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再临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明湛有些受宠若惊,说实话,他已经明媒正娶了短命的小郡君,再娶的就是继室。

    一般,继室的出身是绝不能高过元配的。

    没想到,凤景乾却又给他赐婚侯府嫡出孙女,虽不如小郡君的身份,不过这个好歹不是近亲结婚,侯府嫡出孙女,祖父还是实权尚书,这个出身也不低了。

    现官还不如现管呢。

    回到院里,魏宁已经铺纸磨墨,坐姿优美,执笔写些什么。

    明湛凑过去,魏宁道,“这次我在外头过年,家里只有魏安一个,还有些不放心呢。”

    “子尧做事稳当着呢,你是操心操惯了,一天不操心就难受。”明湛道,魏安带他在帝都城里玩儿,有分寸着呢,什么地方能去,什么地方不能去,半点儿不出格儿。

    “酒肉朋友,看不出你还挺了解他的样子。”稳当能跟卫颖嘉办出那样的事来,这个混帐趁他不在家,还不知道如何花天酒地呢,每每想起,魏宁就忍不住的担心加气闷。

    魏宁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满心都是自己的宝贝弟弟,不再理会明湛。

    明湛索性去内宅给母亲请安,顺便请教一下关于阮家孙女的事儿。

    自从明湛封了世子,梧桐轩一直很喜庆,卫王妃本就是正妃,此时更有无数人争相讨好孝敬。

    连明菲也孝敬了卫王妃几样针线,低语柔声道,“女儿近些日子再跟妈妈学女红,没有四妹妹做的好,母妃不要嫌弃。”

    卫王妃借着侍女的手看过,临阵磨枪的手艺自然比不上明雅自幼一点点练出来的,卫王妃笑了笑,温声道,“我看就已经很好了,你们大姐是个爽快脾气,帮我管家是一把好手儿,于针线上不大通。明淇更是喜欢刀棒,倒是你和四丫头,都是一双巧手。”

    “过了年要去帝都,不知魏氏将你的东西收拾好没?缺什么少什么,只管打发人来我这儿取。”卫王妃看了明雅一眼,笑道,“尤其衣裳手饰,我已命针线上人给你们姐妹四季,各做了八套衣裙,另外首饰的话,每人再添一匣子金首饰、一匣子玉首饰,还有一匣子是嵌了各色宝石珍珠的。一会儿打发人给你们送去。女孩儿们到了年纪,该打扮的就要打扮上。要拿出咱们王府姑娘的气派来。”

    “明菲已经去过帝都了,这回主要是给太后娘娘拜寿,明雅头一遭去,你们是亲姐妹,要互相帮衬指点。”卫王妃叮嘱一句,她可不希望明菲再办出什么丑事,丢的是一家子的脸面。

    明菲明雅皆起身应了。

    卫王妃浅笑,摆摆手,“坐吧。我也是许多年没去过帝都。多说几句,你们心里有数,日后行动自然周全。对了,红茶,去看看小厨房的点心好了没?让她们姐妹陪我用些。”

    点心刚端上来,有侍女进门回禀,“禀王妃,世子来给您请安了。”

    明菲脸上颇有些不自在,明雅眼中有几分喜色,卫王妃看一眼两个庶女,笑道,“正好他两个妹妹在呢,叫明湛进来吧。”

    明湛如今极有风度,与两位妹妹见礼,彼此问候过,便守着卫王妃说话儿,和姐妹们吃了些点心。直到明菲明雅离开,半点儿看不出曾与明菲有过节的样子。

    卫王妃心中满意,唤了明湛问,“怎么这会儿过来了,没去议政厅吗?”

