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诗集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明湛给凤景南修理了一番,还是让明廉安排他的新闻发布会,不,是答疑会。

    明廉再一次问,“四弟,一张门票一千两,是不是贵了?”

    “贵什么。三哥尽管去安排就是。”

    我是怕没人来,你没面子。明廉腹腓,想着反正是提醒过明湛了,明湛一个脑袋顶他十个,也不用为他操心。便去办了。

    明湛通知冯山思派个小官儿去跟着点银子。

    冯山思没闹明白,您老就开个答疑会,虽然咱是头一遭听说这名头儿,可自来冯山思参加的各种会多了去,没见哪个收银子的。

    “派两个就成了,上回用了银库八万两,正好一并还了,多出来的你单给我留出来不要动,我有用处。”明湛道。

    冯山思只好先应下。反正是叫他去收银子,又不是往外拿,兴许是掌管银库时间久了,冯山思相当会算计,平生一大恨就是看人从银库取银子。

    明湛这差使一出来,盐商们还没急呢,冯山思接连好几个晚上的失眠,暗地里盘算明湛得花出多少银子去,愁的脸肿了半边。好在明湛回来这段时日,满打满算就从银库提了八万两,这些银子与冯山思预计中的数目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了。因这个原由,对明湛挺冷淡的冯大人在态度上也和软了许多。

    如今明湛要人,冯山思特意派了两个机伶的去帮忙。

    明湛具有让商人们羞愧的头脑,他只卖三百张票,轻轻松松的三十万两银子到手。这种效率,这种收益,冯山思差点直接建议明湛多开几次这种会。

    咳,钱总是不嫌多的。

    明湛却忙了整整一天,直到晚上,商人们才意犹未尽的离开,各自深思。

    至于税的问题,明湛用一系列繁复的计算向他们解释税是如何计算得出的,其内容之庞大,计算之精深,哪怕专业人士都一时半刻的没听明白。同时,对明湛真的是有了一种高山仰止的敬佩,世子果然博学多才哪。

    一时间,臣子中关于他横征暴敛的声音也低了许多。再有人质疑,明湛便道,“买卖自愿,其他地方我也不去征这种额度的税,嫌税抽的重,可以不来做生意,没人逼他们。”

    再有人继续唠叨,明湛便会让范维跟他们解释一系列关于税是如何得出,如何计算,如何证明的一系列艰深的数学问题,灵敏如范维听明湛讲了几次尚不大明白,何况这些天天研究哲学的官员们,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明湛冷笑,谁再之乎者也的骂老子,老子就先跟你们谈谈数学问题。好歹上辈子是名牌大学数学系高材生,明湛不信还绕不晕这群土鳖。

    明湛甚至打算出本书就叫《算术中的经济》,让这些土鳖们开开眼。

    当然,这也仅是想一想,这年头儿又没版税,明湛也不会做这费力不讨好的事,只是他玩笑似的跟凤景南一说,凤景南道,“人家别人都是出本诗集文集的,再不济,如帝都你外公,虽文采差了些,也捣鼓了本食谱,装裱一番,叫养生谱。你这真是从银子堆里钻营出来的铜钱脑袋,就不能干些长脸的事?说起来,皇兄也印过好几本诗集呢,你也写几首,我让内务司刊印了,朝中一人发一本,叫他们回去拜读。”

    看来不论什么时候,名人都有出书的癖好啊。

    明湛忒厚脸皮,也给凤景南说的有些尴尬,忙道,“我就说着玩儿了,您别当真。我那诗,你又不是没看过,印出来还不够丢人的。”因为家里有明菲,明湛怕暴露身份,实在不敢拿出先贤的诗充数,凤景南自身也不大喜欢诗词,只是有时应景的叫他们做上几首,每每把明湛憋个够呛。好不容易憋出四句,不是韵不对就是意不通,常常挨骂。至今凤景南都觉稀奇,问明湛,“你说自你念书,身边儿都是有学问的先生,怎么就不开窍呢?”

    以前凤景南专门研究过“明湛为什么这样笨”的课题,他与卫王妃都是聪明人,明淇也是自幼伶俐,偏明湛念书时那叫一个笨,因小时候不会说话,一不高兴,还喜欢玩儿自闭。

    想到过往种种,凤景南重新打量着明湛,这不会做诗也是装的吧?

