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父子(一)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不论明淇婚事如何,凤景乾着魏宁为钦差,协二皇子、镇南王世子赴两淮彻查盐政的圣谕,已当朝明发。

    朝中大臣自然议论纷纷,相互交流,自有盘算。

    清风明月已经在给明湛收拾出差要用的东西。

    明湛仍在跟母亲商量适合明淇的男人,明淇已经摆明了姿态:你们定吧。

    卫王妃知道自己是指望不上凤景南的,这个男人另有盘算,并且偏心太过。

    卫王妃自己也很矛盾。

    做为母亲,明淇是亲生女儿,她自然是想为女儿选一个配得上女儿的夫婿。可是,这里有一个前提:得安全。

    男人对权势有一种天性中的渴求,这种**甚至超越了发情期的动物对于配偶的渴望,足可以让他们神魂颠倒,不顾一切。

    明湛的权利,可以适当的分出一小部分给明淇,并不是明淇的丈夫。

    卫王妃不喜欢阮鸿雁,当然,阮鸿雁没有半点儿不好的地方,他才学横溢,弓马出众,俊雅特秀,风度翩翩,年龄正当,出身显贵。

    这几乎是个完美的人选,可是卫王妃历经世事,这世上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完美存在,阮鸿雁的完美,只能让他装的太完美了。这样深藏不露的人,并不适合明淇。

    哪怕只是单纯的为明淇选婿,卫王妃也不会选阮鸿雁。

    明湛与卫王妃观点一致,凤景南却有些意动。

    卫王妃无法改变凤景南的想法,明湛却能。

    明湛这样回答凤景南,“父王先前对我讲,让我与阮家女孩儿联姻,如今又话音一转,又要让阮探花尚主。父王心里可有为我与明淇的感情想过,如果阮探花尚主,难道我还能再娶阮家女?一个是帝都权贵,一个是帝国藩王,莫非要学那些小户人家换亲不成?还有明淇,她是否愿意让阮探花儿尚主?”

    凤景南斟酌道,“你皇伯父倒是不置可否。”

    “皇伯父自然不会反对。对于皇帝而言,父王的举动已经相当于汉代诸子分封制。您有意让镇南王府一分为二,我与明淇感情好对帝都有什么益处吗?只要我们互相猜忌,帝都方有机可趁,削弱镇南王府的权势!”明湛冷声道,“天无二日,国无二主!父王让明淇掌一半军权,将我置于何地!日后镇南王府奉谁的王令!父王这样做,无异将镇南王的王玺一分为二!别说什么姐弟情深的屁话!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当年先帝十子,如今只有三子尚存,那些死了的,黄土之下掩埋的枯骨,哪个不是父王与皇上的血亲兄弟!我对明淇,现在下不了手,日后呢?年复一年的猜疑,日复一日的威胁,会让我做出什么来,我也不知道!当有人扼住父王的颈项,父王会怎么做?那么他日,我就会怎么做?父王若让明淇与阮家联姻,我必上书请废世子之位!自镇南王府设立第一日,有哪一位世子如我这般受尽侮辱!”明湛歇了一口气,话语更加冰冷,几个字仿佛自肺腑中挤出一般,带着一股子凌厉与怨恨,“军权可分,姻亲可夺!”

    凤景南左边眼皮一跳,手按在一卷书页上,平静的问,“你是这样想的?”

    “我不愿这样想,可父王做出的事,却不由人不这样想。”明湛寸步不让,“我自问没有任何失德之处,是父王不肯信我。”

    “你做过什么让我不能信你的事吗?”凤景南毕竟老辣,他这样问,却是让明湛无法回答,回答是,那就是失德;回答不是,凤景南会问,那你为何认为本王不肯信你呢?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不会说这些不得体的话。”明湛一瞬间的沉默,让凤景南不动声色的夺回主权,他冷静的教导明湛,“在没有把握得胜的可能时,不要暴露你的弱点,更不必拿自己威胁别人。我是你的父亲,你自然可以威胁我。”

