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若拙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当明湛这一想法真正提出时,朝中议论纷纷自然不必提。

    明菲也发表了高见,“按四哥的说法,只有那些穷困的人可以享受到免费的医疗。莫非只有穷困的人才是您的子民,那些有钱的、会过日子的反而是活该吃亏么?再者,只有昆明城的穷人有此保障,其他地方的穷人就不是人吗?四哥一片好心,不过想事也太理所当然了。天下为公,是谓大同。四哥连‘公道’二字也做不到,我看这件事四哥还是先思量妥当了,再提也不迟。”

    明湛想做的事就不怕别人说,他是在争取大家的“捐款”。因为凤景南这个抠门儿的,只给了他两万银子。

    而凤景南的银库门神——冯山思就摆明了“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的架式,当初明湛捞盐商的钱时,冯山思配合的何等愉悦。如今一听明湛是来要钱的,而且王爷不置可否,明湛是磨破了嘴皮子,一两银钱都没要出来。

    最后,他就把主意打到募捐头上,王府里的诸人都在他募捐的范围内。如明礼等人,没一个穷的。如凤景南的妃妾,这些女人们平日里打赏和尚姑子,手面儿都不小,捐点银钱做善事,也能结个善因呢。

    其实还要谢谢凤景南,这人最要面子,不管妻妾嫡庶关系到底如何?面儿都要装出一副兄友弟恭、妻贤妾美的场景来,按凤景南的规矩,每月月底,大家都要一道用餐,以示亲密。

    明湛要游说众人拿钱,故此,明湛在家庭聚餐后发表了一场演讲,鼓动大家捐款做慈善。

    不想明菲先是一炮轰来,找茬在先。

    其实明湛真是好心,现阶段,凤景南这样眼睛不眨的盯着他,明湛与庶兄之间的关系僵硬,始终让凤景南忌讳,这也是凤景南始终不放权的原因之一。

    明湛想借这个机会,缓和一下。而且,这是做善事,花钱买个好名声,谁不乐意?他先放□段,起码凤景南得知他的情。

    明礼明廉早听说了,明湛也不是要多少银子,千头八百的他也不嫌。凤景南才给了两万,他们怎么着也不能越过凤景南不是?兄弟两个早打算好了,明湛伸出橄榄枝,没有不接的道理。

    哪知明菲这样不懂事,明廉抢先斥道,“你个丫头,懂什么大事小情?天下没有免费看病的理,只是有些人家,饭都吃不上了,若是病了,没有看病的银钱,这样的,才好给他免了银子。就是在路上碰到要饭的花子,瞧着可怜,还会丢给他块银子买饭呢。那些穷人,他是真没钱,难道要看着他们病都看不成,活活拖死?你是听不懂四弟的意思,还是怎么了?莫非那些家资巨富,仆婢成群的,看病也要免银子?世上有这样的好事?”

    明菲撅嘴道,“照三哥说,穷人倒有理了。因为穷,反倒要占便宜不成?给穷人免费,那些富人们会不会有意见?”

    “穷人有没有理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天下总有穷人,莫非那些穷的都撂开手不管,反而一味的抬举富人,久之,贫者更贫,富者更富?”明礼说话格外文雅些,他真不是个有脾气的人,虽有些恼怒明菲话多,依旧心平气和道,“三妹妹,你不大知道外头的事,学一学四妹妹,多听,听的多了,自然会懂了。”

    言下之意:你快点儿闭嘴吧。

    明菲一千个不服气,明湛的老底她早一清二楚,莫非这些事情她不知道、不会做吗?凭什么让明湛独占一隅风光,咬了咬粉嘟嘟的唇,明菲还要说什么,明雅捏着帕子掩唇,俏皮一笑,“三姐姐急的汗都出来了,莫不是怕四哥跟你化缘?姐姐擦擦脸,咱们出去走走吧,反正我也听不大懂。”不待明菲说话,明雅便起身对卫王妃行一礼,“母妃,女儿与三姐姐也不明白这些事,索性去给大家泡茶,再准备些水果。”

    卫王妃点头道,“嗯,也省得你们干巴坐着,倒无趣。去吧,只是你们闺阁女孩儿,最是尊贵不过,不必自己动手,告诉他们厨下如何下就成了,不然,伤着碰着可不是玩儿的。”

    明雅笑应了一声,想拉着明菲退下,无奈明菲梗着脖子道,“这有什么难懂呢,公费医疗,以后也会出现,你要去泡茶就先去吧,我又不会。”

    明雅从容一笑,“也好。”复对众人行一礼,温柔告退。

    明廉气的只想堵上明菲的嘴,怒道,“女大不中留,留来留去留成仇。你眼瞅着就要嫁人,今天让你听听,是你恰巧吃了饭赶上了,你哪儿来的这么多意见!若真中肯,也就算了。明明不懂,还一大堆的胡搅蛮缠。赶紧回屋筹备嫁妆吧,马上就是别家人了,娘家的事你少管。”

    “女儿怎么了?难道明淇不是女儿,人家带马打仗,比你有出息的多!”明菲脸上挂不住,也恼了,“这件事,四哥会做,我也会做!”

