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比武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凤景乾听说明湛又挨了教训,忍不住找凤景南进宫探讨一个明湛的教育问题。

    当然,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自己毕竟不是明湛的亲爹,故:

    凤景乾劝弟弟,“明湛那个脾气,就是个顺毛驴。其实他颇明事理,心地又软,你给他两句好话,比你这样又打又杀的强百倍。你说,你打的他没法出来见人,若是有个应酬,叫外人瞧见,明湛脸上无光,就是你面儿上也不大好看吧。”

    “我本也没想动手,皇兄不知道有多气人,忍都忍不住。”凤景南抬眸看一眼凤景乾,“我这也是为皇兄出口气,他这随口胡诌的毛病也该改改了。”

    凤景乾笑,“你真是……”知道弟弟想岔了,凤景乾不禁摇头微笑,“当初朕还指点过你呢,也没见你跟朕怎么样呐。”

    凤景南微微尴尬,托起茶盏挡住半边脸,“提那些陈芝麻烂谷子做什么。”

    凤景乾低笑,也不再多说此事,“明淇比武招亲的事,朕已经命人下去准备了。”

    帝都关于宁国郡主的说法很多,普遍认为收益和风险一样雄厚,譬如招亲第一条:无婚配无通房无侍妾。

    再一联想到宁国郡主那要命的兄弟:镇南王世子、鼎鼎大名的板砖四爷——凤明湛。唉哟,想去招亲的得先琢磨琢磨自己的抗打击能力。

    就那淑仪郡主,大家知道吧,那是世子的庶姐,那会儿世子还没封世子呢,您得罪了他家庶姐,他都能要拿砖拍你。如今世子身份更上一层楼,这位宁国郡主可是世子的嫡亲龙凤胎姐姐,您要是得罪了她,后果……自个儿想去吧。

    而且,寿安侯娶了淑仪郡主,这都五年了,连个通房都不敢纳。当然,也有人说寿安侯和淑仪郡主夫妻情深,进而不染二色。嘿,这话也就糊弄糊弄傻子。男人哪,寿安侯是男人哪,世上哪有不喜欢偷腥的猫呢。

    可是反过来想,仍然拿悲催的寿安侯说吧,这位原来袭爵遥遥无期的寿安侯世子,前脚儿刚与淑仪郡主指婚,后脚儿便袭了侯爵。

    可见,镇南王府的权势。

    宁国郡主,那比淑仪郡主出身更为尊贵哪。

    娶了宁国郡主,那为家族带来的好处啊……于是,帝都的青年俊才们陷入了一种鸡肋的忧郁之中。

    还有那些自负本事不乐意报名参赛的,家中大人骂,“皇上已经下旨,说是自愿,不去就是抗旨。宁国郡主,模样出身哪个不是万里挑一,难道还配不得你!虽说不是公主,可镇南王就这一个嫡出女儿,你脑袋给老子放明白些!”

    总算将帝都的青年才俊们动员起来了,凤景乾另抛下一枚重磅炸弹,“宁国郡主婚后长驻云南。”

    哄——

    整个帝都都沸腾了,叫嚣了,你啥意思啊,若是娶个公主,入赘已经够窝囊的了,好歹公主府还建在帝都,驸马也有自己的窝儿,不必离开家族。

    这宁国郡主,比武招亲不说,这还要把咱们带到云南,这跟和亲有啥两样。

    当然不一样,宁国郡主将来掌云南半壁江山。

    谁,谁要是娶了他,将来的儿子啥的,可就是半个土皇帝了。

    不过,窝囊也是真的。

    像北威侯府,阮夫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劝儿子,“雁儿,你去报名比武,你这样的人才,万一被宁国郡主相中了,莫非就抛下母亲,跟着去千里之外的云南么?”

