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运气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哪怕临时磨枪,明湛开始偷偷摸摸的练习弓箭骑射。

    天微亮时就起来,黎冰他们一帮子侍卫陪着,当然,谁都不敢走漏风声。到晨议时,明湛就得赶紧去换衣裳,跟着凤景南听政。

    如此,正经事儿一点儿不能耽搁,还得勤练弓马,明湛每日累的腰酸背痛,骑马骑的屁股都青了。

    凤景南见明湛走路都罗圈腿了,不得不提醒一二。

    明湛扶着腰小心翼翼的坐在榻上,轻声吁气道,“唉哟,我这腰、我这腿、我这屁股哟。”不知是哪里不对头,他才练了几天,就腰酸腿痛的,屁股也磨的够呛。

    凤景南轻笑,“你天天吃了睡,睡了吃的,乍一练习,这也是难免的。回去叫丫头们敷了药膏,揉开了,再过三五日就完全好了。”

    “说谁都会说,你不知道多难受。”明湛瘫在榻上直哼哼,“太遭罪了。”

    凤景南平生最看不上的就是明湛这种吃不得苦,乍吃半点儿苦头就唉声叹气抱天怨地的家伙,实在看不过,只有撵人了,挥手道,“行了,我这儿一堆事没处理呢,赶紧滚吧。你要觉得实在吃不消,就先歇几天。”

    “以前都没觉得您这样深明大义。”

    这是在夸人么?凤景南嘴角抽了一抽,骂道,“滚!”

    明湛做为镇南王府的世子,其正式礼服都是极华丽,极讲究的,譬如,一只袖子要绣几条龙,龙有几个爪子。再有,用什么样的面料、什么样的针线、哪个等级的匠人,这个都有严格的规定。

    这种衣裳可不是随便几天就能做出来的,明湛这样的身份,内务司早有预备。

    不过,忽然之间来了个大难题。

    这衣裳是可着明湛的身量缝制的,不大也不小。

    镇南王世子又不缺衣裳,不似寻常百姓家,一件衣裳指望着孩子穿三年,量衣时会放大三寸。自然,内务司的人都是做老的,也不可能做小,让世子憋屈。

    故而,这衣裳是严丝可缝的按着明湛的身材做的。

    内务司司长林中良林大人为了巴结未来的衣食父母、顶上青天,自明湛回到云南就张罗着给世子做狩猎时的衣裳,长达三个月,做了足有六套,在秋狩前一天好生的派人送了来。

    第二日,明湛早早起身,清风明月服侍着明湛更衣理冠。

    问题出现了,若是往日,这衣裳绝对没问题。胳膊腿穿着都舒坦,可这不是往日,明湛忽地“高”了,日常衣裳明湛不欲浪费,便让侍女们将衣摆底下折起的缝头放出一些,用线重新勾边儿,再用熨铁烫过,根本不显什么,也没折腾内务司。

    今儿一试内务司的衣裳,短了寸许,明湛的脸当时就绿了,骂道,“这个混帐林中良,我特意叫他们那里做的鞋,难道他还不知道!这可怎么穿!”

    清风自责道,“也怪奴婢们忘了,应该提前比量一下的。”

    明湛头一遭参加秋狩,要在行宫过夜的,本身有许多方小说西要收拾,清风是大丫头,生怕有什么不周全的,一时忙,竟也没留心此事,这眼瞅着要穿了,可怎么是好?

    明月道,“要不殿下您先用早膳,容奴婢们现在改,用不了多少时辰,不会耽误殿下出发的时辰。”

    何玉接口道,“姐姐们改好,还要熨烫,这可是要喷水的,一时之间,也难干。”

    明湛的脸都青了,难道要换鞋!他忽然高了就够让人惊疑了,换了鞋,又忽然矮了。还要跟青鸾公主站成块儿,丢人都丢到西藏去了!

