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欲言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魏宁虽然被凤景南留在镇南王府,不过他仍然逍遥自在的过日子,事实已然如此,索性随波逐流去吧。

    明湛拿着个荷包往身上比划,还问魏宁,“我这衫子配这荷包还成吧?”

    魏宁虚眼细瞧,伸手取过明湛手里的荷包,见上头绣了碧青竹枝,针脚虽有些青涩,做工却仔细,尤其明湛现为守妻孝,颜色也素雅,正适合戴呢。

    “看完了没?我今儿戴这个。”明湛去拿,魏宁的手一躲,明湛的手便落在了空处。

    魏宁神秘兮兮的笑问,“这是哪个给你的?定不是针线房的东西。”针线房也没这么稚嫩的手艺。

    “你别想差了,这是四妹妹专门儿给我做的。”明湛抬起脚给魏宁瞧道,“鞋子也是四妹妹做的。以前大姐姐也给我做过荷包。”

    “四姑娘真是手巧。”魏宁拉过明湛,将荷包给他系在腰间,如果是镇南王府的四姑娘做的,那手艺真的算不错了,大户人家女孩儿多是娇养,针线房里有的是嬷嬷绣娘,女红只是锦上添花的事儿。这位四姑娘也是庶出,平日里名声不显,却将工夫用在细处,是个稳当人儿。

    明雅的确是越发稳重了,她不居嫡不为长生母也不受宠,却十分懂事。每日早晚都要去卫王妃屋里请安,时不时孝敬些自己的针线,如今学些烹调,还会指点着厨下做了汤菜送过去。

    明雅并不善言语,不过十来年的工夫磨下来,纵是铁石人儿也会有些许感情,何况卫王妃并不刻薄。

    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卫王妃向来无私,明艳已经出嫁,明淇是嫡女,其余两个庶女明菲、明雅,纵有赏赐也是向来公正,只是明雅渐渐发现,她得的一份儿肯定是自己偏爱的东西。

    如果一次是偶然,两次是巧合,那么几年下来,明雅已经信了,王妃刻意在关照自己。

    卫王妃是个大方的人,还有时不时的一双镯子一副头面一盒宝石一些衣料啥的,这些可是卫王妃随手给明雅的。不说明雅,就是杨妃也是满心感激。

    “女孩儿大了,这些东西想来你也早给四丫头预备着呢。”卫王妃温声道,“四丫头时常孝敬我,她的孝心,我知道。咱家女孩儿向来尊贵,四丫头日后得了封号,嫁妆那块儿公中按品级置办,我给她的这些你只管好生给她存起来,为四丫头添私房。”

    杨妃是个规矩谨慎的人,对卫王妃谢了又谢,愈加恭敬。

    明雅得了卫王妃的肯定,便差人要了明湛的尺寸,给明湛做了双轻便的布鞋、袜子、荷包,她还不大会做衣裳。当然,凤景南也得了一双袜子。

    凤景南还是头一遭收到女儿的针线,他对这些没什么要求,四个女儿,明艳是没做过针线的,明湛更不必提,估计她连针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明菲又骄纵,只有明雅,寡言却有几分细心稳重。

    凤景南差人给明雅送了一匣子珍珠赏玩。

    明雅就这样慢慢的走入了众人的视线,她颜色不若明菲明媚,出身不若明淇高贵,感情不比自小养在王妃身边儿的明艳,可是人们渐渐发现,这位有些寡言有些害羞的四姑娘,挺得王爷王妃的喜欢,连明湛也挺怜惜明雅。

    明湛自幼跟在卫王妃身边儿,不得不说,他受到卫王妃的影响偏深。对庶出的兄妹,只要够乖巧懂事,明湛也是很大方的。

    收了妹妹的礼,没有不回礼的道理。

    明湛问清风,“可知道四妹妹喜欢什么物件没?”

    清风笑道,“奴婢们刚随主子回来才半年,倒是听说四姑娘每日下午都会煮茶吃。”

    “我记得有人送了几套不错的茶具,你找出一套来给四妹妹送去,跟四妹妹说,多谢四妹妹的针线,做的很漂亮,连咱家的表叔魏大人都赞不绝口。”明湛笑睨魏宁一眼。

    魏宁这身份其实有些尴尬,他是凤景南正经表弟,并且凤景南表弟不多,挺看重魏宁。可偏偏魏宁又是魏侧妃的亲弟弟,脸皮不够厚的还真在镇南王府住不下去。

    如现在,他与明湛住在一处儿,就避免不了这些事。

    想到曾与明湛大打出手的明菲,魏宁只得一声叹息。当年,是他给明菲定的罪。

    明湛笑道,“再收拾一套给三妹妹送去赏玩。”

    清风明月自去操持打点,魏宁无奈的问,“你这是给我面子么?”