    “明湛,我不是只有你一个孩子。当年,先帝也试图让所有的子女得以保存,不过,先帝做的不够好。为人父母的,总有这一点儿奢望。”凤景南举手倒了盏茶,慢呷半口,温声道,“你的身份,你的地位,你的才智,甚至你种种不得体的举动,我都清楚。你幼时,我对你的关注不够,甚至将你送到帝都为质。我欣赏你,尽管我不大喜欢你,屡次教训你,我得承认,我欣赏你。在你开口之后,我马上为你请封世子,我想,这件事,我没有什么私心。你也知道,这件事需要时机,你与皇兄的关系很近,可是如果没有事先皇兄失策的信中一句话,你的请封没有这么容易。”

    “你制造了时机,而我抓住了时机,我们一同促成了这件事。”相对于明湛唇角紧抿,面容冷峻,凤景南的姿态更加从容悠然,“那时,我们之间并非没有矛盾,我更多考虑的是,你更适合世子之位,所以,我为你请封。”

    “而后,你开始议政,我时时将你带在身边,你有什么不懂的,我尽量亲自教导你,我认为在这一点儿上我做的还算合格,你说呢?”凤景南盯着明湛问。

    明湛点了点头。

    凤景南继续道,“在来帝都之前,除了范维,另外给你指了冯秩、齐竞、展骏做你的伴读,他们的父亲,无一不是我身边的肌肱。据我所知,你们相处的很是不错。当然,你连皇兄都能哄的开心,他们几个自然是不意思。”

    “明湛,世子之位,还有你将来的谋臣武将,能给你的,我认为的最好的,我已经尽力为你安排。”凤景南叹道,“还是那句话,我不是只有你一个孩子,我也得为他们考虑一二。我不知道是否能全部保全他们。你是我亲自请封的,将来镇南王府自然是交到你的手里。你所有的兄弟姐妹都将在你的意愿下生活,你是将来的藩王。”

    “这不仅是我的承诺,这是未来的大势所趋,即便是我,也不能抗拒这种情势。”凤景南淡淡地,“我既已经立你为世子,便不会废了你。你与明淇一样的出众,我不喜欢你的母亲,却得承认她的确是个优秀的母亲,你有今天,离不开她的教导。不过,我今天得教你一个道理,拿自己威胁别人是个蠢不可及的做法,所以,今日你威胁不到我。”

    “先从你和王妃来说吧,王妃并未看中阮家女,对吗?”

    时至今日,明湛方深切的体会到凤景南的可怕,这个男人深谙人心,在你不知不觉间便已经夺的局势的控制。许多事,这个男人比他想像中知道的更清楚。不过,明湛能混到今日,若是被凤景南三言两语几句话便吓怂了,凤景南也就不会如此忌惮于他了,明湛也不再疾声厉色,那样在凤景南的温声浅语面前,只能显的失尽风度,明湛将手伸到凤景南跟前,握住那只白玉壶,为自己倒了盏茶,喝了半盏,方道,“喜不喜欢,婚事是两个家族的事,并不是两个人的事。”言下之意,我再不喜欢,阮家也是我的。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凤景南得赞赏明湛的镇定了,他笃定的笑,“这个道理,你与王妃谁都明白。明湛,说穿了,以王妃的性子,是看不中阮探花的妹妹的。我很了解你母亲,她喜欢的是淡定稳重的孩子,何况当日你在敬敏皇姐面前夸下海口,日后娶妻,必过继一子至小郡君名下。阮鸿飞的遗腹女不论性格还是身份都会更得你母亲的欢心,可是我听到的消息是,王妃对阮探花的妹妹宠爱有加。”凤景南是不可能随便将什么女孩儿嫁给明湛为正妃的,他当然细细的打听过阮嘉睿的性情,事实上,他与王妃的看法一至,阮嘉睿可以当得起世子妃之位。所以,卫王妃的反应让凤景南生疑。

    “我想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不过,你与王妃显然是不想告诉我的。我也不想知道。”凤景南声音并不高,却直指要害,“既然你与王妃并不看好与阮家女孩儿的婚姻,我将阮鸿飞尚主明淇,你们为何又如此强烈的反对?”

    凤景南嘲讽的笑,“纵使自己不要的,也不允许别人捡起来放在手中,对吗?”

    凤景南意态安闲,眼睛却压迫性十足的望向明湛,一字一句道,“明湛,你也太霸道了!”

