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商贾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车队的行程并不算慢,在二十天之后,明湛随凤景南总算到了镇南王府。

    明义带领属官郊外相迎,自然免不了一番请安见礼。接着凤景南召见留驻官员,细问政事,一番恩赏,各自欢喜。

    朱子政则成了大忙人儿,无他,老家亲戚上门送礼,话里话外的打听盐课的信儿。

    “叔,王妃千秋将至,家里父亲长辈们备了些薄礼以贺王妃寿辰,只是我们商贾低下,没福给王妃请安。”朱理明捧着暖茶,躬身奉上,笑道,“能不能劳叔将这些孝敬呈现王妃。”

    朱子政一身湖蓝薄纱家常袍子,坐的端直,笑着接了茶,眼珠儿一转,看向朱理明,“你呀。”叹一声,喝口茶,咂摸咂摸嘴,晾了朱理明半晌,一指下首的红木椅子,待朱理明坐下,方道,“孝敬王妃是假,想走世子的门路儿是真吧。”

    养移气,居移体,朱理明是朱家家主之子,朱子政的亲侄儿,生于富贵,面上颇有几分稳重,陪笑,“祖祖辈辈都指着盐井吃饭,自打盐课改制的信儿出来,这俩月,我爹没睡一个安稳觉,饭都吃不下去。”

    “咱只听说世子是个体面人儿,新官儿上任三把火。咱们心里都没个踏实,就等着叔您回来给咱们拿个主意呢。”朱理明嘴里发苦,茶马利再丰,他们对这行不熟,冒冒然的谁愿意舍近求远呢。

    朱子政把玩着腰间垂绦系的一块儿羊脂美玉,半晌方道,“你也说了世子以往从未当过差,他头一遭就经这种大事。断不能办砸的,所以,盐课必然是要改规矩的。”

    “叔,”朱理明犹豫许久,凑到朱子政跟前儿,盯着朱子政的眼睛,轻声道,“大公子他们兄弟三个都在呢,听说王爷最宠爱的是大公子的生母魏妃娘娘,以往咱们也没少孝敬。”

    “快闭嘴!”朱子政低喝,“你不要命了!”

    朱理明脸上讪讪。

    朱子政低声道,“你把心给我放正。世子是经朝廷册封的,正经王位继承人。他最得皇上的欢心,世子出身高贵,王爷只有他这么一个嫡子,不立他能立谁?”

    “魏妃娘娘再得宠,也是侧妃。世子并无失德之处,哪有放着嫡子不立立庶子的道理?”朱子政瞪侄子一眼,“以后远着大公子些,倒不是咱们势利,也是为了不给大公子招祸。”

    “盐课的事,世子早说了,十一个盐井盐矿,这头一年,只选两处改制。”朱子政道,“至于盐课改制的事,你们盐商出几个代表,世子会亲自见你们,听听你们的意见。”

    “真的?”朱理明一喜,几乎不能相信,世子身份何其高贵,焉能坐下与他们这些商贾说话?

    “自然是真的。”朱子政叹,“我也没想到。不过,你们要有心理准备,世子可不是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呆子,你们那些把戏,还不够他瞧呢。少耍心眼子。”

    “是。”朱理明响亮的应了一声,“侄儿这就写信,快马送回老家,还是请父亲大人来坐阵吧。”搓搓手,又欢喜道,“能见世子一面,纵然吃些亏,咱们也是愿意的。”

    只要有这见一面的机会,就有与明湛搭上线儿的可能。再者,明湛对商贾的态度,在很大程度上会影响云南商业的发展。他们这些巨贾,宁可让利,也希望获得王府的好感。

    朱理明盘算了一下准备的礼物,笑问,“叔,听说范大人家的公子在世子身边儿最得重用,您看,咱们是不是跟范公子……”

    “礼多人不怪,你看着办吧。”

    “叔,还有一事,周家……”眨一眼朱子政的脸色,朱理明小心道,“周家大概是不愿意被改制的。”

    朱子政冷笑,“他一家独霸两个盐井,一个盐矿,为霸一方,只是当年资助王爷平叛缅甸之乱有功罢了。他愿意怎么着随他们,我们朱家可不是他周家的附庸。也用不着看他周家的脸色。”

    商贾的力量是无孔不入的,短短半个月,范维等人的私房便肥了一圈儿。

    几人收礼收到手软。

    明湛早放了话儿,不用客气,人给送,你们尽管收着。

    范维早在明湛这里备了案,都谁谁家送的,送的啥啥啥,明湛由此判断各家的财力水准。

    明湛并没有马上召见这些盐商,内务局的头儿林忠良已经找到明湛诉苦,“内务局司茶马交易许多年了,以往这块儿都是茶商刘家、方家供王府差遣,他们还算得力恭谨,做这行也有许多年,经验丰富。听说世子有意将茶马之利让于盐商,这几家很是担心,找了属下几回,就盼着为世子效力犬马。”

    “我没有夺他们饭碗的意思,”明湛翻开一页公文,温声道,“茶马交易市场一开,凭他们两家吃不下这么大的市场。自然也要让别家介入,他们为王府效力多年,我不会让他们白干的。”

    林忠良听到这话才是将心放回了肚子里,谦卑道,“是,属下这就跟他们说一声,他们若得知世子如此体上怜下,定会对世子感激不尽。”

    “嗯,明天晚上有时间,我在芳华院设宴,请他们两家家主过来吃酒,你去说一声吧。”明湛随口吩咐道,“小范,你安排一下具体时间。然后让何玉准备酒宴。”

