后代人研究大凤朝的历史中时,总习惯将明湛的登基视为一种运气,当然,这也可能归功于明湛在士人中的好声名使然。也并不是没有人提出过阴谋论的推断,只是文人们喜欢在各类史中以一种极其谄媚肉麻的用语来将明湛歌颂为天神下凡一样的人物,阴谋论便理所当然被所有人忽略了。

    只是,让当事人阮鸿飞来说,明湛能留到最后是具有一定的必然性的,明湛那种骨子里的疑神疑鬼、遇事肚子转三个弯儿的性情,完全是老凤家的真传,并且有青出于蓝的势头儿,想要骗他,真不是太容易的事。

    想让他死,自然,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至于,明湛登基这种事,大家全死光光了,就他活着,他不登基,朝臣们也不答应啊。

    当然了,阮鸿飞倒是乐意替明湛登基,可明湛又不肯死上一死,也只得让他登基了。

    明湛态度的倾斜直接导致二皇子府门庭若市,魏贵妃在宫里的地位已堪比皇后,差的不过是个名份罢了。

    许多命妇贵女都前来请安,巴结讨好。

    明菲带了不少珍奇礼物,她是魏贵妃的亲外甥女,魏太后的亲孙女,在宫里自然是极有脸面的。与魏贵妃一道偎在软榻上,明菲捧起一个雕龙琢凤的花梨木匣子,玉手掀开,满满一匣子龙眼大的珍珠,珍珠那种独有的幽润雅致的光泽让见惯好东西的魏贵妃都不禁一声轻呼,继而道,“这样好的珍珠可不多见了。”

    明菲笑道,“这是二哥二嫂孝敬姨母的。姨母也知道,二嫂品级不高,进宫要等宣召。二哥他们早想着进宫给姨母请安,只是不得机会,只得拜托我了。”

    女人没有不喜欢珍宝首饰的,魏贵妃心里熨帖,拍了拍明菲的手欣慰笑道,“你们有这份儿心就是了,我与你们母亲是亲姐妹,我又没个女儿,你就如同我的女儿一般。非常文学这样的好东西,你自己留着戴才好,姨母老了,哪里还用得着这些。”

    明菲奉承了魏贵妃如何年轻如何风韵如何福气,又同魏贵妃谈了半天的衣裳手饰,奉承了半天,最后才说起来意,“我们兄妹都在帝都,母亲一个人在昆明,千里迢迢,日后怕不得一见。在家时,我常听母亲说,自从多年前她随父王回了昆明,就再没与姨妈见过了。”

    魏贵妃轻叹,“谁说不是呢。我与你母亲有小二十年没见了。”对明菲的心思,魏贵妃还是能猜透的,不过她也没什么好办法,为难道,“好孩子,你母亲是侧妃,你们王府里都有卫王妃做主理事。唉,卫王妃在昆明,你母亲是不好来帝都的。”

    明菲轻声道,“那让哪个哥哥回昆明怎么样呢?”

    “姨母也知道,母亲一个人在昆明,我实在放心不下。现在有世子在帝都,哥哥们也都陪在帝都,昆明就一个明淇,她是女孩儿,我也是女孩儿,到底抵不了什么用处。”明菲软声相求道,“哪个哥哥回去,昆明有什么事,世子能早知道,二皇兄也能早知道不是?”

    魏贵妃倒有些心动,不为别的,一边是八竿子搭不着且脾气不大好且前些年有些小摩擦的明湛,一边是亲妹妹家的亲外甥,孰远孰近,傻瓜都知道。

    “这个,让我再想想吧。”到底没一口应了明菲。

    明菲觉得这事有门儿,出了皇宫便兴冲冲的回镇南王府给明义报喜,叫他只管等好消息,便回了寿宁侯府。

    不承想,第二日明湛便找上了门去,寿宁侯听说镇南王世子的车驾到了门口儿,衣裳都没时间换,急忙出门相迎,正赶上明湛那双金线绣云纹的鹿皮靴踩在脚凳上,寿宁侯上前扶一把,待明湛下车,又与明湛见礼,笑道,“不知殿下亲临,有失远迎。”

    “无妨,因事发突然,也没上拜帖,打扰侯爷了。”明湛脸上没几分热乎气儿,以至于寿宁侯觉得世子是不是来找茬儿的。他,他家可是没得罪镇南王府的胆子。

    明湛一面往寿宁侯府走,一面问,“明菲在吗?”