    不论明淇婚事如何,凤景乾着魏宁为钦差,协二皇子、镇南王世子赴两淮彻查盐政的圣谕,已当朝明发。

    朝中大臣自然议论纷纷,相互交流,自有盘算。

    清风明月已经在给明湛收拾出差要用的东西。

    明湛仍在跟母亲商量适合明淇的男人,明淇已经摆明了姿态:你们定吧。

    卫王妃知道自己是指望不上凤景南的,这个男人另有盘算,并且偏心太过。

    卫王妃自己也很矛盾。

    做为母亲,明淇是亲生女儿,她自然是想为女儿选一个配得上女儿的夫婿。可是,这里有一个前提:得安全。

    男人对权势有一种天性中的渴求,这种**甚至超越了发情期的动物对于配偶的渴望,足可以让他们神魂颠倒,不顾一切。

    明湛的权利,可以适当的分出一小部分给明淇,并不是明淇的丈夫。

    卫王妃不喜欢阮鸿雁,当然,阮鸿雁没有半点儿不好的地方,他才学横溢,弓马出众,俊雅特秀,风度翩翩,年龄正当,出身显贵。

    这几乎是个完美的人选,可是卫王妃历经世事,这世上并没有什么真正的完美存在,阮鸿雁的完美,只能让他装的太完美了。这样深藏不露的人,并不适合明淇。

    哪怕只是单纯的为明淇选婿,卫王妃也不会选阮鸿雁。

    明湛与卫王妃观点一致,凤景南却有些意动。

    卫王妃无法改变凤景南的想法,明湛却能。

    明湛这样回答凤景南,“父王先前对我讲,让我与阮家女孩儿联姻,如今又话音一转,又要让阮探花尚主。父王心里可有为我与明淇的感情想过,如果阮探花尚主,难道我还能再娶阮家女?一个是帝都权贵,一个是帝国藩王,莫非要学那些小户人家换亲不成?还有明淇,她是否愿意让阮探花儿尚主?”

    凤景南斟酌道,“你皇伯父倒是不置可否。”

    “皇伯父自然不会反对。对于皇帝而言,父王的举动已经相当于汉代诸子分封制。您有意让镇南王府一分为二,我与明淇感情好对帝都有什么益处吗?只要我们互相猜忌,帝都方有机可趁,削弱镇南王府的权势!”明湛冷声道,“天无二日,国无二主!父王让明淇掌一半军权,将我置于何地!日后镇南王府奉谁的王令!父王这样做,无异将镇南王的王玺一分为二!别说什么姐弟情深的屁话!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鼾睡!当年先帝十子,如今只有三子尚存,那些死了的,黄土之下掩埋的枯骨,哪个不是父王与皇上的血亲兄弟!我对明淇,现在下不了手,日后呢?年复一年的猜疑,日复一日的威胁,会让我做出什么来,我也不知道!当有人扼住父王的颈项,父王会怎么做?那么他日,我就会怎么做?父王若让明淇与阮家联姻,我必上书请废世子之位!自镇南王府设立第一日,有哪一位世子如我这般受尽侮辱!”明湛歇了一口气,话语更加冰冷,几个字仿佛自肺腑中挤出一般,带着一股子凌厉与怨恨,“军权可分,姻亲可夺!”

    凤景南左边眼皮一跳,手按在一卷书页上,平静的问,“你是这样想的?”

    “我不愿这样想,可父王做出的事,却不由人不这样想。”明湛寸步不让,“我自问没有任何失德之处,是父王不肯信我。”

    “你做过什么让我不能信你的事吗?”凤景南毕竟老辣,他这样问,却是让明湛无法回答,回答是,那就是失德;回答不是,凤景南会问,那你为何认为本王不肯信你呢?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不会说这些不得体的话。”明湛一瞬间的沉默,让凤景南不动声色的夺回主权,他冷静的教导明湛,“在没有把握得胜的可能时,不要暴露你的弱点,更不必拿自己威胁别人。我是你的父亲,你自然可以威胁我。”