    “父王,你印过诗集没?”明湛很感兴趣的问。

    凤景南颇有些自得,“本来没打算出,都是子政他们,背着本王就把书印好了。”

    任何人都是有虚荣心的,明湛也只得拍凤景南几句,“那正好赏我几本,我也好生学学做诗。”

    凤景南那神态真叫一个舒心,还谦虚了一把,“随便成了,做诗也没什么难的。”

    “会者不难,难者不会。”明湛继续恭维凤景南,“我听皇伯父说您年轻时做的诗在兄弟中也是数一数二的,先帝常常赏您呢。”

    说起来凤氏兄弟俱是允文允武的人物,不然,母家如此低微,焉能正位龙椅。

    凤景南笑,“不过是些微末小道,就是你学,会了就成,也不用你真成诗仙诗圣的。”转念一想,凤景南道,“算了,你要有这份儿心,不至于如今连首诗都做不出。”

    “对了,你那诗集的事儿上些心,冬至前把诗稿给子政,叫他去安排。”

    “你当真啊?”明湛大吃一惊,“这一时半会儿的,哪里学的会。”

    “蠢才,仕农工商,你这一趟差使,说起来是为百姓做了件大好事。商人们,你也没亏待。”凤景南颇有些恨其不争之意,点拨明湛道,“不过因征税之事,晨议之时,你与大臣多有争辩。你别忘了,治理天下的是仕子官员,不是百姓也不是商人。将来你要用的是读书人,你偏不在他们上面用心……蠢货蠢货。”

    凤景南骂了一阵子,方觉解气。明湛做事的确可圈可点之处颇多,也算有手段,只是有一样,他对朝中官员真的不大热络,说话也不客气,偶尔还要露出一副强盗面孔来,许多人看惯了明礼的温文尔雅,对明湛颇觉不适应。

    明湛不以为然,“不就是装嘛,我也会装的。”咳了一声,明湛坐正,淡定的起身,躬身一礼道,“父王教训,儿子记得了。”

    “行了,坐吧。”

    明湛坐的笔直,双手放在膝上,目不斜视,一本正经。

    凤景南倒觉得不习惯,便道,“外头注意些就是,在自家人面前就不要这样端着了。”

    明湛顿时背了弯了,腰也软了,凑上前,嬉皮笑脸,“看,你也不习惯我这样装吧。你总说我,那些大臣们骂人不带脏字,难缠的很,有时真想上去赏他们几个耳光。”

    “越发没规矩了,再说这样的话就是欠掌嘴。”凤景南教导明湛道,“虽说君为臣纲,不过君臣之间也难免有博弈较劲儿时,你把人收拢好了,这才是本事。好不好就赏人耳光,你是强盗出身么?”

    “我就脑袋里想想,又没真干。”明湛嘟囔道,“我知道,得以德服人。”

    凤景南见明湛面儿上有几分憔悴,便不再说这些,换了个话题道,“前儿才跟我喊累,你不是一直眼馋南效的行宫,什么时候去住几日散散心。”

    明湛眼睛一亮,喜道,“哟,父王,你真舍的给我!”

    “我看你是耳朵有问题。财迷疯。”凤景南想着自己也没刻薄明湛,怎就生了这么一副财迷心肠,哭笑不得道,“允你去住几日倒罢了。”

    明湛半点儿不领情,“你每年中秋必定要去行宫住的,当我不知道么。”不过是点他个随驾的名儿罢了,还说的这样好听。

    “这么说,你是不乐意了?”“我早想去了。”明湛倒是实诚,“上回出去我还特意去逛了一圈呢,那边湖里荷花开的正好,我还捞了不少鱼虾回来。”

    “对了,还有这贼不走空的毛病……”

    “什么叫贼不走空!”明湛怒道,“我是贼么?贼爹!”

    凤景南和明湛斗了会儿嘴,俩人一道用了晚膳,凤景南便打发明湛回去睡了。

    说来也是一桩奇事,凤景南原本对明湛最是冷淡,他最看不上明湛那满肚子心儿,还有那张刻薄嘴,不过时间久了,凤景南发现明湛虽然有些口无遮拦,不过胜在皮厚,骂几句打上两下,完全当玩儿的,也不会有啥心理阴影。还有明湛说的那些话,有些欠扁却又十分有趣。

    冯山思觉得自己管理银库二十余年,都没今年这样顺风顺水。

    原本以为今年盐政改制,藏边贸易初开,王府定是日子紧巴,入不敷出,冯山思没少琢磨着省银子的事儿,哪知今年支出有限,自己反倒数银数到手软。

    藏边贸易的饼已经摆在跟前儿了,有无数人想去咬上一口,怎么办?

    拿银子。

    拍卖。

    你们以为阿猫阿狗都能做外贸生意么?要有许可证,知道不!

    冯山思素来是个冷面人儿,这些日子却是逢人见面三分笑,连范文周都在私下问他到底有何喜事,冯山思很奇怪的看向范文周,发财算不算喜事?不过,冯山思还是调整了下面部表情,绕开范文周,径自离开。

    “越发怪癖了。”范文周摇头笑。

    朱子政笑,“老冯就这么个脾气,娶媳妇纳妾时也没见他笑过,今年年景好,他过得轻松,自然是高兴的。”

    家有余粮好过年哪,范文周笑,“原本我心里算着,今年怕要紧巴些。”

    明湛是个很有办法的人。

    当然,他在很多方面还有所欠缺。不过初次办这样的差使,能做到这个程度,已相当不简单。何况,明湛这样的年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