    阮鸿雁温柔的为母亲拭泪,柔声道,“是姐姐说,因要随宁国郡主去去南这事儿,怕报名的人太冷清,镇南王府脸上不好看,叫我去凑个数儿的。母亲还不知道我那两下子,估计进不了三轮儿就被刷下来了。就算侥幸进去了,我答应母亲,佯败退下来。”

    阮鸿雁有着俊美的五官,垂眸劝人时,神情温柔动人,他又性子极好,阮夫人渐渐收了泪,“那就好,你可千万别去争胜。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要是去了云南,岂不是要我的命么。”

    “我知道的,母亲,您放心吧。”

    事实上,这场比武招亲很精彩,并且有许多外形不出众但实力出众的世族子弟参加,他们倒不是想选郡马,纯粹是想在皇帝面前露个脸儿。

    不过,阮鸿雁仍然很出彩,凤景乾笑道,“朕只知道阮探花文章写的好,原来弓马骑射也都不错。”

    凤景南笑着附和,“确是难得。”这种水准,应该是下苦功练过的,阮家培养儿子向来精心。

    不过,武功就差了些,阮鸿雁人物俊俏,哪的是落败,也从容淡定。实力相差甚大,便不做困兽之战,痛快认输,倒也风度翩翩。

    “皇伯父,这位公子是谁?”明湛指了指胜出阮鸿雁的青年,此人相貌普通,肤色偏黑,蚕眉虎目,武功也是大开大阖,尽显大家之气派。胜了亦并无欢喜之色,镇定自然,对着皇上的方向躬身一礼,便退下了。

    凤景乾笑而不语。

    场上已有人唱诺:帝都巡戍使陈四贤胜出。

    明湛笑道,“这位陈大人真是一员虎将。”

    “你看中他了?”凤景乾笑问。

    “我看中没用,得明淇喜欢才行。”明湛笑,“我单是喜欢陈大人的风度,胜而不骄,沉稳镇定。不过,阮探花并未尽全力。”

    凤景乾侧耳微倾,明湛笑吟吟的拈了颗葡萄喂凤景乾吃了,“骑马、弓箭,阮探花皆是前三之数,再看他年纪轻轻便已高中探花之位,可见之前的确是刻苦功读。他这样年轻,便有这样的本事,一是阮尚书逼肯的紧,二则阮探花想来必是个好强之人,凡事不做则罢,做必做到最好。他既敢报名,想必是有些把握的。所以,他的武功应该可以与弓马媲美,哪怕不及陈大人,也不会相差太多。”

    明湛的声音并不低,听到的人也不少,阮尚书面露尴尬,凤景乾哈哈大笑,指着明湛道,“你这小子,一会儿朕叫了阮卿来,你问个清楚如何。”

    “自然是好的。”明湛毫不客气,又引的凤景乾发笑,龙心大悦。

    凤景南瞪明湛一眼,就显的你聪明了,蠢货。自从明湛开了金口,就有变话痨的趋势,聒噪的很,还不如以前哑巴的时候清静呢。

    明湛却以为凤景南给他投来了赞赏的一眼,得意的挑起下巴,微微颌首。

    大庭广众之下,凤景南也不好教子,只好别开眼,不去看明湛那张自恋的臭脸。

    明湛的视线落在魏宁处,魏宁手肘撑着茶案,斜支身子,脑袋如小鸡啄米,一点一点的,在打嗑睡。

    魏宁今天穿的是正一品侯爵服,阳光晒得他半张脸微红,粉粉的,好看极了,让人只想过去摸上一摸才好呢。

    中午,凤景乾赐宴,魏宁在幸得一席之位,凤景乾问他,“睡得可好?”

    “春困秋乏夏打盹儿,实在是日头太好,臣一时失仪了。”魏宁毫无惧色,温声回道。

    “你这胆子愈发大了。”

    魏宁笑,“都是陛下宽仁之过,臣放诞了。”

    凤景乾笑,“照你这样说,还是朕的过错。”

    “臣恃宠而骄。”

    凤景乾摇头,一副无可奈何的口吻,“子敏啊子敏,也只有你敢在朕跟前儿如此放肆。”

    魏宁笑着一揖。

    凤景乾指了一道百鱼羹赐给魏宁,“这个你素来爱吃。”亲呢如同子侄。

    诸臣皆羡慕魏宁深得帝宠,还有几人酸不溜啾的在心里暗暗呸了几声,倿臣,倿臣!