    “明湛,我不是只有你一个孩子。当年,先帝也试图让所有的子女得以保存,不过,先帝做的不够好。为人父母的,总有这一点儿奢望。”凤景南举手倒了盏茶,慢呷半口,温声道,“你的身份,你的地位,你的才智,甚至你种种不得体的举动,我都清楚。你幼时,我对你的关注不够,甚至将你送到帝都为质。我欣赏你,尽管我不大喜欢你,屡次教训你,我得承认,我欣赏你。在你开口之后,我马上为你请封世子,我想,这件事,我没有什么私心。你也知道,这件事需要时机,你与皇兄的关系很近,可是如果没有事先皇兄失策的信中一句话,你的请封没有这么容易。”

    “你制造了时机,而我抓住了时机,我们一同促成了这件事。”相对于明湛唇角紧抿,面容冷峻,凤景南的姿态更加从容悠然,“那时,我们之间并非没有矛盾,我更多考虑的是,你更适合世子之位,所以,我为你请封。”

    “而后,你开始议政,我时时将你带在身边,你有什么不懂的,我尽量亲自教导你,我认为在这一点儿上我做的还算合格,你说呢?”凤景南盯着明湛问。

    明湛点了点头。

    凤景南继续道,“在来帝都之前,除了范维,另外给你指了冯秩、齐竞、展骏做你的伴读,他们的父亲,无一不是我身边的肌肱。据我所知,你们相处的很是不错。当然,你连皇兄都能哄的开心,他们几个自然是不意思。”

    “明湛,世子之位,还有你将来的谋臣武将,能给你的,我认为的最好的,我已经尽力为你安排。”凤景南叹道,“还是那句话,我不是只有你一个孩子,我也得为他们考虑一二。我不知道是否能全部保全他们。你是我亲自请封的,将来镇南王府自然是交到你的手里。你所有的兄弟姐妹都将在你的意愿下生活,你是将来的藩王。”

    “这不仅是我的承诺,这是未来的大势所趋,即便是我,也不能抗拒这种情势。”凤景南淡淡地,“我既已经立你为世子,便不会废了你。你与明淇一样的出众,我不喜欢你的母亲,却得承认她的确是个优秀的母亲,你有今天,离不开她的教导。不过,我今天得教你一个道理,拿自己威胁别人是个蠢不可及的做法,所以,今日你威胁不到我。”

    “先从你和王妃来说吧,王妃并未看中阮家女,对吗?”

    时至今日,明湛方深切的体会到凤景南的可怕,这个男人深谙人心,在你不知不觉间便已经夺的局势的控制。许多事,这个男人比他想像中知道的更清楚。不过,明湛能混到今日,若是被凤景南三言两语几句话便吓怂了,凤景南也就不会如此忌惮于他了,明湛也不再疾声厉色,那样在凤景南的温声浅语面前,只能显的失尽风度,明湛将手伸到凤景南跟前,握住那只白玉壶,为自己倒了盏茶,喝了半盏,方道,“喜不喜欢,婚事是两个家族的事,并不是两个人的事。”言下之意,我再不喜欢,阮家也是我的。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凤景南得赞赏明湛的镇定了,他笃定的笑,“这个道理,你与王妃谁都明白。明湛,说穿了,以王妃的性子,是看不中阮探花的妹妹的。我很了解你母亲,她喜欢的是淡定稳重的孩子,何况当日你在敬敏皇姐面前夸下海口,日后娶妻,必过继一子至小郡君名下。阮鸿飞的遗腹女不论性格还是身份都会更得你母亲的欢心,可是我听到的消息是,王妃对阮探花的妹妹宠爱有加。”凤景南是不可能随便将什么女孩儿嫁给明湛为正妃的,他当然细细的打听过阮嘉睿的性情,事实上,他与王妃的看法一至,阮嘉睿可以当得起世子妃之位。所以,卫王妃的反应让凤景南生疑。

    “我想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不过,你与王妃显然是不想告诉我的。我也不想知道。”凤景南声音并不高,却直指要害,“既然你与王妃并不看好与阮家女孩儿的婚姻,我将阮鸿飞尚主明淇,你们为何又如此强烈的反对?”

    凤景南嘲讽的笑,“纵使自己不要的,也不允许别人捡起来放在手中,对吗?”

    凤景南意态安闲,眼睛却压迫性十足的望向明湛,一字一句道,“明湛,你也太霸道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