    “阿宁,你本就是我的表叔。我们朝夕相处这么多年,你觉得我是个小气的人?”明湛握住魏宁的手,“父王为两位妹妹的请封奏章已上递上去了,三妹妹是郡君,四妹妹是县主的衔儿。你曾照顾于我,我也不会让你为难。”明菲已经是个失败者,而明湛却已封世子,那么何不给予失败者一些宽容,好展示自己的心胸。

    明湛笑道,“我又不是女人,何苦与个丫头计较。女人原就立身艰难,我与三妹妹以前虽有嫌隙,不过,如今她已威胁不到我。只要她够安份,我不会为难她。”

    “世间事大抵如此,你敬她,她敬你。”魏宁微笑着抽出手来,点了点明湛的眉心,“不过,这个人情我不领,这是你们镇南王府的事,也是你们兄妹之间的事儿。你要如何做,不必看我的面子。”小子,你世子位还没坐稳的吧,亲爹尚在,你敢找庶妹麻烦?你巴不得有这么个的表现你的宽仁大度吧。

    “阿宁,你可真精明哪。”

    “不敢,比起世子差的远。”魏宁拈了一颗蜜饯,递到明湛唇际,明湛张开嘴等着吃,魏宁却晃了晃搁自己嘴里了。

    魏宁吃东西细致而优雅,贵公子中的贵公子,明湛不明白,听说魏宁的老爹就是一土著,究竟怎么生出这样斯文俊秀的儿子来着。

    明湛凑近,笑兮兮的问,“阿宁,舅公是个什么样的人哪?”

    魏宁意外的看向明湛,明湛笑,“他培养出你这样出色的儿子,真不简单。”

    “父亲啊,倒是少有人问起我父亲。”魏宁笑,“他一辈子都在郊外种田,后来听说姑妈在宫里产下皇子,父亲没什么本事,也帮上不忙。还是在姑妈生下你父王后,曾经请求见娘家人一面儿。父亲想了想,也无甚好进献的,便让母亲带了一袋苞谷进宫,引得众人发笑。废后何氏那会儿还是中宫皇后,听说后央着先帝赏了我家十顷田地,总是皇子外家,也不好太萧条。”

    “皇上那会儿还是皇子,后封了王,大婚后出宫。想为他谋个官职,可惜父亲不识字,只得作罢。皇上便让他帮忙管理王府的庄子,他种田是一把好手,很知感恩,并不贪银两,我少时家中生活平常。他常与我说,要知足惜福。不过,庄稼人有庄稼人的智慧,他一直想要儿子,四十上才得的我,待我到了启蒙的年纪,就让二姐姐带着我去投奔你父王。”魏宁笑了笑,“其实那会儿我家虽不富庶,学堂还是念得起。只是郊外乡下,也没什么好先生,他安贫乐道,大概心里还是羡慕读书人的体面。他认识的人有限,最富贵的就是两个皇子外甥,他不大会说话,见到做官的就紧张,在你父王面前只会说一个字‘嗯’,要不就是点头。他知道自己的毛病,怕被你父王拒绝,嘴也笨,不会说话。只让二姐姐带着我去,还教我说撒泼打滚儿也要留下。”

    明湛琢磨着,老头儿虽然没见过世面,土包子一个,却是个讲究实际的,不好也不坏,笑道,“舅公是个能耐人。他怎么不让你们去皇伯父府上呢?”