    还是方青道,“殿下不必急,不如奴才去李公公那边儿问问,或许有以前王爷做世子时的行装。想王爷年少时的衣裳,世子穿着大概是合适的。”现在凤景南虽然身量俊伟,不过他也是吹口气儿就长这么高的,肯定也有如明湛这样高矮的时候。而且,别的常服可能赏了人或者怎么着,像这种礼服,定会留着的。

    就好比皇上的龙袍,哪怕皇上不穿了,也真没人敢当垃圾扔掉。

    方青在明湛身边,办事愈发俐落。果然借了套衣裳来,凤景南做世子时的狩猎装,大小还差不离,就是衣裳是压箱底儿放着,这样急急的找出来,一股子防虫的樟脑味儿。

    明湛黑着脸,明月找了一瓶子香水来,轻声道,“殿下稍微用一些吧。”

    虽然是女人用的香水,不过总比杀虫剂的味道强。

    明湛先过去跟凤景南集合,凤景南见明湛一张讨债脸,拉过他上下打量了一番,道,“这衣裳倒衬的你勇武了。”皱皱鼻子,“什么味儿?”迎风飘三里啊。

    明湛的脸更黑了,什么味儿?香水加杀虫剂的混合味儿!

    “行了,别哭丧着一张脸了!讳气!”凤景南自然知晓因果,好笑又好气道,“这还不都是你出的邪招儿!这个林中良也是,越发不中用了!”

    镇南王府的排场,那真是一点儿不小,侍卫官员遮天蔽日。

    明湛坐在车里,他除了外面一层又一层的侍卫,啥也没看到。

    他在凤景南的车里,在这种场合下,明湛要先送凤景南上车的,凤景南为了表示同继承人之间父慈子孝的天伦,便道,“明湛同本王一趟车吧。”

    故此,明湛的车完全空着。

    “世子今日格外威仪哪。”凤景南笑着调侃。

    “你还说!”明湛哼了一句。

    凤景南道,“早知你这样忘恩负义,就不让李三找衣裳给你穿。”

    “气死我了。”明湛长叹,借此抒发胸中的郁闷。

    “无妨,等回去就罚林中良一年的俸禄,也叫他长长记性。”凤景南道,“一会儿把你的箭矢给我一些,免得你落个倒数,怪丢人的。”

    “我已经安排妥当,你就等着瞧好吧。”说到打猎,明湛绝对信心实足。

    头一天到行宫,先是休息,围猎从第二日开始。

    其实这围猎也各有各的地盘,否则大家一混打,容易伤和气。

    凤景南是头一份儿,最大的。明湛排第二位。开始,凤景南先在马上进行了简短有力的演讲,便打马驰骋起来。明湛与明礼几人随后,再往后就是王府的一干重臣。

    凤景南先张弓飞箭,猎了一头鹿。他本就身量俊伟,眉目英挺,千里马上引弓的姿势实在够帅,明湛在心里小小的嫉妒了一下。

    侍卫远远的骑马过去,捡起凤景南射起的鹿,欢呼道,“王爷得一鹿!”余人马人跟着欢呼起来,明湛起了半身的鸡皮疙瘩。

    凤景南忽然道,“明湛,你也来试试。”

    因这是凤景南的主场,黎冰离明湛较远,明湛抚摸着自己的宝雕弓推托道,“父王,这是您的猎区。”

    “是本王的,也是你的。”凤景南豪气的笑着。

    听到这话,众人皆感叹王爷对世子的爱重。大庭广众下,明湛也不能驳凤景南的面子,只得驱马过去,与凤景南一道往猎场深处去,

    后面浩浩荡荡的不少人跟着。

    不按理出牌的家伙,这样他可怎么做弊呢?

    地上草从时不时冒出一只兔子、两只野鸡什么的,明湛想着这些小方小说西,体积小、准头儿低,反而不容易打,遂都放过去了。走了一时,明湛看到一只无精打采的黄羊,顿时来了精神。

    凤景南指了指。

    明湛咬牙,这头一箭,可不能落空啊。黎冰呢,黎冰在哪儿呢?

