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明澜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凤景南知道自己是色厉内荏了,皇兄那样的老狐狸,自然不会承认有为明淇与阮鸿雁指婚之意的。

    毕竟,最先提起明湛与阮家婚姻的就是他。

    朝令夕改。

    就算凤景乾有那意思,也会做的不着痕迹。如今被苦主找上门儿,怕明湛会得到一番安抚。

    果然不出凤景南所料,明湛又是在宫里用了晚膳方眉开眼笑的回来,笑眯眯的与他请安,“皇伯父说了,都是没影儿的事儿,既然明淇没有看中的,婚事暂缓也无妨。”

    凤景南点了点头,明湛笑嘻嘻地坐在凤景南下首,“我跟皇伯父说了,若是明淇三十岁不大婚,再催她也不迟。”

    凤景南的脸色就相当好看了,三十岁!哼,三十岁!

    “皇伯父都应了。”明湛拿了个核桃酥,道,“还是让明淇先回云南吧,那边儿离不得人。”塞嘴里吃了。

    “哟,你何时变的大方了。”凤景南没好气的噎明湛一句。其实明湛并不是个小气的,凤景南也得承认这一点,至少明湛从未在暗处对明礼几个使过绊子,并且,直至今日,也未有什么失礼的举动。只是瞧着明湛那张臭脸来火,凤景南方酸了这一句。

    明湛不以为意一笑,反正凤景南对他向来不咋地,若哪天凤景南真的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他该怀疑凤景南别有用心了,洒脱一笑道,“皇伯父劝了我好半天,我如今悟了,我也有错,不该跟父王那样说话。有理讲理,先前是我太偏激了。多亏了父王大度,不怪罪于我。”

    凤景南听了这话更来火,老子教导了你一千八百遍,也没见你学个乖,怎么别人一说就跟吃了仙丹似的开了灵窍儿!

    明湛知道凤景南心情不佳,不过他的心情超级棒,嘴上的笑敛都敛不住,看得凤景南更加气闷,偏又发作不得,只得打发明湛去跟明淇说一声了。

    凤明澜来给母亲请安。

    魏贵妃让人切了一盘刚贡上来的西瓜,笑道,“这还是暖房里种出来的呢,也就有名儿有姓儿的分到一个半个的,你尝尝。”

    凤明澜先取了一块儿递给母亲,魏贵妃笑着接了,问道,“你媳妇的身子如何了?”

    “挺好的,就是现在身子发沉,怯热,又不敢用冰。”凤明澜道,“她本想进宫给母妃请安,我看她那身子实在不便,就拦下了。”

    魏贵妃笑道,“你所虑极是,如今且不必论这些规矩,只要她能给我添一位嫡孙,就是她的孝心了。”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如凤明澜,大婚五六年了,生的不少,可惜夭折的颇多,如今只有一位嫡女,一个庶子养活。

    凤明澜笑,他与王妃也都盼着能诞下嫡子。

    “母亲,这比武结束都几天了,父王还没有为宁国郡主指婚的意思么?”西瓜甜而多汁,凤明澜擦一擦手,明亮的眼睛望向魏贵妃。

    魏贵妃笑,“这谁知道呢。听说今儿世子又进宫了,端看你父皇如何安排吧。宁国郡主是姐姐,这样大张旗鼓的折腾,总得先说姐姐的亲事,再论弟弟的。”

    魏贵妃斜斜的倚在榻上,虽已年近四旬,仍是美态动人,笑道,“这是该麟趾宫发愁的事儿了,与咱们有何相干呢。”

    “母亲说的是。”凤明澜笑了笑,人心不足蛇吞象,父皇有意将阮氏女指婚镇南王世子,已是天大的恩典,偏阮家又肖想尚郡主。

    尚主一时之间是看不出成效的,而且变故颇多。阮家有意让阮鸿雁尚主,看来对阮鸿雁非常有把握。关键是五弟还小,阮家是要放长线钓大鱼了。

    宁国郡主再厉害也是个女人,凤明湛可不是吃素的。敢从他嘴里夺食儿,宁国郡主算个有本事的。只是宁国郡主后头有镇南王,还是凤明湛的亲姐姐,凤明湛如今下不去手也下不得手,只得相让。

    可是阮家br />

    莫非如今阿猫阿狗都可以向镇南王府伸手了?若如此容易简单,镇南王府还会平平安安的延续至今?

    不自量力的方小说西。

    其实凤明澜倒是希望阮家如愿尚主,如此,阮家要面对的敌人就不是魏家,而是凤明湛了。

    不过,依他估计,凤明湛断不能让阮家如意的。若阮家如意,将来不如意的就是凤明湛自己了。

    至于镇南王,谁知道这位镇南王在想什么呢?怕连父皇都在疑惑吧,女儿再得宠,真的能宠到分掌兵权的地步?不过,镇南王叔的每一步与帝都都有莫大的好处,父皇自然是不会干涉的。

    凤明澜忽然笑了,望向母亲道,“还有件事,想跟母亲说呢。”

    “跟我还卖什么官司,直言就是。”

    “我正是为难呢。母亲也知道明义与我交情尚可,他在帝都这几年,我府里但有什么事儿,他都会到的。”凤明澜道,“前些日子,他来过几次,话里话外的与我打听阮鸿雁的事儿。”

    魏贵妃一时没反应过来,皱眉道,“他打听阮鸿雁做什么?”

    “母亲忘了,当日比武,明菲也是去了的。”凤明澜浅笑低语,“如果是因着明湛明淇,明义是不会费这种心思的,再说也轮不到他来操心。只有明菲,母亲也知道当年在慈宁宫的事儿。如今卫王妃到了帝都,明湛明淇自有卫王妃筹划,可明菲之前得罪过明湛,二姨母得宠多年,难免与卫王妃有隙,如今明菲的婚事俱在卫王妃之手,焉能讨的好去?”

    魏贵妃大为皱眉,“这丫头也太糊涂了,莫不是瞧上了阮鸿雁?”五指扶住软榻扶手,缓缓坐起,拢一拢如云鬓发道,“自古婚姻,皆是父母做主,这些且不论。就拿阮家说,麟趾宫那位眼界儿向来比世人都高的,阮家相中明湛明淇姐弟,这两人单论出身,就是镇南王嫡出,如何能瞧的中明菲?简直是胡闹,你去跟明义说,叫他熄了此心,绝无可能的。”

    “母亲。”凤明澜唇际勾出一抹笑,温语笑言,“母亲,依我琢磨,阮家尚主的事儿怕是难成的。如此,不如促成明菲的心事,他们想借镇南王府之力,我就偏让他们竹篮打水一场空。”

    魏贵妃揉揉眉心,叹道,“岂有这样容易?敲敲边鼓还罢了,如今你父皇哪里还听得进我的话去。”

    “母亲,阮家可不是易与之辈,他们既然有此谋划,焉能没有后手?”凤明澜浅笑,明丽的容貌中带出一种势在必得的执念,“母亲只管叫人多留意麟趾宫,时机总是慢慢等来的。”

    魏贵妃略点了点头,关切的问儿子,“你不是要去两淮了吗?方小说西收拾的怎么样了?奴才多带几个,别委屈了自个儿。”

    凤明澜伸了个懒腰,懒洋洋的笑着,“说来也有趣,父皇刚下旨要去彻查盐课,那头儿就把先前在逃的盐贩子苏幸抓到了,已押解到了大理寺。父王已命我们暂缓,吩咐舅舅细审苏幸。”

    魏贵妃并不懂这些,只道,“这样也好,你媳妇快生了,你在家,她心里也有个主心骨儿。”

    凤明澜笑了笑,并不言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