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灵犀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古人对于边贸认知有限,饶是凤景南,对于明湛一力要求开通的云藏贸易的前景,也觉得不大乐观。

    只是想着明湛划个饼,把盐商们解决了,好进行盐政的改革。无形之中,倒是让明湛捡了个大便宜。

    在凤景南眼里,盐政方是大头儿,断不能落入明湛的手中。所以,饶是不大光彩,凤景南还是来了个釜底抽薪,坑了明湛一头。

    幸而明湛是个好哄的,一个新城,刚刚建了几间铺面房子,日后顶多驻扎上两三千人,随明湛去折腾吧,也省得他再对盐政动歪脑筋。

    明湛是知足长乐的性子,有新城,也聊胜于无啊。

    他迅速的召回了杨路将军,杨路并不是头一遭见明湛,只是如今明湛渐长大,眉眼也与幼时不同,瞧着文文弱弱的,见人未语先笑,眼睛弯成月牙,多提多和气。不过杨路一想到那篇奏章上批头盖脸的骂,再仔细观量明湛,遂给明湛下了个“笑面虎”的结论。

    “自将军动身之日起,我便久盼将军。”明湛亲亲热热的握一握杨路的手,笑道,“今日一见,果然威壮雄伟,不负威名。”

    杨路是个粗人,没明湛这一肚子的套话,遂不变应万变道,“世子谬赞,臣哪里担得起。”

    “我既然说了,将军就担得起。”

    明湛先行坐了,抬手示意杨路也坐下,笑道,“将军瞧着粗放,却是心细之人,这次将军回昆明,父王打发你先过来见我,想来将军心中不安了?”杨路说话坦直,“臣琢磨着,世子怕有事交待臣下。”

    明湛哈哈一笑,“我也是直性子,最喜欢跟直性子人打交道。”杨路侧耳细听明湛的吩咐,哪知明湛话音一转,“听说,杨夫人过逝多年,将军情深意重,多年未曾续弦?”

    杨路连连摆手,脸都有些发红,“臣,臣已有一子,上对得起天地,下对得起祖宗,何况臣……臣不是不娶,实在是不好耽误人家姑娘。”

    明湛瞪着眼睛听的入神,见人家发窘,他愈发要问,“这是何缘故?我倒不明白了,将军正当壮年,家世门第,人才出身,哪家的姑娘嫁给将军都是她这辈子的福气,怎么会有‘耽误’一说呢。”见杨路吱唔,明湛笑道,“想来是将军面薄,不好开口,这有何难,我替将军了了这桩心事。”

    “不不不不……”杨路情急之下一连说了四个“不”字,脸涨红道,“是,是臣……臣有隐疾……”话到最后,杨路将军的脸上能滴出血来。

    明湛嘿嘿一笑,“听说咱们云南的神医柳蟠柳神医就在将军府上为幕,莫非柳神医都束手无策?”

    “这……这是顽症。”

    明湛再笑一声,直笑的杨路将军脸梢泛白,生怕明湛给他赐婚啥的。

    “说起来,我小时候也见过将军,”明湛端着茶碗叙交情,温声道,“那会儿,将军是王府的侍卫长,柳神医还给我瞧过病呢。”

    柳蟠医术不赖,小时候明湛死活不会说话,凤景南几乎把云贵二省有头有脸的大夫们都请了来,挨个儿的给明湛把脉看病。柳蟠也在其中,相对而言,柳蟠呆的时间还不短,足有大半年为明湛开方配药。

    明湛脸上露出怀念的笑容,温声道,“一别多年,直到现在才有幸再见到将军。”

    杨路实在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明湛也没为难老实人,只留杨路用了午膳,问了问缫匪的事,并且体贴的对杨路道,“事无不可对人言,你还要去父王那里请安,我与你说的话,你尽可一一告诉父王。”明湛微笑,“我与父王都不是多心的人,只是你们在外领军的大将,诸事都要比别人更留心。”

    杨路道,“是,臣谨记世了教诲。”

    晚上,凤景南装模作样的问明湛对杨路的感观如何。

    明湛道,“杨将军很不错,听说他儿子年纪也不大,与我年龄相仿。”

    凤景南从未听过明湛这样□裸的向军方伸手,皱眉道,“展骏、齐竞都在你身边了,你弄这么多人来做什么。”

    “是啊,展骏齐竞已经在我身边好几年了,总不好一直叫他们做些端茶倒水的事,不如让他们出去历练几年,也好成才。”明湛道,“父王不是说了吗?新城的事全权由我做主。那日后新城的驻军自然也是我说了算,他们两个很不错,军人应该呆在军营里。如今这种情况,我与父王恐怕都不希望他们回去子承父业吧,那就只有杨将军之处了。”

