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秘史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明湛终于明白了,凤景南为何骂自己蠢。

    魏宁的确来了,不过并没有明湛想像中的告黑状行为,甚至魏宁什么都没提,一如既往的温文尔雅,礼数周全。

    直到夜幕降临,酒半羹残,魏宁微醺的告辞,人家都没说什么。

    反倒是明湛白担了半夜的心,还露出了小人嘴脸,十分丢人。

    明湛扶着凤景南去房里休息,心里有些懊恼,该死的魏狐狸,成心叫他丢大丑。

    侍从捧来温水手巾,凤景南懒懒的坐在榻间,只淡淡的扫了明湛一眼,并不起身动弹。明湛知其意,亲自取了牙刷牙粉,请凤景南刷牙。

    当然,牙刷是明菲的“发明”。

    待凤景南刷牙漱口后,又在铜盆的温水里拧了巾帕伺候凤景南净面。

    凤景南头一次享受了明湛的服侍,说起来,明礼以前也这样伺候过他,硬是觉得没明湛伺候的舒坦。当然,这里头也有人类的劣根性,犯贱的原因。

    强硬多时都不肯低头的人,忽然间自己做了蠢事,栽了个大跟头,不得不低头了。呵呵,这种类似于中了超级大奖的快感,让凤景南从头发丝儿一直舒坦到脚后跟儿。

    明湛这样乖巧的讨好凤景南,自然是憋着坏水儿,另有所谋,伺候着凤景南脱了衣裳去了鞋子上了床,明湛也梳洗了,换上睡衣跟着上床歇息。

    时间尚早,凤景南并无睡意,只是今日酒美醇香,加上魏宁奉承劝酒,他喝了不少,当时并无察觉,如今酒意上头,微微飘忽眩晕,十分舒服。

    明湛死皮赖脸的上了床,凤景南也未赶他,只笑道,“你倒是自觉。”

    “看父王你晚上喝了不少,夜里万一有什么不舒坦,儿子也好留下伺候您呢。”明湛拉开被子搭肚子上,又将枕头竖起来靠着,侧身对凤景南道,“父王,听阿宁说是你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他养大,你,他对我到底有没有那意思啊?”

    凤景南眼睛半阖,淡淡地,“有意思没意思,他也不可能跟你在一块儿的,你死了心吧。你要是喜欢男的,什么样的侍童没有,子敏年纪偏大,又无国色,脾气亦不温顺,你这眼光真是不怎么样。”

    明湛细瞧凤景南的神色,见并无异样,他当然不是要跟凤景南讨论自己断袖的事,他只是想确定,看来凤景南对自己断袖果然是毫无芥蒂的。

    实在是诡异哪。

    谁家老子能这么敞开心胸的支持儿子搞断袖呢?哪怕凤景南另有所图,不安好心眼儿,母亲对他可一直是极关爱的,连母亲也未表现出多大的震动与反对。

    明湛早觉的不对劲,此时趁着凤景南酒醉,防备心放到最低时正好要试探一番,抽冷子发问道,“父王也不想让我留下子嗣吗?”

    凤景南眼皮忽地撩起,利敛般的目光直射明湛双眸,似乎要探查到他的内心深处,薄唇抿成一条线。这一眼望过去,即便凤景南什么都不说,明湛也已心有分数,薄皮丹凤眼微微眯起。

    凤景南心知明湛必是猜到了些什么,冷静的直视明湛的眼睛,“这要看你自己的意思,明湛。”

    明湛微怒,问凤景南,“请问我是不是你的亲生子?还是从什么地方捡来充数玩儿的吗?”

    凤景南顿时恼了,不悦道,“这是什么狗屁话!”如果不是有些心虚,早一脚将明湛踹下床去。

    明湛冷笑,“那你什么都不对我讲!我还说呢,你什么时候突然变得这样好心了,看我搞断袖也不生气,还以为你开明呢?不想是别有深意。不管我喜欢男人还是女人,你是不是该告诉我,为何历代镇南王无嗣的原因?”终于说出早埋入心中的疑惑,明湛趁着自己气势正足,且占了理,一勾唇畔,讽刺道,“别跟我说一帮子老祖宗都去搞断袖了!”

    凤景南早便知明湛得理不饶人的,这混帐小子主动留下,果然没安好心。此时,明湛一脸委屈,眉毛斜竖,正是要苦主讨要说法儿的架式。

    凤景南揉了揉眉心,“这件事,我本想以后再与你说起的。”

    “既然早晚要说,现在。我又不是心里承受能力差的,听了也不会怎么样。”

    明湛已打定主意要问知里头的密辛。

    “历代镇南王继位前都会喝下一种密药。”凤景南轻描淡写的将密辛说出,“这种药,会绝子嗣。”

    明湛心中已作过如此猜测,并不算太过震惊,反问道,“镇南王也算权霸一方,就是哪代帝王也不敢强逼服药吧?”