    “没什么要紧的事。”

    这就是有事儿了,卫王妃将不相干的人打发下去,明湛便跟母亲说了阮家的婚事。

    卫王妃一时沉默起来,良久方道,“阮家的事,我也知道一二。要我说,这门亲事,结也罢,不结也罢。”

    明湛试探的问,“是不是当年的事……”

    “当年的事,”卫王妃抚摸着腕上无半分瑕疵的翠玉镯,眉间闪过一抹厌恶,一声吁叹,“当年的事。”

    “说起来,方皇后是我亲姨妈,我少时常进宫与敬敏皇姐为伴,几位公主也是熟的。最好还是从公主府上选,亲近又避嫌。”卫王妃有些疲倦,不欲多说,道,“等到了帝都再说吧,这件事,你做不了主。”

    母亲语焉不详,明湛也没好追问,只将此事暂压在心中,一心跟着朱子政操持过年的事儿。

    普通人家过年,可以认识很我亲戚。

    王府过年,可以看到回来述职的各级官员。虽然不是全部,起码混个脸熟。

    凤景南从来不吝指导,时时将明湛带在身边。

    明礼明廉皆退了一射之地,自明湛得封世子,凤景南虽然有很多看不惯明湛的地方,俩人也没少吵吵,偶然明湛那张臭嘴惹急了凤景南、还会吃耳光挨两脚,不过凤景南已经不着痕迹的疏离了庶子。

    明礼的感触最深,只是他性子绵软,只管闷头做事,房里又有贤妻解语,倒也并不很艰难。

    明湛这小子向来会装,如今正是他表现气度的时候,一口一个大哥喊的亲热。明礼很有些受宠若惊,当年父王要立我为世子时你可不是这态度。

    仅这一点,明礼就挺服气。

    他就做不来明湛这样假眉假式的样子。

    其实这个世子之位,明礼真的累了,他有自知知明,他没有明湛的霸道,或者这也是上位者要具备的品质之一。对人向来喜欢笑脸相迎,翻脸的事儿做不大来。由明湛做,似乎也没什么不好,如果父王还似往常……

    罢了罢了,是自己贪心了。

    明礼也是念书长大,并不算笨。也明白纵使父王真的还是往常宠爱自己,还是,还是藏着些的好。

    明湛待人没啥架子,还喜欢勾肩搭背,实在没什么贵族气质,端着酒满屋子串,“老朱,嘿,老朱,我找你可好一会儿了,来,咱们干一杯,听说你前些天纳小,可惜我现在不能上门儿,给你道喜了。”

    “老范,小范好些天没来了,请了病假,现在怎么样了?”

    “明湛,你过来。”凤景南只是偏头与身边儿的将领说话儿,眨眼工夫,就见明湛蹿下去了,不得不出言唤人。

    明湛跟范文周、朱子政喝了一杯,忙回去座,凤景南指着身边儿的将领道,“这是齐莫云齐将军。”

    齐莫云给明湛见礼,齐莫云三十出头儿,一身软甲青衣,生的并不彪悍,反倒是有些斯文。明湛颌首,笑道,“齐将军不必多礼,我听父王说起过将军,当年将军一人率三千兵甲挡缅甸上万军队,真我云南的血肉长城。如今我姐姐又是在将军麾下历练,听说将军有一子十三岁便去了军营,也堪称将门虎子。”

    凤景南还是比较满意明湛的,明湛早就找他问过宴会名单,不熟的一一问过,做足了功课。

    这位半道儿开金口的世子爷真是机伶,见什么人说什么话,齐莫云眼中闪过一抹笑意,“不想世子竟知道末将,些许微劳,皆是末将本份。”

    凤景南笑道,“明湛,我正想跟你说呢,你身边也要添人,莫云家的小子长你两岁,还有一个是展君盟展将军家的小子,君盟今年不能回来,不过我已经宣他儿子来了。正好让他们跟在你身边儿,陪你练练骑射。”

    “再好不过,就是不知道齐将军舍得还是舍不得?”

    “末将和犬子的荣幸。”

    在准备去帝都前,除了范维、齐竞、展骏,另外凤景南给他指了冯山思家的冯秩为伴读,然后收拾好行礼,凤景南带着卫王妃、明湛、魏宁、明廉、明淇、明菲、明雅,以及数不清的贺礼,前往帝都为魏太后贺寿。