    范维应是。

    林忠良大喜,谢恩告退。

    明湛回府即召见商贾的消息迅速传遍云南。

    而且,不同于人们的推测,明湛首先召见的并非是云南盐商,而是茶商。

    这种信息让停留在昆明听信儿的盐商更加笃定,王府的确有意将让出茶马之利于商贾,原本悬在半空的心顿时蠢蠢欲动起来。

    茶商刘家方家却恨不能从根源龚断了茶马交易,哪里愿意与财大气粗的盐商分羹汤水,俩年过六旬的老头儿一宿没睡,嘀嘀咕咕的不知道想了多少主意,掐着时辰换了新衣新帽,坐着马车去镇南王府赴宴。

    明湛的宴会倒没有想像的丰盛鲜美,每人跟前四碟干果四碟鲜果,一杯清茶而已。

    不过明湛本人倒比想像中的更加年轻,他穿了件家常的天蓝丝袍,头发在脑后绑成一束,未戴冠,年轻的让人愣了一愣。

    明湛一只手肘放在桌案上,闲意的坐着,“我知道,你们并不是来吃饭的,倒不如我们先把事情谈拢,你们也有了吃饭的心情。”

    几人陪着笑了一回。

    几次相处下来,林忠良颇觉明湛平易近人,大着胆子笑道,“自打属下与他们说世子要见他们,他们昨儿激动的一晚上没睡呢。”

    明湛眼睛在俩老头儿脸上扫过,笑道,“那看来是想的差不多了。如今的情形,你们也知道。以往咱们用茶叶换西藏人的马匹,这一项向来是由王府出面,以王府的名义与西藏人做交易。如今父王的意思是,在西藏开辟自由交易市场,交易的内容,自茶马到日常用的瓷器、丝绸、家俱、玉石等完全开放给商人。具体项目,王府会出示具体的公文。”

    刘家方家两位家主禁不住一阵颤栗,握着茶碗的手都忍不住轻轻的颤抖着,按捺住心中的激动,刘方二人相视,心中又有几分犹疑,这可不是小事,世子能做的了主儿么?

    还是刘家家主,刘大用缓慢的自座椅中起身,恭谨的问,“世子千岁,这,这真是……真是……”抹一抹眼睛,刘大用方颤颤巍巍的道,“草民真是不敢相信哪……”

    “你可以相信。”明湛静静的道,“此话,我既然敢说,那必是真的。”

    “是,是,草民是,是高兴的……语无伦次啊……”老狐狸装着糊涂,却多了几许安心,此时,他也明白了,凭着他们两家,绝对是吞不下这个市场的,忙道,“这事,这是个大事哪,草民们做了多年的茶叶,对这个倒是知道一些。世子有问,草民敢不效死力?”

    方家家主方惟也忙表了忠心。

    明湛点了点头,”你们浸淫其中多年,以往西藏缺茶,我们与西藏以茶易马,通常三十斤劣茶便可换得一匹骏马,这是暴利。如果开放市场,茶叶必定有一定程度上的贬值。你们比较一下在王府境内的茶马市价,要有心理准备。”

    二人在心里算了一番帐,都点点头,“是,草民明白。日后也不只草民两家与西藏人买马,只是这茶马价格最好控制在一定程度之内。还是需世子您定了价,草民们有了主心骨儿,做起生意也有底气。”

    “这是我们要与西藏人谈的问题,你们对这个是内行,要提供给我可靠的价格数据,然后王府再与西藏人谈判,为你们争取最大的利益。”明湛镇定的说,“你们要有心理准备。另外,日后做生意的是你们,我还听说过一句话,叫,薄利多销。你们讨论出一个可行的价格,这个价格,还要与帝都商议,最终我们再与藏人订价。”

    “这最终做为你们交易的参考价格,以此为准绳,进行生意往来。”

    俩老头儿已从明湛嘴里的话,自己脑补出了若干美好的前景,此时,明湛即便说太阳是方的、煤球儿是白的,估计二人都不会反驳,连连道,“是,世子所言极是。”

    刘方两位老头儿虽只喝了两盏茶,却觉得这两盏茶堪比玉皇大帝的琼浆玉液,有延年益寿之效哪。

    这二人回去将明湛话中大意传出一二,整个云贵二省全都沸腾起来。

    开放边贸,这个消息让云贵二省的商贾恨不能为明湛立长生牌位,一天三柱清香的供奉。

    甚至帝都的商贾也开始有意的打听起内部消息,不知帝都是否也有此意。不过帝都到底地广物博,发财的机会多,对于藏边贸易一事也并不十分热络。相对的,他们关心云南盐课的变革是否会波及帝都盐课。

    帝都的事暂不多提。

    明湛却遇到了新一轮的麻烦。

    云贵多土兵,当年第一代镇南王在此封王,自然是将各地土兵打服了的。并且一代代的安抚分化,如今云贵土兵与当年早已不可同日而语,不过仍有一定的势力范围。

    譬如朱子政朱家便是由土兵头领入王府当差,如今多年过去,朱家早已不复有当初的兵力权势,镇南王府也予他们最大的肥差,盐商。

    再譬如明雅的母族杨家,当年也掌有一支土兵。

    还有大盐商周家,势力更在朱家杨家之上,且周家早已放话,他们世代以贩盐为业,若有人夺他饭碗叫他饿死,他必然要拼命的。

    当然,更多的商人对于藏边交易极感兴趣。

    而凤景南的另一项王令,却险些令魏妃哭断肝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