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成交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凤景乾不便去参加明湛的婚礼,不过他早命内务府备了赏赐,着人打听了行礼的吉时,掐着点儿的派下内侍行赏,以示恩宠。

    下午还特意去了麟趾宫跟阮贵妃说话儿,阮贵妃难得有此机会可光明正大的在皇上面前说自个儿娘家的事儿,围绕着阮晨思便展开了一系列的从阮侯爷到阮探花的夸赞。

    当然,阮贵妃说话极具艺术水准,并且无涉朝堂政务,完全是从人书上赞美,譬如,“别人家女儿都是说‘女子无才便是德’,多有不识字的。父亲却是相反,常说家里虽得祖宗余庆,儿孙也不可懈怠懒惰,连妾身姐妹自幼便要同兄弟们一样晨起念书习字。”说着便笑了,“晨思那丫头小时候进宫还会跟问我,说是不是我考中进士,被皇上留在宫里做官,才不能回家的?”

    “一晃眼,小丫头也长大了,亭亭玉立,知书识理的。”阮贵妃说起娘家总有千百种牵挂,“妾身也备了几件方小说西,想给孩子们做大婚礼,不知是否相宜?”

    凤景乾笑,“一会儿让冯诚一道赏下去就是。”

    “谢万岁。”

    阮贵妃又说起儿子的功课,与魏太后比,阮贵妃就是个小才女,诗词曲赋都略通一二,跟凤景乾说的上话儿。

    俩人正说到兴处,冯诚一脸哀色的进来,俯身,轻声禀道,“万岁,世子的婚礼出事了。”

    阮贵妃心脏一紧,脸色煞白,几乎没厥过去,莫,莫非是妹妹出事了?

    凤景乾脸一冷,“快说,到底怎么了?”

    冯诚简单的学了一遍,阮贵妃这回是真的厥过去了。麟趾宫乱作一团,凤景乾没心思在这里多留,起身回了养心殿,一面问,“世子呢?”

    “世子……”略停了一停,冯诚觑着万岁的脸色,才说道,“世子气坏了,人没接走,直接带着花轿回镇南王府了。”

    冯诚补充一句,“北威侯递牌子请求陛见。”

    凤景乾冷哼,“朕正有话问他。”来的倒快。

    镇南王府正等着明湛把媳妇接回来拜堂呢,不承想花轿自个儿回来了,一打听,呵,人人倒吸凉气,没把媳妇接回来,自个儿倒折庙里去了。

    当然,明湛让人传的话十分文雅,“若无世间爱念者,则无忧苦尘劳患;一切忧苦消灭尽,犹如莲华不著水。儿子已经悟了,此去山上为国祈福。父王母亲莫要记挂。”

    凤景南阴沉着脸,依明湛的性子,怎么着也不会出家,别的不说,他受不了庙里的清苦。估计是觉着丢人,躲到庙里去了。

    宾客们都识趣的告辞,新郎要出家,新娘没影儿,还结个屁的婚,再瞧镇南王的脸色,一刻钟之内全部起身告辞。

    最后明艳夫妻留下,明艳劝慰着有些憔悴的卫王妃,冯绍明则自告奋勇的去庙里接明湛。

    殊不知,明湛却在庙里遇上了一位大熟人。

    杜如兰法师。

    明湛并未将人认出,杜如兰如今模样还是那个模样,只是气质大变,那个多情软弱的贵公子如今已是沉静温和,瘦削端凝,很有几分高僧气像。

    “世子请用茶。”方丈与明湛见过礼后,便退下了。不知因何,却留下杜如兰奉茶。

    范维接过杜如兰捧着的茶,瞧了这和尚一眼,眼熟,再一想,不禁问道,“可是杜如兰,杜公子?”

    “贫僧孝真。”杜如兰双手合什,念了声佛号。

    范维顿觉手里的茶烫手,放在离明湛稍远的地方。他家世子把人家搞到庙里吃斋念佛,人家下点药啥的也不是不可能。

    范维以明湛的安危计,宁可叫明湛干渴着,也不能喝杜如兰送来的茶啊。

    明湛抬眼看过去,杜如兰一身僧衣布鞋,眉目和煦,早不是先前那个软弱多情的贵公子,可见庙里养人。明湛想了想杜如兰的来意,问道,“你还好吗?”

    “听暮鼓晨钟,看花谢花开,贫僧过的很好。”

    “那我也在这儿住些日子。”

    “佛门乃清净之地,世子是非缠身,住在这里,并不相宜。”合着人家是来赶人的。

    明湛问,“你想还俗吗?”