    黎冰在后头着急呢,他也算明湛身边儿得力的人,离明湛真不远,只是侍卫不只他一个,武功高的也不只他一个。在这样众目睦睦下用暗器相助明湛,被人识破是一定的。于明湛的名声定然有影响。

    明湛也觉得这个场合不适合做弊,有头有脸的人都在呢,宁可放空箭,也不好叫人瞧出用枪手啊!明湛一咬银牙,心里发狠,只得死马当活马医了,缓慢的张弓引箭,他这把弓其实很轻巧,不过装饰的漂亮,一圈儿宝石玛瑙,价值连城。

    明湛将弓拉满,缓缓的对准黄羊,头向右一偏,如同在瞄准星,明湛紧抿着唇,右手一松,箭矢激射而出……明湛眼睛随着自己射出的箭咻的一声,就射中了……黄羊的……犄角。当然就明湛那点劲儿,是绝对不可能一箭射进黄羊角里去的,更不可能将羊角射断。故此,那箭一触羊角便落到了地上。

    不过这也够明湛兴奋的,他高兴的回头欢呼,“中了!父王,你看见没!我射中了!”唉呀,说起来这是他头一次在人前射箭,果然是天才哪。

    明湛正沾沾自喜,就听凤景南笑骂,“笨蛋,射到犄角有什么用,羊都跑了。”

    明湛回头,只见那黄羊果真甩着尾巴逃命呢,眼看就没了影子。明湛首箭得中,也没追究黎冰不配合的过错了,拍马去追这只黄羊,他甚至飘飘然的想着,这世上果然是有神箭手存在的……天赋出众的人,做什么都行!

    明湛的马是好马,不亚于凤景南的千里马,如今明湛正在兴头,男人血液里好斗杀伐的血性彻底被激发出来,豪情壮志,一路狂追,将凤景南等人都抛在了后头。

    黎冰等对凤景南马上一揖首,连忙跟了上去。

    “这死小子。”凤景南低声骂了一句,笑着吩咐道,“你们也自去玩乐,不必都跟在本王身边立规矩了。”

    忽地听前面一声惨叫,凤景南的心倏的沉了下去,是明湛的声音。

    明廉惊,“世子在叫!”明廉没来由的哆嗦了一下,不会……出什么事了吧?

    已经有大臣脸色突变,凤景南飞马赶去,生怕明湛有什么不则。

    明湛站在地上,满身的血,脸色煞白。

    “明湛?”凤景南见明湛傻了似的,急忙唤了一声。

    “哦。”明湛应了一声。

    许多人见到明湛这个模样,腿都软了。狩猎原是个乐呵事儿,可若出个意外,尤其出意外的人是明湛,其后果……内务司的林中良几乎要哭了,直接跪地上了,“殿下,殿下……”抽咽着说不出话。

    倒是明礼注意到离明湛不远处还有只变成刺猬的老虎,即惊且叹,“殿下竟然徒手打死猛虎?”

    黎冰已经从“刺猬虎”的颈项上拔出一柄寒闪凛凛的匕首,随着他的动作,更多的血涌出来,黎冰随手在身上一蹭,单膝跪在地上,呈上匕首,物归原主。

    明湛回了神,接过匕首,不自然的笑了笑,“我没事。”眼神还是有些发散。

    凤景南一颗心总算放回肚子里,那把匕首是明湛用来防身的,料想当时定是险象环生。明湛平安,凤景南先将心搁到肚子里,先表达了对明湛勇武的肯定,“原以为你武艺平常,竟有斗猛虎的胆略,不愧是本王的爱子。”凤景南自动忽略了虎身上的苦干枝箭,见明湛站在一处老半天没动弹,凤景南驱马过去,俯身伸出手,“与本王同乘一骑吧。”

    明湛握住凤景南的手,他实在是动弹不了了,凤景南察觉到明湛手中的冰冷潮湿,微用力,将人拽上马,吩咐道,“去与王妃道一声贺,就说世子初试手,便猎到一头猛虎。”