    明廉几乎以为明菲是不是疯了,实在恼火的不行,也顾不得凤景南在场,呯的一拍桌子,指着明菲的鼻子尖儿道,“明淇也是你叫的!没规矩的臭丫头!你倒是跟明淇好好学一学,你是骑得了马,还是拿得起枪?你要有明淇一半的本事,我也服你!你会做?你能做什么?莫非我们兄弟都死绝了,叫你来做!你少给我搀和!没事多念念三从四德,你这个德行,嫁出去也没哪个男人喜欢!”

    “你再说一遍!”明菲尖叫,他与明廉也只有一位相隔,明雅退席,这张椅子就空了,连个劝的人都没有,明菲又尖又利的指甲对着明廉的脸就招呼过去了。

    明廉挨了一爪子,刀割般的疼,一摸,竟见了红,撸袖子就要教训明菲,凤景南抬手将一碗茶摔在地上,呯的一声巨响,冷声道,“你们是不是当我死了!”凤景南还是十分镇的住场子,明菲曾关过禁闭,明廉幼时也挨过板子,如今见凤景南发怒,谁也不敢吱声,俱苍白着一张脸低头不敢说话。

    明廉那一肚子火,实在忍的难受,他本是个直肠子的人,向来秉着心性行事,捂着脸上的伤大声道,“本来是挺好一件事,说出去都能落个好声名。四弟有好事记挂着我们兄弟才说出来,大家一道干。这本是四弟的法子,他不说,难道就筹不到银子了,当时,他开个什么会,门票还要一千两一张呢。”

    明廉并不懂什么经营的事,反正他十分信服明湛捞钱的本事,觉得这银子给明湛不会亏,还能在明湛跟前落下好,谁知明菲这样不识好歹。明廉高声道,“四弟这是顾念着我们兄弟情份,可父王你听听,明菲说的是什么话。平日里除了胭脂就是手饰,她懂什么国家大事不成?屁都不懂,还蛮不讲理,真是……真是泼妇。”

    一边是儿子一边是女儿,魏妃忙劝道,“明廉,你妹妹就是好奇,才多问几句,你别跟他一般见识。”

    因明廉与明菲吵闹,明廉被罚了十板子,明菲被禁了足。结果,明湛一纹银子没筹到。

    凤景南因着魏妃的脸面,没好在人前给魏妃没脸,私下道,“你多教导明菲,她是怎么回事,非要跟明湛拧着干,怎么越大越不通道理了!在家里兄弟姐妹的都能让着她、容着她,嫁了人谁会这样好性儿不与她计较?到时,吃亏的是哪个!这样大了,倒越发不如明雅懂事了。”

    魏妃已经被明礼劝过一回,也说明菲的不是。魏妃满心苦水,发愁道,“也不知道这孩子是怎么了,可是给什么撞克了不成?要不请个高僧给明菲念念经。”

    凤景南对于子女向来缺乏耐心,尤其明菲实在不识大体,哼一声道,“我看她该学学念经,修身养性才好。”

    明湛的集资会被迫中断,不过明礼明廉也不笨,还是找着明湛,打听医馆的事,每人出了两千两。

    明廉还跟明湛打听,“四弟,你开这医馆给那些没钱的免费,会不会亏本哪?”

    “不会。”哪里听说过医院会有亏损的?明湛道,“只是回本的时间慢些罢了。”

    明廉嘿嘿一笑,凑近明湛道,“四弟,三哥能不能多拿些银钱入股,我不着急要分红。等你以后赢利再给我花红就成了。咱们兄弟,我总不怕你坑了我。”

    以往倒没发现明廉这样会算计,明湛笑着摇头,“这不大妥,先说这间医馆只是试一试,能成自然好。可也有失败的可能,不过三哥也知道,昆明只是镇南王府云贵之中的一角罢了,如果这间医馆赢利,自然会在别的地方也开办同样的医馆。这样的话,在数十年之内,怕是没有花红的。不过,如果三哥有多余的银钱,现在拿给我,只当投资,过三年,我双倍还给三哥,如何?”