    杜如兰摇头,“世子歇着吧,贫僧先告退了。”

    人家还不乐意搭理他了。

    明湛也没什么精神,“你去吧,我在这里歇一歇就走。什么时候你想还俗,着人来跟我说一声。”

    年纪轻轻的,谁乐意吃一辈子斋撞一辈子钟呢。杜如兰虽办过混帐事,时过境迁,明湛对他的厌恶也渐渐淡了。

    杜如兰躬身退去。

    明湛低头去脱靴子,范维俯身要帮忙,明湛挥挥手,自个儿拽下来扔开,又开始解衣襟扣子……他是打算住下了。如此大好机会,不开些条件出来,简直对不住自己。

    范维瞅一眼床上的僧被,劝道,“世子,咱们来的匆忙,也没带什么铺盖用具。”言下之意,您还是回去吧。“王爷向来护短,也不能叫世子受了委屈。”

    “求人不如求己。我没事,你们出去逛逛吧,我一个人呆会儿。”明湛即累且困,他实在不想再跟谁多说话,打发范维等出去,身子一沾炕就睡了过去。

    齐竞展骏去安排护卫,冯秩带人找寺僧准备晚膳。一切妥当,几人在厢房里悄声说话。

    “世子不会真想出家吧?”展骏颇是同情明湛,“两次大婚都这样不顺遂,是该找个菩萨拜拜了。”运气也忒差了。

    齐竞不以为然,“大丈夫何患无妻,另娶便是,依世子的人才,什么样的女人娶不到。”不过,他也得承认,明湛在姻缘一道的确不受老天青睐,出主意道,“这镇南寺虽是皇家寺院,倒不比月老祠,术业有专攻。”

    “世子在庙里住几天也好。”冯秩缓缓开口。如今闹的满城风雨,尤其那么多朝臣,都瞧的真真儿的。明湛脸上无光,与其咄咄逼人讨要公道,反不如以退为进,示之以弱,博得同情。毕竟以镇南王府的身份,也不能将阮家满门斩了,还关系到宫里的贵妃皇子,复杂的很。

    几人安排好防御,正在闲说话,冯绍明就来了。

    “四弟呢?”冯绍明见几人在香院里乘凉,问道。

    “世子在屋里歇着。”范维与冯绍明稍熟稔些,请冯绍明喝茶,“属下刚才看过,已经睡了。大姑爷不必担心,世子怕是想在庙里清静几日。”

    冯绍明稍稍放心,想到明湛的脾气,问道,“四弟可有说什么时候回去?”

    “这倒没有。”范维叹道,“世子是伤了心啊。”

    冯绍明并不笨,虽然他不能猜到明湛的大脑里在想啥,不过,每想起如今镇南王府乱糟糟的情形,以及来贺宾客们离去时粉儿同情的目光,如果换成是他,他也情愿躲到庙里来,起码清静。

    冯绍明斟酌道,“岳父岳母在家里,很是挂念四弟。这庙里虽清净,到底是出家人修行的地方,方小说西有限,倒委屈四弟了。”

    范维叹,“谁说不是呢。可世子认定的主意,向来不能变的。我等唯有在山上伺候好世子,也算尽下属之责。还得请大姑爷帮着在王爷王妃面前美言几句,勿让王爷王妃伤怀。”

    冯绍明问不出一句老实话,一拽范维的袖子,低声道,“那你得给我个准信儿,四弟打算在山上住到几时啊?”

    “也就个十天半月的。”

    这还像句人话,冯绍明心里有底,倒也没死求白赖的非要明湛回府,眼瞧天色已晚,与范维等人一道用过晚饭,在庙里凑合一夜,第二日方下得山去。

    凤景乾得知明湛去了庙里,叹一口气,摇头苦笑,命人宣凤景南进宫。

    关键时刻还是兄弟顶用。

    凤景南也是满脸晦气,明湛的婚事屡出事端,就是不迷信之人都会琢磨别的心思,何况凤景南素来缜密。

    “朕对不住明湛啊。”事已至此,倒省了寒暄。

    “皇兄何出此言,此事,”凤景南沉吟一瞬,看向哥哥,“巧的有些诡异了。”

    “朕已命人逮捕了李麟,不日就有结果。”凤景乾叹,“朕最看中明湛,却不想两次指婚均意外丛生,真是……你那里有没有什么线索?”