    凤景南带着明湛往回溜达,让诸人只管各自下场打猎去,他带着明湛回去换衣裳。

    明湛冷汗湿了衣裳,扭回头,在凤景南耳边小声催,“您快点儿吧,我憋不住了。”尽管怕的要死,他也没当场尿裤子,明湛庆幸。

    “憋不住就尿吧。”凤景南轻笑一声,随手一挥马鞭,马儿快跑起来。

    一直到行宫,明湛的腿都是软的,下马时还多亏凤景南扶了一把。凤景南在明湛耳边低声笑道,“自己能不能解开裤子,要不要遣两个奴才过去伺候你。”

    “不用!”明湛揉着发软的腿,三步赶两步的奔茅厕跑。

    回过头来,凤景南脸一沉,冷厉的目光看向黎冰。

    “究竟怎么回事?”其实不光明湛受了惊吓,凤景南的惊吓丝毫不比明湛小,只是他习惯于面无表情,一般人也看不出个喜怒来,殊不知凤景南早已大怒。明湛的确是武艺疏松,不过,这是狩猎,做秀一样的场合,带明湛出来亮亮相,给众人瞧瞧,于明湛并无害处。

    猎物大小、多少根本没关系。这么多侍卫随从的守着,竟然让明湛身处险地!凤景南想到明湛那半身的血,眼睛都红了,幸亏明湛命大!

    黎冰额上细细密密的一层冷汗,低声认罪,“是属下的疏忽。”

    “我要知道原因,从头到尾!”

    说到底,真的是明湛运气不大好。

    运气一说虽然有些玄幻,不过还是有几分靠谱儿的!

    从今天早上,明湛穿衣裳,衣裳是短的。明湛射羊,只中了羊犄角。然后,明湛追羊,那劲头儿完全是誓在必得,他也不看路,眼里就只有那只羊了,一路闷头狂奔中,只见一抹斑斓之色自矮从中跃出,那羊叫都没叫一声就倒地上了。

    明湛还没回过神,他跨下的宝马先回神了,马腿一软,后头黎冰来不急跃起救人,明湛已经倒头葱一般从马头那里跌了下去,幸而他机醒,没被马鞍子绊住脚。不过,明湛今天实在是衰神附体,他直接掉到了那只命短的黄羊上,压的死死的。睁眼就见一张血盆大口携着腥臭之气咬了下来!

    事后,明湛回忆了许久,他都不太记得自己是怎么捅了老虎一刀的。

    不过明湛的行为,完全证明了另一件玄幻之事——人类的超潜能。

    用凤景南的话说,就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

    反正明湛是在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时,连老虎都要捅一刀的人。

    黎冰真的是冒死从虎口夺人,后面侍卫的剑啊刀啊就一起招呼了,以乱拳打死老师傅的劲头儿,击毙猛虎。那会儿其实大家都不怕死了,若明湛出半点儿差错,他们一个都活不成。

    黎冰口齿清晰的将事情复述完毕,绝对没有任何添油加醋的地方。

    内务司林中良却恨不能直接晕过去,因为……老虎是他命人准备的。

    这种狩猎其实真的偏向于做秀,猎物都是提前饿了十天八天,只剩半条命,勉强还有一口气儿的。打什么兔子野鸡的没劲,凤景南偏爱虎豹豺狼一类,内务司就提前预备上了。

    明湛也是头一遭上场,林中良也预备了几头能显示世子英雄气概的猛兽。内务司的人见世子往里追羊,便将老虎放了一只出来,待世子瞧见了,只要世子张弓射上一箭,其余侍卫一同上手,老虎也是白给,还能成就世子的名声。日后明湛想起来,定会赞他会办事儿的。

    林中良算计的挺好,哪知人算不如天算,世子差点儿叫老虎吃了。

    想到这儿,林中良恨不能自己去舍身喂了虎,也好过面对王爷的雷霆之怒。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