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坑爹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明湛到帝都已是五月初,天气微热。

    凤明祥凤明瑞带着礼部官员前来相迎,往时,哪怕明湛被封世子,要迎他也用不着皇子出马,只是今日不比往时,人家亲爹是接了你老子的圣旨随驾,这一随就随去了西天,镇南王府难免要有微辞,问个究竟。

    故此,迎接明湛的排场也比往日要铺派些。

    堂兄弟相见,都是老爹不知下落的时候,也难以笑脸相迎,这气氛就有些紧张,凤明祥先道,“湛弟路上辛苦了。”

    “劳二位皇兄相迎,折煞明湛了。”

    明湛吩咐大部队回帝都镇南王府,小部侍从随他与明廉进宫给魏太后请安。

    路上,明湛轻声问御驾可有消息。

    魏太后宫里一如往昔,只是老太太两子皆失音讯,精神不比往昔,看着苍老许多。不过宫中保养得道,身子瞧着还硬朗。如今见着明湛明廉,又想起自己苦命的儿子,忍不住痛哭起来。

    明湛明廉忙好生劝了一回,魏太后不独为儿子伤心,如今儿子没了影儿,朝中未立太子,太后的重要性就格外的显露出来,每日七八帮子的人来她这里说话帮情。若是换个人,有弄权之心,怕早就乐了。

    魏太后却并非这种性情,她虽然有些私心,不过是帮衬自己娘家,其余家国大事半分不通,忆及先帝末年那种风霜刀剑,老太太倒不为自己担心,不论哪个孙子上位,她都是太皇太后,只有更尊贵。可是,先帝末年,十子只存三子,是何等惨烈。每虑到此处,魏太后一颗心肝就如同放到了油锅中翻来覆去的炸个透,遂不论谁来说,老太太对太子人选绝不肯松口。

    后来,还是魏宁建议魏太后,“请明湛来帝都。”

    “他?”魏太后一时间真没想起明湛,她顶不喜欢的孙子非明湛莫属。

    “姑母,明湛是经朝廷册封的世子,王府继承人,二表哥毕竟是随驾出的事,论情理,也要跟他说一声。”魏宁道,“如今朝中乱糟糟的,许多事争执不下,再拖下去,恐酿大祸。姑母可记得当年,二表哥得世子之位在先,皇上得太子之位在后……”

    魏太后猛的抓住侄子的手腕,惊迟道,“明湛那小子,我可是降伏不住他,叫了他来,咱们可别被反咬一口。”

    “妈母,我暂且不论,您可是他嫡亲祖母。”魏宁温声道,“朝中已有人提议要请世子来朝,明礼他们兄弟,到底不是嫡子。”

    一个“嫡”字,倒戳了魏太后的心病,魏太后唇角下垂,半晌方道,“明礼也只差一步。”

    魏宁吓出一身冷汗,急忙劝道,“姑母,万万不可作此想。永宁侯府也是功勋之后,明湛刚刚联姻西藏公主,还有北威侯府,敬敏大公主府,这些都是明湛的岳家,您略动一动他,这些人不得问一个原由么?再者,卫王妃还在昆明城,她就这么一个儿子,咱们动了明湛,二姐是断无活路的。”

    “她敢!”

    “她如何不敢,”魏宁冷声道,“姑妈,虽说虎毒尚且不食子,可当年戾太子就死于方皇后之手。卫王妃是方皇后的嫡亲外甥女,自幼在宫里长大,她什么没见过,把她逼急了,又有什么做不出来!还有明淇,手掌兵权,盘踞一方,您动了她的同胞弟弟,她岂能善罢干休,哪怕明礼坐上王位,您放心他回昆明吗?界时国中动乱,追根究根,哪怕是姑母您,也得遭受朝臣质疑。您贤德一世,何必因一明湛坏了您多年声名。”

    魏太后还有一桩心病,她虽尊荣了这些年,可每每想及方皇后仍是不寒而栗。当初她不过坤宁宫一个宫人,方皇后却是一朝国母,尊贵雍容,不言而喻。如果魏太后不是方皇后的心腹宫人,也伺候不了先帝,她真是看够了方皇后弹笑间布局杀人的本事。

    卫王妃,却是方皇后手把手教过的,记得当时二皇子初露峥嵘,几番惹得先太子不悦。卫王妃陪着方皇后下棋,魏太后伺候茶水,方皇后叹道,“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李大人要去蜀中任巡抚,倒叫人牵挂。”

    卫王妃捏着几粒云子,漫不经心道,“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前儿听姨母说,浙江巡抚出缺,李大人到底是二皇子的亲舅舅,派去深山老林,也有些委屈了。”