    “我一直以为有人会对阮家女下手,不想,却是这种方式?若要查,其实也简单,阮李两家的婚约,这件事可真瞒的紧。当年镇国公李家赫赫威名,阮家也是清贵门第,这样的好事却并未声张过。后来,镇南公府被抄,阮侯也不是傻瓜,自然更不会宣扬,不想倒成了一桩秘事。”凤景南道,“那个李麟身后若无人,不会顺利的到阮家去闹这一场,所幸抓个正着,也好一审。说不得与小郡君的案子有关。”

    “朕也是做此想。”凤景乾有些为难的看弟弟一眼,“倒是明湛的婚事,看他是不乐意与阮家结亲了。”

    凤景南道,“皇兄另给他指一位名门淑女便是。”不只明湛这样想,他做老子的也不乐意有这样一个儿媳。

    凤景乾听出凤景南话中之意,只得道,“朕两次指婚皆是波折从生,罢了,你为明湛择妻吧,介时与朕说一声,朕另旨赐婚。”

    “臣弟看不妨先放一放。一来,臣弟先前未料得此事,也没什么合适人选;二则,明湛不像急着娶妻的样子。”

    “还是着紧些,明湛今年已经十六,这个年纪若再不大婚,就太迟了。”凤景乾温声道,“纵使空着嫡妃之位,他年纪渐长,倒可先纳侧妃。”

    “皇兄的意思……”

    “这件事,阮家说有罪,倒也不是有意欺瞒。朕赐婚时,那个李麟怕还没露面儿。有明湛这门体面的婚事,阮家如何再记得与李家的婚姻?”凤景乾笑了笑,“即便后来真的知道李麟的消息,因是朕指婚,阮家有了圣意,自有充分的情由退了李家的亲事。却不想此事在大婚时闹了出来,让朕、明湛、阮家都失尽了颜面。”

    “按例,明湛若不愿再娶阮家女,让她暴毙即可。只是此事,阮家倒是罪不致死,北威侯说年纪大了,请辞尚书之位,朕准了。”凤景乾道,“朕思量着,阮家先前毕竟书行有失,阮氏女为嫡妃的确不相宜。不若就赐侧妃之位吧,也算全了北威侯府的脸面。”

    凤景南笑,“倒也可以。那还是另择吉日吧,也不必什么大排场了,悄不声的将人送进府里,少些纷扰。下个月臣弟想带着明湛回云南。”

    “你看着安排吧。”凤景乾忍不住问,“明湛住在庙里,可吃得惯斋饭?”

    “不必理他,他那样刁馋,定受不住庙里的清苦,过几天自己就回来了。”凤景南对明湛去庙里避风雨躲清静一事,倒挺赞同,先把自己择干净,这世间哪里还有比佛门之地更干净的呢。

    凤景乾对弟弟的回答皱眉,不甚满意道,“他一时之气,咱们做长辈的,还能跟他计较不成?再者,阮家之事,亏得明湛有几分心胸,当日流言纷起,又因是朕赐婚,他能怎么办?”

    “还是要给他个台阶才好。”凤景乾看弟弟一眼,“明湛已经是世子,百年之后,镇南王府还得仰仗着他,你虽心疼庶子,到底还要分明嫡庶尊卑、贵贱有别。朕也并不是因他是嫡子方格外偏疼他,明湛行事,再无一丝不稳妥,一举一动无不合乎朕的心意,该争时则争,当退时则退。他生性要强,此事因是圣谕,关系到朕的颜面,阮家糊涂,宫里却有贵妃与皇子,朕不得不为此多虑一二。”话到此处,颇有几分动情,“明湛都是为了朕,才如此隐忍。”

    凤景南心里虽发酸,倒也不会去拆明湛的台,只道,“是啊,他哪一事不是为了皇兄您呢,就是待皇兄也比我这做父亲的好了百倍。”

    凤景乾哈哈大笑,“你什么年岁了,还会说这样的话。”凤景南只是随口一说,偏那副神情口气像极了明湛对凤景乾跟前儿私底下抱怨凤景南偏心的神态,两人说是不亲近,到底是亲父子,铁打的血脉关联,凤景乾笑,“明湛是个有良心的,你待他稍微和软些,就什么都有了。”

    凤景南不以为然,老子还要对他低头不成,更无法无天了。

    凤景乾待明湛到底不同,忽又兴起主意亲自去庙里探望明湛,凤景南得了信儿,百般劝留不住,只得一道去了。

    皇家寺院庄重烕严,明湛独占了一个大院落,守卫森严。

    凤景乾为给明湛脸面,自然不会微服出巡,做足了仪仗,明湛早上起床用过斋饭便坐在院里听信儿,一时有侍卫禀报皇上快到山门了,明湛便起身去寺门相迎。

    凤景乾此人功力深厚,待明湛行礼后将人一把扶起,瞅着明湛白里透明的小脸儿说胡话,且一韵三叹,“瘦了,瘦了。朕不过三日未见,怎么就瘦成这番模样了,真是痛杀朕也。”

    光天化日下,明湛给肉麻的打了两个寒颤,谦恭道,“臣侄素来有些苦夏的毛病,过些时日就好了,皇伯父不必担心。”

    凤景乾挽着明湛的手进到寺中,动情道,“朕焉能不关心,自你到了庙里为国祈福,朕心甚慰,到底庙里清苦,忍不住来探望一二。”