    凤景南没说话,展骏齐竞的父亲都是凤景南手下的爱将,只是器重他们的父亲是一方面,凤景南是不希望看到哪家人长时间掌握某一处地方的兵权的。明湛这话说到了凤景南的心里,凤景南来了半天,连口茶水都没喝上,道,“端茶来。”

    明湛唤何玉进来。

    自从盐政之事后,明湛对凤景南是明显的疏离了,凤景南察觉得出来,只是这事他已经补偿了,再者,哪怕他真有些不地道,也不会向明湛低头。

    这事,一时之间也难下结论,凤景南转个话题,“明菲明雅的年纪已经到了,当年你大姐姐大婚比她们还早些,我思量着,明年就让她们大婚。”

    “我已派人去与藏汗商议你与青鸾公主的联姻,如果顺利,就定在明年春天。”凤景南道,“这样的话,就让明礼送明菲明雅去帝都完婚吧。”

    “她们嫁妆都齐备了?明菲不是刚死了未婚夫,还要嫁谁?”

    “另行赐婚便是。”

    “我知道了。”明湛催促道,“如果父王没意见,我来跟杨将军说展骏、齐竞的事。”

    明湛步步紧逼,凤景南无端心烦,一拍桌案,“你着什么急!让我想一想。”喝茶的心也没了,凤景南道,“你仔细想一想,展骏他们年纪并不大,平日里无甚功勋,突然下去,也难以服众。带兵一事,没你想的那么简单。”

    “再从杨路说,他虽是个粗人,却也不傻。何况身边还有个粘上毛儿比猴儿还精三分的柳蟠,就算你派了展骏他们过去,找个名头就能把他们供起来。”凤景南看明湛一眼,“他们能做什么?退一步讲,杨路为人还算不错,可他手底下的精兵良将,都是跟惯了他的。你只分兵不要将,岂不是摆着要跟杨路的五万大军离心离德么?”

    “我知道你的顾虑,可你也得想想清楚。”凤景南道,“所以我才说,现在展骏他们去,不妥。若是想让他们历练,昆明的卫城军,你随便什么位置都可以安排,且离你近,有什么事,你用起他们来也方便。”

    明湛憋着一口气不说话。

    凤景南叹,“明年皇上有意南巡,我会随驾,界时你要守在昆明城。展骏齐竞都跟了你不少时日,多少信的过,你现在不要着急把他们外放。”

    “什么时候定的事,你怎么没跟我说过?”明湛吃惊道。

    “皇帝出巡,现在是机密,我跟你说了,你这张嘴也给我严实些。”凤景南警告道。

    明湛琢磨着,“就算皇伯父南巡,让我随驾的机率更大一些,怎么会点父王呢?”凤景南其实并不愿意明湛手中握有太多的权利,可如果凤景南随驾,明湛无疑获得了一个很好的机会。虽然凤景乾对他很不错,不过,再怎么说,凤景乾与凤景南是同胞兄弟,论信任,明湛完全没有与凤景南相比的可能。

    凤景南见明湛疑神疑鬼,怒道,“圣心莫测,也不可测!你给我老实些!如果我回来,有什么事!你就等着!”

    既然有了这信儿,明湛便也不急着把展骏他们派出去,如凤景南所言,给俩人在卫城军里找了个差使,先安排下去了。

    不过明湛再次宣杨路与柳蟠晋见,

    柳蟠年近不惑,不过医生精于调养,具着依旧不过三十许人,眉目清秀,行了大礼。

    诸人行礼落座,明湛笑道,“一别经年,柳大夫容颜依旧。”

    柳蟠笑,“殿下变化颇大,草民险些认不出了。”真是风水轮流转,任谁也想不到,当年的小哑巴,如今已是镇南王府第二号人物。

    “那是,想当年,柳大夫当年还笑话我生的丑呢,是不是?”明湛打趣一笑,其实柳蟠人不赖,他给明湛开了多少药,明湛怕苦,后来柳大夫都是做成药丸子给明湛吃。

    柳蟠倒也不惧明湛,淡淡一笑道,“殿下幼时圆润健壮,不若如今举止风流。”他倒不是觉得明湛小时候丑,小孩子,不论相貌好赖,小小软软的都极可爱。凤家孩子都生的粉雕玉琢,到明湛这里就一圆滚滚的小胖子,眉眼还挺一般,跟爹娘不大像。柳蟠那会儿年轻,还有些童心未泯,趁着给明湛看病的机会,时不时捏捏摸摸,想从骨骼上确定明湛到底是不是凤景南的儿子。