    “他啊,父亲见到你父王还会说一个‘嗯’字,在皇上跟前儿,连个‘嗯’都不会说。”魏宁眼睛弯弯地,并不将先前贫贱放心上,“大概是害怕皇上的威仪吧。二表哥心软,看我跟姐姐小的小、姐姐又是女孩儿,便让我们留下了。其实父亲一直希望我能科举考个秀才进士的,不承想皇上福分非常,没待我科举便登了基。我家也跟着鸡犬升天,满门富贵,父亲却未能等到赐爵,一场急病在梦中便去了。许多人都说父亲无福。”

    明湛道,“能在梦中过逝,真是前世修福。”

    “我也这样想,许多人缠绵病榻多年,零零碎碎的受了许多罪,父亲能梦中过逝,也是常人没有的福份。”魏宁声音柔软,捏捏明湛的脸,笑道,“哪有你这胖子的运气,生来就高人一等。”

    “我现在又不胖。”明湛嗔魏宁一眼。魏宁已经很不错,他的侯爷坐的稳如泰山,掌大理寺实权。凤景乾虽防他,也在实打实的用他。

    自古权臣,哪个不是如此。

    魏宁外戚出身,能做到这个地步儿,已属罕见。如果在主弱臣强的时代,他再进一步也并非难事,只可惜,凤景乾精明强势,能在他手下讨得好处,魏宁可以说是极有手段的。

    “阿宁,小郡君的案子可是有何妨碍?”

    “为何这么说?”

    “二皇子虽然与我不睦,不过他不会做出这样粗糙的局的。就算要解决那个管事,不至于就这样大咧咧的陈尸院中,不做处理。”明湛道,“如今马上就要过年了,这样大半年的时间,还未能查出结果,就说明事件比看上去的还要复杂。我必竟是小郡君的丈夫,若有结果,皇伯父必会知会我一声的。”

    魏宁看明湛一眼,并未相瞒,“那个死去的二皇子府上的管事,在死前一个月曾经娶妻。”

    “不是二皇子府上的婢女,是外头茶楼着卖唱的歌女,那小管事在二皇子府有些体面,家资富饶,又仗了势将人弄到家里,先时只当妾室,这女人却颇有些手段,后来小管事事事听从于她,不承想,不过一个月就发生这样的事,那女人如今不见了踪影。”

    “既然是卖唱女,总该有人见到过。”

    “已经在画影找人,只是帝都这样大,平白要找一人,不异于大海捞针。”魏宁长眉微蹙,看向窗外荫荫碧树,“也就这么多了。”

    “阿宁,你是不是……”明湛欲言又止。

    魏宁知他意,轻轻摇头,“这不是小事,每个结论都需要证据,才好说出口。尤其你我,身处高位,就更不能随便言语,不然一个失误,影响的不是一个两个。”

    明湛小声道,“你可以偷偷跟我说,我绝不会说出去。”

    “我干嘛要跟你说。”

    “咱们亲近么。”明湛跟魏宁套近乎儿,瞅瞅门口儿悄声道,“你可是那个过我。”

    魏宁不动声色的捏捏明湛的脸,笑,“知道为什么说后宫不得干政么,就是为了避免以私害公。我信你,不如信我自己。”

    “阿宁,你可是占过我便宜的。”欺上前,摸一把魏宁的腰。

    魏宁撂开手,斜倚在榻上,斜瞟一眼明湛,那似笑非笑的一眼,仿佛能把人的心脏吊起来再搔上一搔,明湛只觉得混身不大得劲儿,心呯呯跳的厉害,捂着胸口唉哟了两声,凑过去得寸进尺的再摸人家的手。

    魏宁声音压低,喑哑而性感,眼睛里有一丝丝含笑的挑衅,“你有本事,只管再占回去。”

    写好了,想发时,才发现,断网了……

    魏宁虽然被凤景南留在镇南王府,不过他仍然逍遥自在的过日子,事实已然如此,索性随波逐流去吧。

    明湛拿着个荷包往身上比划,还问魏宁,“我这衫子配这荷包还成吧?”

    魏宁虚眼细瞧,伸手取过明湛手里的荷包,见上头绣了碧青竹枝,针脚虽有些青涩,做工却仔细,尤其明湛现为守妻孝,颜色也素雅,正适合戴呢。

    “看完了没?我今儿戴这个。”明湛去拿,魏宁的手一躲,明湛的手便落在了空处。

    魏宁神秘兮兮的笑问,“这是哪个给你的?定不是针线房的东西。”针线房也没这么稚嫩的手艺。

    “你别想差了,这是四妹妹专门儿给我做的。”明湛抬起脚给魏宁瞧道,“鞋子也是四妹妹做的。以前大姐姐也给我做过荷包。”