    明湛已经出妻孝,他身量愈发瘦高,完全看不出幼时圆圆胖胖的模样。肩宽臀窄,寸宽的黑莽纹缎带勾出劲瘦的腰身,骑在马上,衣袍猎猎,俊眼飞眉。

    再去帝都,他已不再是当初那位可怜凄惶的哑巴嫡子。

    亲,晚安。

    当然,睡前,尽情撒花吧~~

    明湛有些受宠若惊,说实话,他已经明媒正娶了短命的小郡君,再娶的就是继室。

    一般,继室的出身是绝不能高过元配的。

    没想到,凤景乾却又给他赐婚侯府嫡出孙女,虽不如小郡君的身份,不过这个好歹不是近亲结婚,侯府嫡出孙女,祖父还是实权尚书,这个出身也不低了。

    现官还不如现管呢。

    回到院里,魏宁已经铺纸磨墨,坐姿优美,执笔写些什么。

    明湛凑过去,魏宁道,“这次我在外头过年,家里只有魏安一个,还有些不放心呢。”

    “子尧做事稳当着呢,你是操心操惯了,一天不操心就难受。”明湛道,魏安带他在帝都城里玩儿,有分寸着呢,什么地方能去,什么地方不能去,半点儿不出格儿。

    “酒肉朋友,看不出你还挺了解他的样子。”稳当能跟卫颖嘉办出那样的事来,这个混帐趁他不在家,还不知道如何花天酒地呢,每每想起,魏宁就忍不住的担心加气闷。

    魏宁一手漂亮的簪花小楷,满心都是自己的宝贝弟弟,不再理会明湛。

    明湛索性去内宅给母亲请安,顺便请教一下关于阮家孙女的事儿。

    自从明湛封了世子,梧桐轩一直很喜庆,卫王妃本就是正妃,此时更有无数人争相讨好孝敬。

    连明菲也孝敬了卫王妃几样针线,低语柔声道,“女儿近些日子再跟妈妈学女红,没有四妹妹做的好,母妃不要嫌弃。”

    卫王妃借着侍女的手看过,临阵磨枪的手艺自然比不上明雅自幼一点点练出来的,卫王妃笑了笑,温声道,“我看就已经很好了,你们大姐是个爽快脾气,帮我管家是一把好手儿,于针线上不大通。明淇更是喜欢刀棒,倒是你和四丫头,都是一双巧手。”

    “过了年要去帝都,不知魏氏将你的东西收拾好没?缺什么少什么,只管打发人来我这儿取。”卫王妃看了明雅一眼,笑道,“尤其衣裳手饰,我已命针线上人给你们姐妹四季,各做了八套衣裙,另外首饰的话,每人再添一匣子金首饰、一匣子玉首饰,还有一匣子是嵌了各色宝石珍珠的。一会儿打发人给你们送去。女孩儿们到了年纪,该打扮的就要打扮上。要拿出咱们王府姑娘的气派来。”

    “明菲已经去过帝都了,这回主要是给太后娘娘拜寿,明雅头一遭去,你们是亲姐妹,要互相帮衬指点。”卫王妃叮嘱一句,她可不希望明菲再办出什么丑事,丢的是一家子的脸面。

    明菲明雅皆起身应了。

    卫王妃浅笑,摆摆手,“坐吧。我也是许多年没去过帝都。多说几句,你们心里有数,日后行动自然周全。对了,红茶,去看看小厨房的点心好了没?让她们姐妹陪我用些。”

    点心刚端上来,有侍女进门回禀,“禀王妃,世子来给您请安了。”

    明菲脸上颇有些不自在,明雅眼中有几分喜色,卫王妃看一眼两个庶女,笑道,“正好他两个妹妹在呢,叫明湛进来吧。”

    明湛如今极有风度,与两位妹妹见礼,彼此问候过,便守着卫王妃说话儿,和姐妹们吃了些点心。直到明菲明雅离开,半点儿看不出曾与明菲有过节的样子。

    卫王妃心中满意,唤了明湛问,“怎么这会儿过来了,没去议政厅吗?”