    最终得出的结论让内心十分八卦的柳蟠很是郁闷了一阵。

    如今旧事生提,柳蟠倒是有些惊诧明湛当年小小年纪,便记事清楚,倒有些早慧了。

    明湛笑道,“我听说杨将军的儿子并未随杨将军习武,倒是跟着柳大夫学医术,如今在云藏边界一带救死扶伤,颇得百姓赞誉。正好我身边少这么一个能干的人才,你们是知道的,历代皇亲贵戚,最是怕死。我也不例外,”说着,明湛自嘲一笑,“别看我年纪小,也怕死怕的不行,我总想着有个人能在我身边,专门管着调理我的身体,虽不能活上千岁,起码百岁吧。不瞒你们二位,我就看中了柳大夫的高徒。”

    明湛的性子很诡异,一般人即便怕死,也不会说出来,偏他大方承认,倒叫杨柳二人不好回绝了。

    柳蟠看杨路一眼,垂眸未言。杨路便道,“能有幸侍奉殿下,是犬子的福份。”

    “那就多谢二位割爱了。”明湛笑了笑,“我从不会亏待身边人,你们放心,我脾气也不错,并不难相处,也没什么不好的嗜好。”

    这些话,柳蟠其实还是有几分信的,明湛回到镇南王府做的几件事,百姓受益不浅,可见其心地不差。杨濯跟在明湛身边几年,日后也算有个靠山。上位者想的都多,他只要无愧于心,也是现成的一桩富贵。

    “说起来,前些日子接到杨将军的捷报,我倒松了口气。”明湛推心置腹道,“我虽不大清楚,不过依着杨将军的本事,竟为几个匪盗所困,想来将军自有为难之处,不知方不方便与我讲?”

    见二人有些犹疑,明湛笑一笑,“那就算了,我知道,说话是要讲究证据的,你们都是有身份的人,无凭无据的话,虽然心里有谱,你们也不好直接说,不然,倒有诬陷之嫌。不过,我们既然见了面,我想让二位知道。我始终信任你们,如果你们有为难的地方,可以向我求援,我会尽全力帮助你们。”

    “当然,这也是有条件的。”明湛道,“我希望你们能还边界一片安宁,起码在我的边贸市场开业后,那些走私的、走偏门儿的,让他们安静一段时间。当然,这是在保证你们安全的前提下。”

    杨路沉默了一段时间,方开口问,“殿下只想让他们安静一段时间,不愿意连根铲除么?”

    “这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明湛道,“其实,没有任何组织能与国家军队相抗衡,连根铲除并不难做,一万人马开过去,扫平荡尽也只是时间上的事。不过,我不能依据自己的怀疑便做出绝人灭户的事。这种事,做了,便失了人心。只要做一次,别人就会想,有一则有二,久而久之,百姓官员便觉得没有安全感,他们会担心我会不会再因为怀疑就去抄他们的家,灭他们的门。所以,我不能这样做。”

    “我想,就算二位,也希望治国告律法,而不是某个人的喜怒。”明湛笑了笑,端起茶盏抿一口,“对吗?”

    “话又说回来,我以往还担心将军身边少谋臣,如今见着柳大夫倒了了我的一桩担心。”明湛瞥柳蟠一眼,徐徐道,“当年父王倾慕柳大夫才干,本想留柳大夫在身边,以展长才。不想柳大夫心有所属,倒情愿留在将军身边。”

    明湛用词暧昧,杨路很有几分尴尬,倒是柳蟠笑着生受,抱拳谢一礼。

    “武将驰骋疆场,大开大阖,难免失之粗放。”明湛温声道,“柳大夫是文人生,最精细不过。我想着,缫匪一事,咱们不能坐等着匪徒来,他们一来,咱们就打一回,他们不来,咱们就干等着。这样就失之被动,我看还是当顺水摸鱼、顺藤摸瓜,如此,有理有据、有凭有证,将来藏边靖平,不仅是我、云贵二省的百姓也当感怀二位之功绩。”

    柳蟠再看杨路一眼,杨路道,“有殿下教导,臣茅塞顿开。”

    明湛轻笑,“以前只听人说过两人有默契,有一个词来形容,就叫‘心有灵犀’。我总觉得夸张,两个人再怎么熟悉,也不能一个眼神一个手势便能心意相通,如今见着真的了,方才信了。”

    柳蟠道,“日后,殿下总会遇到这样一个可以与您心意相通的人。”

    “希望如大夫所言。”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