    “殿下是来看郡君的吗?”寿宁侯心里一颤,有种不大好的预感。

    “侯爷不必气,她既然嫁了你们家,就是你们家的孙媳妇,什么郡君不郡君的,请她出来,我有事问她。”明湛在路上便把来意说了,寿宁侯只得命人去请明菲,自己将明湛让到靠近内宅的小花厅里去。

    明菲磨磨蹭蹭的足有小半个时辰才过来,其间寿宁侯等的冒了浑身的冷汗,坐立难安,想张嘴叫人去催一催,明湛眼睛扫过他的脸,已率先开口道,“只管让她拖着。”

    这语气、这声调、这脸色,寿宁侯哪怕是个瞎子也知道明菲定是得罪了明湛,明湛来者不善,上门问罪了。

    寿宁侯想着自明菲嫁进来,这府里大大小小的事,嘴里直发苦,真是他娘的怎么就给孙子娶了这么个败家娘们儿。

    明菲姗姗来迟,依旧打扮的金碧辉煌,见到明湛草草行了一礼,在一侧的椅子里坐下,大咧咧的问,“世子怎么有兴趣来看我了?”明湛自来帝都,去过寿安侯府——明艳的娘家;去了陆家将军府——明雅的娘家,唯独没来寿宁侯府,明菲好没面子。

    明湛冷笑,“我倒不想来,只是不得不来!我且问你,你在翊坤宫与魏贵妃说了什么?”

    明菲脸色一变,凤眼冷对明湛,“你敢在翊坤宫安排人!?”她与魏贵妃说话时,明明没有第三人在场。

    明湛一拍桌子,怒而起身,三两步到明菲面前,抬手就是一记翻天覆地的大耳光,明菲被打的跌在椅子中起不了身,刚要挣扎着要起,明湛又赏了她一巴掌。

    明菲那张俏脸顿时肿成猪头,双颊肿胀,唇角淤血。

    明湛单手在明菲胸前一抓,将她从座位上揪拽起来,咬牙低声喝道,“你给我脑袋清楚一点!别以为之前你害阮氏的事我不知道,那会儿我忍你是因为父王还在!你很好!我管不住你的腿,是吧?再有下回,你只管试一试,看我这个镇南王府的世子能不能处置得了你!”

    寿宁侯都看傻了,自来权贵折腾人都是吩咐奴才干啥啥啥,所以才滋生出“狗腿子”一职,向来没有明湛这样真刀真枪自己上阵的。

    论关系,明湛与明菲是同父兄妹,明菲呢,还是寿宁侯的孙媳妇。此处此地,又是在寿宁侯府,寿宁侯不得不出声,“殿下……”

    明菲被打的脑袋发懵,此时刚回过神,伸手一爪子就落在了明湛的脸上,明湛脸一偏,只觉颈间一痛,火辣辣的三道血痕,寿宁侯尖叫,“哦,殿下,殿下——快来人哪——”完了完了,寿宁侯觉得自己孙子马上要成鳏夫了。

    何玉方青早已快步上前制住明菲,明菲张牙舞爪骂声不断,“凤明湛——呜——”嘴被方青填了块帕子进去,再也说不出话。

    寿宁侯府的下人站在门口,惶惶不知该不该进去,明湛冷斥,“下去!”

    寿宁侯见明湛颈间鲜血顺着伤处蜿蜒而下,腿直打哆嗦,此一时彼一时,皇上不在,明湛的份量就格外的重,寿宁侯完全摸不着头脑,明菲是怎么得罪明湛了!可明湛在他府上受伤,他浑身是嘴也说不清啊,寿宁侯急道,“殿下,郡君对你不敬,日后处置也来得及,殿下千金之体,还是先宣太医看一看这伤吧。”

    “侯爷。”明湛看着寿宁侯道,“你年纪大了,辈份也高。不过有句话,我想还是要提醒侯爷。明菲在宫里所说的话,我希望并不代表寿宁侯府的立场!如今帝都的形势,你也是知道的,大家落得平安便是福气!”随手一指明菲,“她是你寿宁侯府的孙媳,我来处置就伤了你寿宁侯府的脸面!不过,如果任她在外面胡说八道,那会让我很为难!”

