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番外二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明湛对于自己头一遭打猎,便打死老虎的行为颇是沾沾自喜,洋洋自得。

    这样的经历,只自己欢喜,不是太自私了吗?

    连圣人都说“独乐乐,与人乐乐,孰乐乐?”

    故此,明湛特意写了一封长信给他敬爱的皇伯父,来分享自己这段历险记。

    信中明湛详细的的叙述了自己是如何临危不惧、冷静分析、然后精准的将一把开过光的匕首□了老虎的颈动脉,而后虎口脱险的经历。

    正文写道:

    当时我在驭马狂奔,秋风吹动着我的发梢,蝴蝶在飞舞,小鸟在歌唱,矮树上的野果红透透的似美女簪上的玛瑙石。

    就在这美好的秋色中,我远远的看到一只斑斓猛虎从旁跃出,血盆大口呼出一阵邪风,将那只黄羊鲸吸一般吸到了嘴里,巴唧两下就咽了下去。

    凤景南不知为何,看明湛一个字一个字的落到纸上,串连成句,便浑身冒冷,忍不住提醒明湛,“那羊根本没被老虎吃掉。还有,哪有老虎嘴里吐出一阵邪风的?你写的这是虎妖吧?”

    “夸张,夸张你懂不懂。”明湛醮了醮墨。

    “你这不是夸张,根本就是在胡编乱造么。”

    明湛没理会凤景南,继续写道:

    我的羊!!!

    我千辛万苦追逐的黄羊啊!!!

    当时我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从追风马上腾空跃下,站在那只猛虎跟前,虚指一弹,大吼一声,“孽畜,你竟敢跟我夺羊,你不要命了吧!”

    凤景南终于受不了这种恶心,起身离开。

    凤景南出去沐浴,更衣回来,时已过小半个时辰,烛火通明的书案上,明湛仍在奋笔疾书,继续他的传奇故事。

    凤景南潮湿的头发披在后背,过去一瞧,案上摆着七八张写好的信在晾干,明湛已写到:

    那腥臭的大嘴逼近了我的喉咙,死亡的气息将我全身笼罩,我以为我死定了。那一瞬间,我想到了我的母亲,我死了谁来照顾我的母亲呢?还有我的男人婆姐姐,她这辈子还能嫁的出去吗?还有我最敬爱的伯父,一别天涯远,再见是来生!还是那个亲自把我送到死神镰刀下的,我的父王,我纵使做了鬼也要回来跟他聊一聊天的!

    凤景南怒,“你这是什么意思,什么叫‘我把你送到死神的镰刀下’?我知道会有老虎的?”

    “你要不叫我去追羊,能有这事儿么?”明湛不客气的回一句,所以说人偏心真是天生的,明湛加一句,“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凤景南抬手给了明湛后脑一巴掌,明湛终于消音。

    伯父,您是知道的,我的武艺是多么的稀松平常。可就在这一瞬间,我已经感觉到了老虎尖锐的牙齿已经扣住我脆弱的颈项,我几乎听到我的脖子在那双处齿下清晰的粉碎声。

    说时迟那时快,我的右手闪电般挥起,匕首在秋天的暖阳下散发着刺骨的寒意。那一刻,晴朗的天空被乌云覆盖,夜色淹没大地,伴随着我霹雳般的一刀,闪电破开天空的阴霾,巨雷轰顶。

    “王爷,要传霄夜么?”李三轻手轻脚的进屋,轻声问。

    “不必。”看了明湛的信,哪里还吃的下饭。

    凤景南觉得明湛根本不是在写他打虎的经历,完全是盘古开天辟地的场景么。

    我躺在地上,老虎的鲜血像一朵朵梅花,瞬间将我淹没。

    凤景南在一畔问,“你那会儿还能想到鲜血像梅花?还瞬间将你淹没,这不是血吧,这是下雨了吧?”

    明湛答,“血雨。”

    我清晰的看到老虎的眼中闪过一抹不可置信,然后,虎王仰天长啸,我仿佛听到他不甘心的嚎叫,“不可能,不可能,我怎么会死在一个凡人的手里!?”

    凤景南一口茶喷在地上,嘴角抽了又抽。

    明湛回头看凤景南一眼,“你别在我一边儿看了,你在这儿,我一点儿写信的心情都没了。”

    凤景南瞟一眼桌上的信纸,叹道,“你这没心情都写这么长了,要是有心情,行宫的纸够不够你使还是回事儿呢。我看,你也不必写信了,干脆写成话本小说,名子我都替你想好了,就叫《打虎传奇》。”

    明湛恬不知耻的说,“好是好,只是我哪里有那个空哦。干脆到街上雇两个落地秀才,我大概意思跟他们讲了,让他们代我执笔。”

    “你快些,早点儿睡觉。”凤景南催促。

    “知道了。”

    明湛不大乐意的收尾,咬了咬笔杆头,明湛道,“这最后,还是要赋诗一首才好呢。”

    “不错不错。”凤景南倒赞同,“你也跟着几位大人念了不少时日的书了,写一首给我瞧瞧。”

    “打不打死老虎倒在其次,关键是得表现出我的镇定、我的勇敢、我的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来。”明湛看凤景南面孔扭曲着,问道,“父王,你有没有好诗?”

    凤景南没理会明湛。

    明湛挥笔写道,“父王一直在催我,只好草草结尾,其间多少未尽之情不能抒于纸上与皇伯父分享,甚憾。最后,不才赋诗一首,以志今朝。‘面对着死亡我放心大笑,魔鬼的宫殿在笑声中动摇。这就是我,一个打虎英雄的自白;高唱凯歌把老虎打倒。’”

    “这也叫诗?”凤景南觉得自己明天早饭完全不用吃了。

    “自然是诗,这叫白话诗。”明湛捏起最后一页信,细细的吹干。

    “行了,你去洗澡吧,水都备好了。”凤景南打发明湛去沐浴。

    明湛知道凤景南要看自己的信,在凤景南面前,完全没有私人空间可言,虽有些不乐意,还是道,“你看完了给我装信封里,我要差人送出去的。”

    待明湛走后,凤景南添了一句,“看明湛一封信,臣弟省饭三顿,不知皇兄同否?”

    这封厚厚的信历经千山万水送到凤景乾的手里。

    凤景乾哈哈一笑,弟弟的心里承受力还是太差了啊。遂给明湛这段经历取了个名子,就叫《伏虎记》,后来还编排成神话戏曲,颇受欢迎。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