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明言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其实在帝都也没有多少事可忙,一切都按部就班,井井有条。

    明湛、明廉送卫王妃入宫给魏太后请安,连带明淇、明菲、明雅都一道去,祖母总要见见孙女的。卫王妃多年未回帝都,这次计划着将儿女的婚事一并料理妥当。同时,也要献上为魏太后准备的若干珍稀异宝。

    魏太后对卫王妃不亲热也不冷淡,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标准。程序很标准,说话很标准,连笑容都很标准。

    魏太后并不是很有心机的人,从当初他对待明湛的事就能看出来,这老太太喜恶分明。

    一个人面对自己喜欢的人时,会不自觉的有亲近感,尤其是女人,更加明显,从眼神到动作都能瞧出一二。可见魏太后对卫王妃并不亲近,可是她也没早早的打发了卫王妃,魏太后耐着性子,说些面儿上话,然后赐家宴,最后颁下诸多给卫王妃的赏赐。

    标准的可以写进宫廷礼仪的范本。

    魏太后对三个孙女倒是不加掩饰的喜欢,看明淇换了浅紫衣裙,头上梳了巾帼髻,髻上束一圈赤金镶红宝石的蔷薇花环,灿灿耀眼,仿若王冠,后面垂下一串串细碎的水晶流苏,耳边是两只赤金点红耳钉,纵是女装,也透出一抹俐落飒爽。

    魏太后赞道,“女孩子还是穿裙子好看。”

    明淇做不来女儿家的娇态,她在军中日久,领兵杀伐,性情偏于冷峻,露出一个可称之为温和的笑容,“谢皇祖母夸奖。”

    “明菲也愈加出挑儿了。”自五年前明菲自慈宁宫被抬出去,这是祖孙二人第一次相见。论颜色,明菲的确是姐妹中最好的,何况她本就会打扮,又天生丽质,叫人眼前一亮。

    明菲忙微低头,含羞一笑,并不说话。

    魏太后在心里点了点头,看来这孩子也长进了。

    明雅姿色并不差,只是在嫡出姐明淇与小美女明菲跟前儿,她明显就暗淡了。好在明雅素沉得住气,倒也得了个稳重大方的评价。

    因都是女人,魏贵妃、阮贵妃和许多妃嫔都在,纷纷赞卫王妃教女有方,这里头明淇最为人所青睐。

    明淇尚未芨茾,便早赐封号,正经一品郡主,镇南王唯一嫡女,镇南王世子的龙凤胎姐姐,这样的出身,使得慈宁宫内一干女人不由纷纷眼热,琢磨起自家尚未婚配的儿郎来。

    明淇坐的好不自在,不过她素有心机,在军中那些男人且惧她三分,她又何须惧这些长舌妇人。只管安安稳稳的坐着,只是一道目光总是若有若无的扫向自己,明淇敏锐的望过去。

    阮贵妃笑了笑,微不可觉的对明淇颌首。

    明淇不喜欢这种娶会,她情愿去军中骑马射箭、靖平缫匪,回家后对明湛抱怨道,“比打仗都累。”说着对镜拆下赤金花环,丢在桌间。

    明湛坐在明淇身边儿,端着碗杏仁茶吸吸溜溜的喝着,笑道,“这就累了,我小时候有时还要被人捏脸捏手捏胳膊哟。”

    明淇笑,转过头看明湛,“有好几家在打我的主意。”

    再正常不过了,明湛挑眉,“有人在太后跟前儿明着提了不成?”

    “那倒不至于,她们的眼睛里那些盘算,我清楚的很。”明淇靠在椅中,侍女进来俯身为她换去镶着宝珠精心绣制的绣鞋,明淇踩着软底鞋,挥手打发了侍女出去,方道,“你世子位已定,我的婚事自然会再高一个品阶。这帝都男人,只要我看中,估计皇伯父都会指给我。”

    “那还不好,你只管慢慢挑就是了。”

    明淇揉揉眉心,冷哼道,“你不愿在帝都,莫非我就愿嫁在帝都。一隔千里,你在云南,五六年来一趟,我纵有事也指望不上。再有本事,也得看婆家人的脸色过活,跟些女人们为些鸡零狗碎的事斗心眼儿,有何意趣?”

    “再往远里说,如今人人赞我敬我,瞧的不过是你和父王的面子,他日你们回云南,我便要做低伏小的过日子。帝都里哪个是好相与的,对女人而言,一个礼法一个规矩,就能压死你了。”明淇眼睛半阖,低声道,“内宅里的事,看看如今咱们府上就知道了。”

    明湛凑过去,劝她道,“这不过刚来帝都,你着什么急。我瞧着父王的意思,也不会把你嫁到帝都的。”凤景南对明淇那真是非同一般的信任与栽培。

    明淇闪电般扫向明湛的脸庞,勾了勾唇角,半眯着凤眼,直接问,“你呢?明湛,咱们是亲姐弟,我素来知你,你的意思呢?你是希望我嫁到帝都还是嫁在云南?”

    “姐姐喜欢嫁到云南,便嫁到云南,我自然是跟你一心的。”明湛握住明淇的手,常年握刀弄枪,明淇的手远不似一般女孩儿的柔软,明湛轻声道,“你别多心。你手下不过三五小兵,莫非我还会疑你不成?你喜欢带兵,日后就去带兵好了,反正我对打打杀杀的事没兴趣。明淇,以前都是你护着我,现在就由我来护着你吧。”

    明淇忽然眼圈儿一热,掉下泪来。

    明湛并不是笨蛋,如果凤景南不是有所盘算,断不会让明淇进入军队,这其中当然有凤景南的信任与宠爱,当然,也有明淇自己的野心。

    明淇想成为第二个武则天么?

    不,现在不会。

    可是当明淇真的握有军队那天呢?

    镇南王的权利来自于庞大的军权,明淇一直在军中……这是个难得的机会,虽然可能凤景南并不希望明淇留在帝都,不过明湛有明湛的影响力,最简单的办法,凤景乾已经封明湛为世子,自然希望明湛的龙凤胎姐姐嫁到帝都,明湛和凤景乾联手,此事必成。

    只是想到许多年明淇对他的维护与明淇今日的相问,明湛还是心软了。

    罢,就算明淇想做武则天,呵,自己也不会昏馈如唐高宗李治,这点自信,明湛还是有的,他取笑道,“你干脆招赘一个罢了,我真想像不出你大婚的样子。”

    明淇的泪早干了去,捶明湛一拳,笑道,“你还敢笑话我了!”拉着明湛,“我们去校场玩儿会儿,一会儿就能吃晚饭了。”

    北威侯府。阮家。

    阮夫人服侍着丈夫换下厚重的官服,穿上松便的衣袍。

    北威侯坐在软椅中,接过阮夫人递上的温茶,道,“今天镇南王来了,王妃也一道来了。”

    “是啊,王妃就世子这一个嫡子,世子选妃,总要亲眼瞧过才放心呢。”阮夫人温声道,“还有世子的龙凤胎姐姐,宁国郡主也一道来的。另外两个庶女,豆蔻年华,听说都是花朵儿一般的姑娘。”

    “什么时候有空,带着睿丫头去给王妃请安。”北威侯道,“镇南王府地位尊贵,睿丫头的衣裳首饰,要精心置办。”

    阮夫人脸上僵了僵,继而笑道,“这哪里单用侯爷拿出来一说呢,今年睿丫头四季衣衫除了份例,我另挑了好料子做了,各添了四套。首饰头面,也都打了新的。这孩子平日里温柔腼腆,最懂事不过,王妃见了定会喜欢的。”

    北威侯淡淡的点了点头。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