    “你倒是敢分派。”方皇后浅笑,“蜀中人物俊秀,风景别致,也算不得荒野僻地。”不过,老永宁侯曾连任三任江浙总督,在江南根深蒂固,自不必提。

    魏太后那时连苏杭蜀中是哪儿都不知道,她只记挂着皇后娘娘喜欢香片、卫家小姐独爱铁观音……直到约摸一年后,二皇子给舅舅求情,被先帝训斥。还是方皇后出面,保住了李大人的性命……后面的事,魏太后就不知道了。只是宫里再没有二皇子好才学的传言,取而代之的是二皇子喜欢上了花鸟儿,听夫子讲课竟带了笼子鹦哥儿,夫子念一句,那鹦哥儿学一句,把夫子们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先帝如何责罚二皇子云云。

    当年的二皇子也是先帝硕要仅存的皇子之一,如今的福亲王。

    就是自打那时起,魏太后对卫王妃多了几分小心翼翼。那会儿,魏太后与几个相好的小宫女会偷偷嘀咕,说卫家小姐将来必要配给太子的。

    可是卫王妃足小太子七八岁,年纪上绝不相配。而后,方皇后为太子选了靖国公家的小姐为嫡妻。

    如今,魏太后世事历练,方察觉,莫非打一开始,方皇后有意让卫王妃接触政事,便是为了当时还没影的镇南王世子布的一步棋?

    是了,现在想来,先镇南王无嗣,先帝提及过继之事,先镇南王却几番难定心意,因此事,先帝没少与方皇后抱怨。

    在二十几年后,魏太后幡然醒悟,难怪,难怪卫氏会入主镇南王府!

    思及往事,魏太后恼恨不已,叹道,“可恨我当年无能,让你二表哥受了多年委屈。”

    饶是以魏宁的玲珑心肝,也猜不透姑妈这句话为的是哪端。

    方皇后二十多年前的一招布局,魏太后今日得以想透,只是此事,当初她做不得主,到如今,卫王妃早以入主镇南王府多年,育有一子一女,嫡子得封世子。魏太后就是想算前帐,也不知从哪里算起,只得叹一声,“日后可不能让这种毒妇进门了。”

    魏宁更接不上话,魏太后已道,“叫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过来,五皇子年纪小,让他安心念吧。”

    如此,方有明湛入帝都一节。

    魏太后见了明湛,也有自己的小心眼儿。魏宁一句话给魏太后提了醒,对于魏太后,骤失二子,已经让她伤心的找不着北。可是,对于明湛,亲爹是去伴驾伴没了。

    镇南王府的厉害,魏太后也知道一些皮毛,自个儿先痛哭一阵,想着倚老卖老,明湛总不好冲着她这亲奶奶来要亲爹。

    其实,真是魏太后想多了。

    祖孙抱头一场痛哭后,明湛只问了问如今的消息,劝慰了魏太后几句,也没找魏太后要人。

    哭了半晌,明湛又喝了半盏茶,见凤明澜等人都在,红着眼睛道,“皇祖母成日在宫里,与外头的事并不多知道。如今几位皇兄都在,想当初,我幼时来帝都便住在宫里,皇伯父待我比诸位皇兄们还要亲切三分。我敬皇伯父也如同敬重我父王一般无二,只是谁承想,天有不测风云,竟发生这样的事。自从接到帝都公文,我的心里没有半刻安宁,只将镇南王府诸事草草交待一般,便与三哥来了帝都。只是如今到底如何,还得请皇兄们给我们准信儿。”

    未等人开口,明湛已起身道,“皇祖母镇日忧心,我们做孙子不能分忧已是不孝,也不便以前朝事扰了皇祖母的清净。二皇兄,不如我们去前面说吧。”再气的问一句,“还得请皇祖母允准?”

    所以说,魏太后根本是白担心,明湛如何会与他歪缠,弄不清个是非原委,反倒容易落下口舌。

    如今,许多朝臣亲眷的都是拿了事找魏太后拿主意,种种赞誉让魏太后有些晕头,想着自己也有几分才干,故此,对于明湛要避开自己的行为,心里就不大舒坦,暗道,这哑巴开了口倒比常人的口齿还伶俐三分,到底不便相拦,任明湛等去了。