    “没什么要紧的事。”

    这就是有事儿了,卫王妃将不相干的人打发下去,明湛便跟母亲说了阮家的婚事。

    卫王妃一时沉默起来,良久方道,“阮家的事,我也知道一二。要我说,这门亲事,结也罢,不结也罢。”

    明湛试探的问,“是不是当年的事……”

    “当年的事,”卫王妃抚摸着腕上无半分瑕疵的翠玉镯,眉间闪过一抹厌恶,一声吁叹,“当年的事。”

    “说起来,方皇后是我亲姨妈,我少时常进宫与敬敏皇姐为伴,几位公主也是熟的。最好还是从公主府上选,亲近又避嫌。”卫王妃有些疲倦,不欲多说,道,“等到了帝都再说吧,这件事,你做不了主。”

    母亲语焉不详,明湛也没好追问,只将此事暂压在心中,一心跟着朱子政操持过年的事儿。

    普通人家过年,可以认识很我亲戚。

    王府过年,可以看到回来述职的各级官员。虽然不是全部,起码混个脸熟。

    凤景南从来不吝指导,时时将明湛带在身边。

    明礼明廉皆退了一射之地,自明湛得封世子,凤景南虽然有很多看不惯明湛的地方,俩人也没少吵吵,偶然明湛那张臭嘴惹急了凤景南、还会吃耳光挨两脚,不过凤景南已经不着痕迹的疏离了庶子。

    明礼的感触最深,只是他性子绵软,只管闷头做事,房里又有贤妻解语,倒也并不很艰难。

    明湛这小子向来会装,如今正是他表现气度的时候,一口一个大哥喊的亲热。明礼很有些受宠若惊,当年父王要立我为世子时你可不是这态度。

    仅这一点,明礼就挺服气。

    他就做不来明湛这样假眉假式的样子。

    其实这个世子之位,明礼真的累了,他有自知知明,他没有明湛的霸道,或者这也是上位者要具备的品质之一。对人向来喜欢笑脸相迎,翻脸的事儿做不大来。由明湛做,似乎也没什么不好,如果父王还似往常……

    罢了罢了,是自己贪心了。

    明礼也是念书长大,并不算笨。也明白纵使父王真的还是往常宠爱自己,还是,还是藏着些的好。

    明湛待人没啥架子,还喜欢勾肩搭背,实在没什么贵族气质,端着酒满屋子串,“老朱,嘿,老朱,我找你可好一会儿了,来,咱们干一杯,听说你前些天纳小,可惜我现在不能上门儿,给你道喜了。”

    “老范,小范好些天没来了,请了病假,现在怎么样了?”

    “明湛,你过来。”凤景南只是偏头与身边儿的将领说话儿,眨眼工夫,就见明湛蹿下去了,不得不出言唤人。

    明湛跟范文周、朱子政喝了一杯,忙回去座,凤景南指着身边儿的将领道,“这是齐莫云齐将军。”

    齐莫云给明湛见礼,齐莫云三十出头儿,一身软甲青衣,生的并不彪悍,反倒是有些斯文。明湛颌首,笑道,“齐将军不必多礼,我听父王说起过将军,当年将军一人率三千兵甲挡缅甸上万军队,真我云南的血肉长城。如今我姐姐又是在将军麾下历练,听说将军有一子十三岁便去了军营,也堪称将门虎子。”

    凤景南还是比较满意明湛的,明湛早就找他问过宴会名单,不熟的一一问过,做足了功课。

    这位半道儿开金口的世子爷真是机伶,见什么人说什么话,齐莫云眼中闪过一抹笑意,“不想世子竟知道末将,些许微劳,皆是末将本份。”

    凤景南笑道,“明湛,我正想跟你说呢,你身边也要添人,莫云家的小子长你两岁,还有一个是展君盟展将军家的小子,君盟今年不能回来,不过我已经宣他儿子来了。正好让他们跟在你身边儿,陪你练练骑射。”

    “再好不过,就是不知道齐将军舍得还是舍不得?”

    “末将和犬子的荣幸。”

    在准备去帝都前,除了范维、齐竞、展骏,另外凤景南给他指了冯山思家的冯秩为伴读,然后收拾好行礼,凤景南带着卫王妃、明湛、魏宁、明廉、明淇、明菲、明雅,以及数不清的贺礼,前往帝都为魏太后贺寿。

    明湛已经出妻孝,他身量愈发瘦高,完全看不出幼时圆圆胖胖的模样。肩宽臀窄,寸宽的黑莽纹缎带勾出劲瘦的腰身,骑在马上,衣袍猎猎,俊眼飞眉。

    再去帝都,他已不再是当初那位可怜凄惶的哑巴嫡子。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