    魏宁笑领,心中却暗暗叹气,看来真是块儿极难啃的骨头让他去啃。

    亲,早些睡吧。

    好累好累,出去逛街,腿酸不算,竟然头都有些疼。战斗力一日不比一日哪。

    凤景乾听说明湛又挨了教训,忍不住找凤景南进宫探讨一个明湛的教育问题。

    当然,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自己毕竟不是明湛的亲爹,故:

    凤景乾劝弟弟,“明湛那个脾气,就是个顺毛驴。其实他颇明事理,心地又软,你给他两句好话,比你这样又打又杀的强百倍。你说,你打的他没法出来见人,若是有个应酬,叫外人瞧见,明湛脸上无光,就是你面儿上也不大好看吧。”

    “我本也没想动手,皇兄不知道有多气人,忍都忍不住。”凤景南抬眸看一眼凤景乾,“我这也是为皇兄出口气,他这随口胡诌的毛病也该改改了。”

    凤景乾笑,“你真是……”知道弟弟想岔了,凤景乾不禁摇头微笑,“当初朕还指点过你呢,也没见你跟朕怎么样呐。”

    凤景南微微尴尬,托起茶盏挡住半边脸,“提那些陈芝麻烂谷子做什么。”

    凤景乾低笑,也不再多说此事,“明淇比武招亲的事,朕已经命人下去准备了。”

    帝都关于宁国郡主的说法很多,普遍认为收益和风险一样雄厚,譬如招亲第一条:无婚配无通房无侍妾。

    再一联想到宁国郡主那要命的兄弟:镇南王世子、鼎鼎大名的板砖四爷——凤明湛。唉哟,想去招亲的得先琢磨琢磨自己的抗打击能力。

    就那淑仪郡主,大家知道吧,那是世子的庶姐,那会儿世子还没封世子呢,您得罪了他家庶姐,他都能要拿砖拍你。如今世子身份更上一层楼,这位宁国郡主可是世子的嫡亲龙凤胎姐姐,您要是得罪了她,后果……自个儿想去吧。

    而且,寿安侯娶了淑仪郡主,这都五年了,连个通房都不敢纳。当然,也有人说寿安侯和淑仪郡主夫妻情深,进而不染二色。嘿,这话也就糊弄糊弄傻子。男人哪,寿安侯是男人哪,世上哪有不喜欢偷腥的猫呢。

    可是反过来想,仍然拿悲催的寿安侯说吧,这位原来袭爵遥遥无期的寿安侯世子,前脚儿刚与淑仪郡主指婚,后脚儿便袭了侯爵。

    可见,镇南王府的权势。

    宁国郡主,那比淑仪郡主出身更为尊贵哪。

    娶了宁国郡主,那为家族带来的好处啊……于是,帝都的青年俊才们陷入了一种鸡肋的忧郁之中。

    还有那些自负本事不乐意报名参赛的,家中大人骂,“皇上已经下旨,说是自愿,不去就是抗旨。宁国郡主,模样出身哪个不是万里挑一,难道还配不得你!虽说不是公主,可镇南王就这一个嫡出女儿,你脑袋给老子放明白些!”

    总算将帝都的青年才俊们动员起来了,凤景乾另抛下一枚重磅炸弹,“宁国郡主婚后长驻云南。”

    哄——

    整个帝都都沸腾了,叫嚣了,你啥意思啊,若是娶个公主,入赘已经够窝囊的了,好歹公主府还建在帝都,驸马也有自己的窝儿,不必离开家族。

    这宁国郡主,比武招亲不说,这还要把咱们带到云南,这跟和亲有啥两样。

    当然不一样,宁国郡主将来掌云南半壁江山。

    谁,谁要是娶了他,将来的儿子啥的,可就是半个土皇帝了。

    不过,窝囊也是真的。

    像北威侯府,阮夫人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劝儿子,“雁儿,你去报名比武,你这样的人才,万一被宁国郡主相中了,莫非就抛下母亲,跟着去千里之外的云南么?”