    明廉没什么大志,他就一心算计自己的小日子,如果以后想舒坦,第一,不能得罪明湛;第二,得有银钱。明廉还在自己的小舅魏宁取了一些忠告,魏宁给他的建议是:跟着明湛走,不论任何时侯,明湛说东,你不要说西。

    明廉虽不聪明,不过记性好,听人劝,吃饱饭,他就是这样做的。如今果真是有了甜头,闻言,高兴的捶了明湛一拳,笑道,“好兄弟,下晌午我就拿银钱给你,以后三哥就靠你了,你有事用得着我的地方就跟我说,别跟我气。”

    下午一下子拿给了明湛两万银子,倒让明湛有些小小惊讶,明廉这家底可不薄哪,或者说这小子是真打算从自己身上赚一票大的。

    卫王妃给了明湛一万两,其余妃妾或多或少都出了一些,世子张罗的事情,她们真不敢不捧场。连阮晨思也拿了五百两凑趣,明湛倒没要她的,阮晨思执意要给,玩笑道,“殿下收别人的,倒拿妾身当外人不成。只管拿去,妾身也要赚个贤名儿。”

    其实杨濯给明湛的预算只有五千两,这年头,五千两并不是小数目。只是杨濯并不是做生意的胚子,明湛连日后的流水、药田的花销全部算上,筹了将将七万两银子。

    关键是,这间药铺并没有用银库里的银钱,完全是明湛发生、明湛组织的药馆,从而,也是明湛的一言堂。

    冯山思自认为守财颇有一套,当时心疼银子没给明湛投资,这也造成冯山思此生一大憾事。在许多年后,看着明湛的医馆开了一家又一家,眼珠子差点烧成红的。

    当然,此乃后话,暂且不提。

    医馆的事自有人去忙,马上便是新年,这个年过的格外仓促。

    首先,年后明菲明雅出嫁在即,明礼要送嫁;其次,明湛要娶西藏公主。诸人也没心思过年,倒比往年的例更加简单。

    刚过十五,凤景南就接到南巡伴驾的圣旨。这倒是正好,不必明礼他们单独走了,与凤景南合成一路。

    只是凤景南来不及参加明湛与青鸾公主的婚礼,少不得将明湛叫到房一番叮嘱,又在晨议时,将镇南王府的大权暂付明湛之手,允他蓝批代阅公文。

    明湛心里有说不出的高兴,巴不得凤景南马上走人。

    凤景南道,“云贵两地,向来太平。事情不会很多,趁这个机会,你也历练一二。事情多与文周他们商议,别总自个儿拿主意。”

    “把印玺收好。”凤景南双手递过去。

    明湛双手接过,“您就放心吧。您能伴驾几个月啊,不会有事的。就是有,也是喜事,等我与公主成了亲,范维他们也都要成婚了。”

    “以往你总羡慕我大权独握的滋味儿,这回也尝尝,就知道好受不好受了?”

    “哪有。”明湛是死都不会承认的,不过把砖头大的印玺抱的死紧就是了。

    凤景南笑了笑,又跟他说了不少事。遂定下日期,便带着明礼、明菲、明雅往帝都去了。

    明湛将凤景南送出昆明城,瞧着一行人走远,方带着诸臣回转。想着头上的大山终于被调走了,还不趁机松快松快,就打算先去杨濯的药铺子瞧瞧,范文周已经在一畔道,“殿下,公文已经整理停当,就待殿下批阅了。”

    明湛咳一声,一脸正经道,“本殿下想先看一看民生经济。”

    范文周行使忠臣的劝谏道,“殿下,民生经济就在城里摆着,一时半会儿的也跑不了。臣等票拟好的公文都是等待急发的,关系万民生计。”

    “知道了。”明湛沉下脸,吩咐道,“先停车。”待车停稳了,再招呼范文周,“范大人上车,我有话与你说。”

    范文周是凤景南手下第一人,钻进车里,也坐的恭谨。

    “范大人哪,咱们可是老交情了。”明湛嘿嘿一笑,过去拉住范大人的手,诚恳道,“我视小范如兄弟,视大人如长辈。”

    范文周有些受不了明湛的肉麻,忙谦道,“殿下过奖了,有幸侍奉殿下,是臣父子的福份。”

    “范大人过谦了,这些日子,还得劳烦大人帮衬于我。我们不求有功,但求不过。”明湛笑道,“这云南呐,父王走时什么样,回来时就得什么样,如此,我们方不负父王所托,对不对?”

    “是。”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