    “殿下。”寿宁侯简直冤死了,苦着脸道,“臣实在不知殿下说的是什么事?说句老实话,臣一个做祖公公的,孙媳有什么事,臣怎能知道呢?”世上哪里少得了冤死鬼呢,寿宁侯只觉得要六月飞雪了。

    “这次不知道,我也没有怪你。只是她毕竟现在住在你寿宁侯府,再有口舌是非,我也只问你寿宁侯府。”明湛说完就走了。

    明菲被何玉方青一松手,还想追过去找明湛的麻烦,寿宁侯喝,“给我拦住二少奶奶!”将明湛送了出去。

    明菲挠他老公阮家二公子,那完全是挠了白挠;挠明廉,顶多是挨几句说;她在明湛脸上这么一挥,直接由郡君挠成了宗室女。

    宗室女是什么意思,你出身宗室,屁爵位没有。

    凤明澜到宫里报怨魏贵妃,“明菲惯会惹事生非,母亲怎么倒听那丫头的挑拨。镇南王府的事向来他们自己做主,母亲岂可插手?”

    魏贵妃满心冤枉,“我并没有应啊。”

    “亏得母亲没应。”凤明澜不得不与母亲分析利害,“母亲,高祖皇帝开疆拓土英不英明,尚且不会插手镇南王府的事。肃宗皇帝在登基后也屡有仁政,焉何被废?如今内外交困,父皇王叔在外,我们兄弟联手刚好能稳住局面,正是齐心协力之时,母亲万不能听那丫头的话,坏了我们兄弟情份!母亲只有我一个儿子,明礼和明湛都是我的兄弟。虽有姨母那里的关系,可明湛是嫡子,当年镇南王叔如此宠爱明礼,送他来帝都,亲自为他铺路,他尚败在明湛手里,何况如今明湛已是板上钉钉的镇南王府的世子!王叔不在,镇南王府就是他说了算。他如今在帝都,昆明掌政的是明淇,他为何要带明廉来帝都?母亲难道不明白吗?”

    “母亲能看到的事,朝臣们都能看到想到,可是没人敢跟他提,为什么不让庶兄代他驻守云南?为什么?因为明湛在防着他们,他忌讳这个!母亲偏与明菲讨论这个!您是成心要惹恼他吗?”凤明澜苦口婆心道,“如今他要降明菲品级的折子已经递了上来,母亲,你看到了吗?事隔不过一日,他就知道了通透!父皇在朝二十年,何曾干预过王叔的决定?母亲,他没有动作,您不能当他好欺。如果母亲真应了明菲,张嘴提及此事,一顶‘后宫干政’的帽子是跑不了的!”

    这个时候,不能给儿子帮忙就算了,魏贵妃对于自己扯后腿一事也挺愧疚,此时反应过来,“他要降明菲的品级?降为什么?县君么?”

    “宗室女。”

    魏贵妃险些晕过去,马上道,“阮妃家里出了那种逆贼,陷你父皇于危境,不过暂降为嫔位!明菲只是跟我一提,他不乐意,申斥明菲也就是了。要不然,要不然降为县君吧,好歹给明菲留些颜面。”

    “明菲是他镇南王府的人,自然随他。”凤明澜长出一口气道,“这种小事,我是不会拂了明湛心意的。”

    魏贵妃给儿子抱怨的头疼,一按太阳穴起身道,“你别急着发,我去跟你皇祖母商议商议再说。”

    “母亲不必去,贬斥明菲的旨意已经发下去了。”

    魏贵妃跌坐在榻上,半晌没说话,思来想去,自然是儿子的皇位最要紧,魏贵妃叹道,“也只好先让她委屈一下,待日后再找名头给她升回来就是。”

    “母亲,你且不必跟姨母们说这种大话。”凤明澜耐心的对母亲道,“还是那句老话,明菲是镇南王府的人,她品级的升降,由镇南王府来决定。不论现在,还是以后,我都不可能因为她跟镇南王府生了嫌隙。任何人都是一样,明礼尚且知礼,明廉是个笨的也不怕,就明义那小子蹦达起来,没个分寸。如果他们找上你,你只管推托。明湛忌讳他们,让他们老实些,少做白日梦。”

    “我知道了。”

    魏贵妃给儿子抱怨了一通,儿子刚走,又迎来了三妹妹,寿宁侯世子夫人。

    魏家人都是一副好相貌,再不是原来泥里打滚的柴禾妞儿,通身的金玉富贵,脸上脂光艳凝,只是魏夫人脸色却不大好,行了礼后小宫女搬来锦凳,魏夫人敛身坐了。魏贵妃问,“妹妹怎么有空进宫了?”