    明湛的脾气,大多是只听说过没见识过。

    凤明澜兄弟却是见识过的,明湛要单独说话,兄弟几人难免暗自叫苦,生怕他哪根筋不对,闹将起来。如果明湛躺地上打滚儿要爹,谁拿他也没辙。

    “不瞒几位皇兄,我那边也有人送信,说是四月初三,皇伯父与父王双双失踪。”明湛叹道,“这也是件稀奇事,就是真的,说出去怎样取信于民。咱们自己想想,周围万儿八千的侍卫围着,倒丢了皇上、王爷,国之大稽。不说别的,史上要怎么记这一笔,某年某月某日,于行宫大营,千万人之中,皇帝、亲王离奇失踪。咱们就要被后人笑话死了。”

    凤明澜真不好开口,握拳咳一声,尴尬道,“明湛,不瞒你说,这里头更有些事,实在不便述诸纸上。”

    凤明祥接口道,“说起来都是扬州知府那个狗才,献上了几位佳人孝敬父皇、王叔……”

    竟是桃色事件,明湛目瞪口呆。

    “内侍们早上叫起,就见连带伺候的女人,都不见了。”凤明瑞补一句。

    明湛觉得自己在听话本小说,唉呀,果然艺术来源于生活哪。难怪凤景南随驾,只带侍女不带妃妾,原来早知道路上有艳遇啊,此刻,明湛真想感叹一声,“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风流哪。”嘿嘿,这就不色了吧,真是报应啊。

    心里幸灾乐祸了一回,明湛面上大怒,“这该死的扬州杀才!他如今在哪里!”

    凤明澜其实也是一肚子苦水,老爹因桃色事件失踪,说不得道不得,满肚子的火只得撒向献人扬州知府,此时听明湛问,也是满脸恨意,“我倒是想他活着,只是这个杀才自知罪孽深重,早已杀尽谢罪。死了他一个,莫不以为就能逃过这满门大罪!”那模样,定是不能善罢干休的!

    明湛又不解道,“行宫之中,侍卫森严,想来也没有地道之类的,哪儿能说偷人就偷人呢?”

    偷人这二字用在这儿当真别扭,凤明澜低声道,“并不是在行宫。”

    明湛再惊,“莫不是秦楼楚馆?”

    “快噤声。”凤明澜轻斥,“也太不着边际了,是在扬州知府献的园子里。”

    倒不知那短命的扬州知府献的是何等绝代娇娃,倒让两只老狐狸中了美人计。美人膝,英雄冢,老话果真不错。

    明湛接着问了调查的事情,并没有什么显著进展。明湛便要回府安置,再三叮嘱几位皇兄,一有信儿定要派人知会他。

    凤明澜忙道,“这次请明湛来,我们兄弟也有个不情之请。”

    “咱们都是兄弟至亲,皇兄们尽管吩咐就是。”

    “是这样,”如今明湛谈吐文雅许多,凤明澜遂放下心来道,“因父皇在外,如今朝中事务繁冗,正当咱们兄弟齐心协力之时,我知道你素来严谨,不愿插手帝都之事。只是此一时彼一时,父皇、王叔陷于外,我们兄弟更当同舟共济,以待父皇、王叔平安归来,方不负长辈教导,也不负朝臣万民。”

    凤明澜的建议也是兄弟三个商议过的,凤景乾走时,也是让他们三个商议着行事,如今凤景乾安危不定,三人少不了生些别的心思出来。镇南王虽为藩王,不过对帝都影响极深,当然这种影响是双方面的。当年肃宗皇帝登基之初与镇南王不和,一意削藩,三战三败,最终被孝显太后废去帝位,改立睿宗皇帝。

    自此之后,帝都在立储之时便会着重考虑将来的太子与镇南王府继承人的关系,故此,明湛不论对谁倾斜,必然会影响立储一事。

    明湛推辞道,“皇兄既有吩咐,实不该辞,只是我本没理过政事,就是在镇南王府,也不过是听臣属们的主意,在朝中,更分不清东南西北,怕帮不上皇兄们,反倒出乱子。”

    凤明祥跟着劝道,“你就别跟咱们套了。就是暂时不明白,也能学呢。我们实在是想你帮把手,也不是虚应你。”你啥都不明白,怎么知道把明廉带到帝都?倒叫亲姐姐掌政?骗鬼呢。

    “诚心相邀,湛弟就应了吧。”凤明瑞素是一张冷面,此时也有几分殷切。

    他们兄弟都是皇子,既无太子,谁不想争上一争,所以都在争取朝臣的支持,一时间,谁都不愿意得罪人,臣子们倒抖了起来,朝中乱的跟菜市场有的一拼。与其去争那些没脸皮的东西们,倒不如各凭本事,谁能争到镇南王府这一大援力,才算江山万年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