    明湛唇角含笑的看凤景乾一眼,凤景乾笑笑,捏一捏明湛的手。

    凤景乾先由方丈陪着去主殿进香,再去了明湛住的院子,见这院里廊前一片花圃枝叶繁茂,两株碧桃树上结着大大小小的青果。

    凤景乾再看室内,嗯,窗明几净,桌上摆着明湛惯用的梨花盏,一应陈设看得出不是寺中之物,含笑的睨明湛一眼:你过得挺舒服啊。

    冯诚端来茶水,明湛打发人下去,小声抱怨,“我过几天自个儿就回去了,伯父您这么大张旗鼓的来干嘛啊。”您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凤景南几乎想发飙,冷声道,“给你脸呢,没瞧出来?”

    明湛嘿嘿笑两声,抬屁股坐在凤景乾身畔,眯着眼睛道,“伯父您纡尊降贵,给我这么大面子,肯定是有什么事儿要我做吧?”

    凤景南一听这话,眉毛顿时竖了起来。凤景乾却不以为忤,笑着呷口茶,“那你,朕有什么事要你做?”

    “反正不是好事,说不得还要我娶那阮家丫头呢。”明湛唇角一翘,刀锋一般,“前天那样丢脸,我可做不出再娶的事儿来。天下又不只他阮家要脸面。”

    凤景乾以为他少年好颜面,好声劝道,“阮家也是无心,李家当年被流放,一别经年,岭南地处偏远,能活到大赦的人实在不多。”

    “他们定是知道的,”明湛道,“当时那个李麟冲出来时,阮探花直接喊出‘抓刺客’这句话来!看他当时脸色变了又变,若说没内情,我是不信的。”

    “人性攀富慕贵,自己的亲女儿亲妹妹,想为之谋一门好亲事无可厚非,”明湛讥诮道,“可明明已经知道李家的事,是他们自作聪明,不与我通气儿,闹出大笑话。天作孽,犹可为;自作孽,不可活。”

    凤景乾为难了,这小子足不出户,知道的可不少。凤景乾叹道,“这事,朕也为难。婚已经赐了,哪怕就算原来李麟在帝都,朕赐婚,他也只有乖乖退亲的份儿。”金口玉言的天子,总不好说话当放屁。

    “无妨,反正我娶不娶妻本就无所谓,就这样放着好了。”明湛十分无耻的用起拖延战术,这年头儿,女人一过十八绝对是剩女,何况是阮晨思,既然阮家有如此野心,又理亏在先,就让她带着未婚妻的名份等着去吧。

    凤景乾没料到明湛做此无赖打算,看一眼弟弟,你说句话啊。

    凤景南接过话头儿,沉脸说一句,“以侧妃名份进府。”

    明湛瞪大眼睛刚要分辩一二,凤景南已道,“你就当是给你的差事吧,多个女人吃饭而已,不算什么事儿。”

    “阮家乐意?”妾与正妻的地位何止是天壤之别,当初明湛即便是个哑巴,地位也在明礼之上,无他,嫡庶之别矣。

    阮家对这门亲事的执着,让明湛颇觉不可思议。

    凤景乾咳一声,“他们当然愿意,能嫁给你是多少人修来的福气呢。即便为侧妃,也是体面。”

    凤景南瞪明湛一眼,蠢货,不嫁给你,那姓阮的丫头也嫁不出去了。他怕得罪咱家,当然巴不得把闺女嫁过来。

    明湛正在思量此事是否可行,凤景南已经吩咐,“没什么疑问,就跟我回府。下个月初回云南,你有空多寻思些正经事。”

    “我答应纳她为侧妃,不过自此之后,我的婚事就不劳皇伯父跟父王操心了。”明湛终于提出条件。

    凤景乾顿时来了兴致,“你是瞧上哪家的闺女了?跟皇伯父说,朕给你们赐婚?”

    “没。”明湛闭紧嘴巴,“没有的事儿。那你们是应下了,短时间内我不想大婚。”

    “只要你父王不急着抱孙子,朕可以允你。”本来他也不好意思再继续给明湛指婚了。

    明湛看向凤景南,凤景南道,“可以不催你大婚,但将来你大婚的对象得让我满意,否则不能立为嫡妃。”

    “成交。”明湛马上道,“也不能随便塞给我别的女人。”

    “你别得寸进尺!”凤景南一指明湛鼻尖儿,“赶紧收拾收拾,一会儿就下山回府!”

    明湛一缩脖子,忽然发觉自己竟然被凤景南气势所压,输人不输阵,明湛顿时扬头挺胸收腹提臀,正色道,“我是正当请求,我喜欢谁,想跟谁上床,想让谁生下子嗣,这些应该由我决定。”

    “狗咬吕洞宾。”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