    阮鸿雁温柔的为母亲拭泪,柔声道,“是姐姐说,因要随宁国郡主去去南这事儿,怕报名的人太冷清,镇南王府脸上不好看,叫我去凑个数儿的。母亲还不知道我那两下子,估计进不了三轮儿就被刷下来了。就算侥幸进去了,我答应母亲,佯败退下来。”

    阮鸿雁有着俊美的五官,垂眸劝人时,神情温柔动人,他又性子极好,阮夫人渐渐收了泪,“那就好,你可千万别去争胜。我就你这么一个儿子,你要是去了云南,岂不是要我的命么。”

    “我知道的,母亲,您放心吧。”

    事实上,这场比武招亲很精彩,并且有许多外形不出众但实力出众的世族子弟参加,他们倒不是想选郡马,纯粹是想在皇帝面前露个脸儿。

    不过,阮鸿雁仍然很出彩,凤景乾笑道,“朕只知道阮探花文章写的好,原来弓马骑射也都不错。”

    凤景南笑着附和,“确是难得。”这种水准,应该是下苦功练过的,阮家培养儿子向来精心。

    不过,武功就差了些,阮鸿雁人物俊俏,哪的是落败,也从容淡定。实力相差甚大,便不做困兽之战,痛快认输,倒也风度翩翩。

    “皇伯父,这位公子是谁?”明湛指了指胜出阮鸿雁的青年,此人相貌普通,肤色偏黑,蚕眉虎目,武功也是大开大阖,尽显大家之气派。胜了亦并无欢喜之色,镇定自然,对着皇上的方向躬身一礼,便退下了。

    凤景乾笑而不语。

    场上已有人唱诺:帝都巡戍使陈四贤胜出。

    明湛笑道,“这位陈大人真是一员虎将。”

    “你看中他了?”凤景乾笑问。

    “我看中没用,得明淇喜欢才行。”明湛笑,“我单是喜欢陈大人的风度,胜而不骄,沉稳镇定。不过,阮探花并未尽全力。”

    凤景乾侧耳微倾,明湛笑吟吟的拈了颗葡萄喂凤景乾吃了,“骑马、弓箭,阮探花皆是前三之数,再看他年纪轻轻便已高中探花之位,可见之前的确是刻苦功读。他这样年轻,便有这样的本事,一是阮尚书逼肯的紧,二则阮探花想来必是个好强之人,凡事不做则罢,做必做到最好。他既敢报名,想必是有些把握的。所以,他的武功应该可以与弓马媲美,哪怕不及陈大人,也不会相差太多。”

    明湛的声音并不低,听到的人也不少,阮尚书面露尴尬,凤景乾哈哈大笑,指着明湛道,“你这小子,一会儿朕叫了阮卿来,你问个清楚如何。”

    “自然是好的。”明湛毫不客气,又引的凤景乾发笑,龙心大悦。

    凤景南瞪明湛一眼,就显的你聪明了,蠢货。自从明湛开了金口,就有变话痨的趋势,聒噪的很,还不如以前哑巴的时候清静呢。

    明湛却以为凤景南给他投来了赞赏的一眼,得意的挑起下巴,微微颌首。

    大庭广众之下,凤景南也不好教子,只好别开眼,不去看明湛那张自恋的臭脸。

    明湛的视线落在魏宁处,魏宁手肘撑着茶案,斜支身子,脑袋如小鸡啄米,一点一点的,在打嗑睡。

    魏宁今天穿的是正一品侯爵服,阳光晒得他半张脸微红,粉粉的,好看极了,让人只想过去摸上一摸才好呢。

    中午,凤景乾赐宴,魏宁在幸得一席之位,凤景乾问他,“睡得可好?”

    “春困秋乏夏打盹儿,实在是日头太好,臣一时失仪了。”魏宁毫无惧色,温声回道。

    “你这胆子愈发大了。”

    魏宁笑,“都是陛下宽仁之过,臣放诞了。”

    凤景乾笑,“照你这样说,还是朕的过错。”

    “臣恃宠而骄。”

    凤景乾摇头,一副无可奈何的口吻,“子敏啊子敏,也只有你敢在朕跟前儿如此放肆。”

    魏宁笑着一揖。

    凤景乾指了一道百鱼羹赐给魏宁,“这个你素来爱吃。”亲呢如同子侄。

    诸臣皆羡慕魏宁深得帝宠,还有几人酸不溜啾的在心里暗暗呸了几声,倿臣,倿臣!

    魏宁笑领,心中却暗暗叹气,看来真是块儿极难啃的骨头让他去啃。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