    “你也知道自第一代镇南王无嗣过继皇子为嗣的事吧。这药,并非出自镇南王府之手,而是在皇子过继前,由皇上所赐。”凤景南见明湛唇角冷峻,叹一口气道,“知道了吧。是要子嗣还是要王权?并非不可选择。”

    未待明湛相问,凤景南便道,“当年我的药被人换了。”

    “被,被谁?”谁如此胆大包天,能换了先帝手里的药,明湛想及当年风起云涌,便不自觉喉咙发干,吞了口唾液咕咚咽了下去。

    “皇兄使人换掉的。”凤景南幽声道,“当时先帝已立戾太子为储君,镇南王叔虽然看中我,可废后方氏太过歹毒,她生怕将来我会过继皇兄所出之子为嗣,更担心我会用镇南王府之势动摇太子储位,便愈对皇兄用药。”

    “废后方氏素来以慈悲脸孔示人,当年她得知子敏在我府上念书,便让子敏到宫里为太子长子做伴读,子敏偶然听到她的心腹宫人提了一句,便设法告诉了太后。”凤景南道,“我们就这样逃过一劫。”

    “那药呢?”

    “被废后方氏差人送到了太子宫里。”凤景南唇际勾起一抹讽刺的笑,连眼神都冷淡了许多。他一直不喜欢卫王妃,的确与卫王妃的出身有关,卫王妃在幼时常进宫陪方皇后说话儿,甚至会在宫内小住。而且卫王妃那种冷淡而理智的性子,凤景南对她一直防范颇深。

    明湛初闻这等秘事,小小声道,“原来太子不能生育啊。”这,这兄弟二人可真是绝了,给戾太子绝了种,就是先帝也没办法立一个不能生育的儿子为继承者吧。

    当然,戾太子曾有一子。

    可,那也架不住古代小孩儿夭折率高啊。

    “这谁知道呢?反正太子到死也只有一位长子。是与不是只有废后方氏清楚了。”凤景南冷笑。

    明湛忙去给凤景南摸胸顺气,劝他道,“反正也是咱们胜了,快别为这些死人生气了。”这位巾帼不让须眉的方皇后真不知道该如何咬牙切齿的恨这兄弟二人呢。

    凤景南一笑,对明湛道,“你不必担心,皇兄没有给你用过什么药。”抓住明湛的手道,低声对他言道,“凡服用禁药,下面会出现一颗朱砂痔,你那里我早看过了。”

    “皇兄也看过了,是不是?”凤景南意味深长的挑了挑眉毛,颇有些戏谑之意。

    明湛想到那事儿,原来凤景乾另打了主意,索性厚着脸皮一笑,“这世上也不是谁都能让皇上服侍一回的,说起来,我运道还不错。”明湛凤眼半眯,凑近凤景南问,“皇上看我那里做什么?他既没给我用药,就不怕鬼叫门。莫非,父王手里也有这种药不成?”

    凤景南敲明湛的脑袋,“若非如此,我如何能保得住你。”

    凤景南的意思很简单,大家都是有儿子的人,你给我儿子用药,我也对你儿子不客气。

    明湛翘了翘唇角,凤景南这人虽不是什么好方小说西,也有几分本事是真的,他死咬着不松口的问道,“既如此,可你看着我玩儿断袖,是不是真不想我留下子嗣?”

    凤景南斜眼冷笑的看着明湛,“你这话当真可笑至极,跟男人拉扯不清,我一没骂你二没打你,还不知感恩,倒来问我?你素来视我为冤大头,有好事绝不能找我的。倒是你跟王妃母子情深,怎么她也没拦你一二呢?”

    明湛被凤景南一顿话尽数将脸皮扒落,好不丢脸,强撑着道,“母亲不过是一介女流,哪里知道什么。有了大事,我不与父王商议,莫非要求助于母亲一个女人不成?如此,咱家男人还有何用处?”

    凤景南讽刺道,“你少给我强词夺理,既然话已说开,你还是认真考虑一下子嗣的事儿吧。”

    明湛问,“那大婚……”

    “大婚与子嗣是两码事,”凤景南凝眉,似有无数未尽之意,道,“你现在还小,再等几年也不迟。”

    明湛素来大方,“我还当什么事儿,直接说就是了,生不生也无所谓的。何必兜这样的圈子。”

    凤景南是真的惊讶了,他绕来绕去想说服明湛的事儿,没想到人家根本没当回事儿,怎不让人郁闷到想吐血。

    “我知道父王有许多事不想告诉我,不过呢,我也不是很想知道。”明湛睚眦必报的还了一句曾经凤景南用来讽刺他的话,放下枕头,拉起被子,倒头睡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