    “姐姐,真是冤孽哪。”魏夫人眼圈儿一红,泪都掉了下来,满肚子的苦水对魏贵妃道,“明菲那丫头,以往我瞧着还好,想着二姐姐远在云南,十数年不得一见,咱们姐妹在帝都,正好帮衬着明礼他们兄妹。明礼是个老实的,明义跳脱些也从不出格儿,明廉大大咧咧,都是好孩子。我也是一片好心到太后姑妈面前求了体面,把明菲指进侯府去。她虽不是给我做儿媳妇,到底在一个府里,我那弟媳又是个软和的面团儿脾气,定受不了委屈。谁知,她竟是这样的性子!之前她把裕哥儿碰过的丫头卖到青楼的事,我家老侯爷就发了一通脾气,连我在老太太面前都跟着吃挂落儿。后来,又找到个宅去,拿着刀剑要杀人,把个裕哥儿吓破了胆子,连家都不敢回,我那弟媳别说享媳妇儿的福,三天两头在我跟前抹泪儿,只求她能安份就天天念佛了。”

    魏夫人此生一大过错,就是做了这通臭媒,让明菲进了寿宁侯府,真是八百年的冤孽哪,掬一把辛酸泪,魏夫人继续诉苦,“昨天世子去我们府里教训她,姐姐想一想,世子那是什么身份。我们老侯爷见了他都得三恭四请,生怕哪里得罪了他。明菲呢,那好歹是她嫡出的兄长,教训她几句,她听着就是,竟然胆大包天的挠破了世子的脸。我们老侯爷昨儿个就病了,今儿个宫里下旨贬了她的封号,她还叫嚣着要去内务府打官司,您说,这不是拿着鸡蛋往石头上碰么。连着我们老太太都被她闹的身上不好,阖府鸡犬不宁。”

    “妹妹,你好生劝她一劝,且说她安份些吧。”魏贵妃真后悔管明菲这事儿。

    魏夫人柔声道,“我进宫来,就是想跟娘娘说呢。知道娘娘心软,到底有咱们姐妹情份呢。不过,我们老侯爷千万叮嘱我跟娘娘说,镇南王如今不在,世子正要立威,明菲这是撞在了刀刃上。如今什么都不重要,世子与二皇子交好,这才是最重要的,请娘娘大不必因明菲的事,牵连到二皇子与世子的关系。娘娘只当不知道这事就是了。”

    魏贵妃早被儿子说的熄了此心,且看妹妹如此知礼,心下大慰,到底叮嘱了一句,“明菲虽骄纵些,到底有你二姐的面子。她经了这一番事,想来会长些记性。你多瞧瞧她,也别让她受了委屈。”

    自己作孽还得自己还,魏夫人心里一叹,应了声“是”。

    凤明澜还需要向魏贵妃解释教导一番,明湛对于明义却根本没这个心思。

    明湛脖子上带了伤,这不是小事,大家纷纷想,就算哪个侍妾也没胆子敢挠世子殿下一把吧。

    明廉挺关切的一问,一听是明菲挠的,明廉都不知道要说什么好了,不禁想,这个丫头是活够了吧。他问候了明湛一番,派人送了几瓶子药给明湛,然后跟明礼讲,“明菲这回惨了,她竟然敢挠四弟,她以为四弟是我呢,挠了白挠。”

    明礼说,“咱们去瞧瞧世子吧。”

    “我去过了,大哥你要去就去,可别为明菲说情。”明廉低声道,“这回,世子断轻饶不了她。”

    果然,好的不灵坏的灵,第二日,他们便听到了明菲被降为宗室女的消息。

    明义实在忍不住去找明湛,柔声软气的说,“殿下,明菲是我们的妹妹,又是女孩子,她有不对的地方,申斥几句,好歹给她留些脸面。”

    明湛正在与魏宁下棋,随手落下一子,头也未抬道,“我为什么要给她留脸面?倒是二哥你,别听那丫头说风就是雨的,二哥身边的人也该梳理一下了。”

    因分神说话,明湛落子时没细思量,被魏宁吃了一大片,顿时脸黑的同明义有的一拼,明湛更加来火,说道,“对了,父王现在不在,镇南王府是我做主,二哥如果还想我事事看着父王的脸面,那是不能够了。如果你想让我看你的脸面,那么我得告诉你,你还没那么大的脸面。”

    魏宁轻叹,对明湛道,“我开导开导明义,一会儿再陪你下。”遂起身拽着羞愤不已的明义出了明湛的小卧厅。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