    “四姑娘真是手巧。”魏宁拉过明湛,将荷包给他系在腰间,如果是镇南王府的四姑娘做的,那手艺真的算不错了,大户人家女孩儿多是娇养,针线房里有的是嬷嬷绣娘,女红只是锦上添花的事儿。这位四姑娘也是庶出,平日里名声不显,却将工夫用在细处,是个稳当人儿。

    明雅的确是越发稳重了,她不居嫡不为长生母也不受宠,却十分懂事。每日早晚都要去卫王妃屋里请安,时不时孝敬些自己的针线,如今学些烹调,还会指点着厨下做了汤菜送过去。

    明雅并不善言语,不过十来年的工夫磨下来,纵是铁石人儿也会有些许感情,何况卫王妃并不刻薄。

    好处也是显而易见的,卫王妃向来无私,明艳已经出嫁,明淇是嫡女,其余两个庶女明菲、明雅,纵有赏赐也是向来公正,只是明雅渐渐发现,她得的一份儿肯定是自己偏爱的东西。

    如果一次是偶然,两次是巧合,那么几年下来,明雅已经信了,王妃刻意在关照自己。

    卫王妃是个大方的人,还有时不时的一双镯子一副头面一盒宝石一些衣料啥的,这些可是卫王妃随手给明雅的。不说明雅,就是杨妃也是满心感激。

    “女孩儿大了,这些东西想来你也早给四丫头预备着呢。”卫王妃温声道,“四丫头时常孝敬我,她的孝心,我知道。咱家女孩儿向来尊贵,四丫头日后得了封号,嫁妆那块儿公中按品级置办,我给她的这些你只管好生给她存起来,为四丫头添私房。”

    杨妃是个规矩谨慎的人,对卫王妃谢了又谢,愈加恭敬。

    明雅得了卫王妃的肯定,便差人要了明湛的尺寸,给明湛做了双轻便的布鞋、袜子、荷包,她还不大会做衣裳。当然,凤景南也得了一双袜子。

    凤景南还是头一遭收到女儿的针线,他对这些没什么要求,四个女儿,明艳是没做过针线的,明湛更不必提,估计她连针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明菲又骄纵,只有明雅,寡言却有几分细心稳重。

    凤景南差人给明雅送了一匣子珍珠赏玩。

    明雅就这样慢慢的走入了众人的视线,她颜色不若明菲明媚,出身不若明淇高贵,感情不比自小养在王妃身边儿的明艳,可是人们渐渐发现,这位有些寡言有些害羞的四姑娘,挺得王爷王妃的喜欢,连明湛也挺怜惜明雅。

    明湛自幼跟在卫王妃身边儿,不得不说,他受到卫王妃的影响偏深。对庶出的兄妹,只要够乖巧懂事,明湛也是很大方的。

    收了妹妹的礼,没有不回礼的道理。

    明湛问清风,“可知道四妹妹喜欢什么物件没?”

    清风笑道,“奴婢们刚随主子回来才半年,倒是听说四姑娘每日下午都会煮茶吃。”

    “我记得有人送了几套不错的茶具,你找出一套来给四妹妹送去,跟四妹妹说,多谢四妹妹的针线,做的很漂亮,连咱家的表叔魏大人都赞不绝口。”明湛笑睨魏宁一眼。

    魏宁这身份其实有些尴尬,他是凤景南正经表弟,并且凤景南表弟不多,挺看重魏宁。可偏偏魏宁又是魏侧妃的亲弟弟,脸皮不够厚的还真在镇南王府住不下去。

    如现在,他与明湛住在一处儿,就避免不了这些事。

    想到曾与明湛大打出手的明菲,魏宁只得一声叹息。当年,是他给明菲定的罪。

    明湛笑道,“再收拾一套给三妹妹送去赏玩。”

    清风明月自去操持打点,魏宁无奈的问,“你这是给我面子么?”

    “阿宁,你本就是我的表叔。我们朝夕相处这么多年,你觉得我是个小气的人?”明湛握住魏宁的手,“父王为两位妹妹的请封奏章已上递上去了,三妹妹是郡君,四妹妹是县主的衔儿。你曾照顾于我,我也不会让你为难。”明菲已经是个失败者,而明湛却已封世子,那么何不给予失败者一些宽容,好展示自己的心胸。

    明湛笑道,“我又不是女人,何苦与个丫头计较。女人原就立身艰难,我与三妹妹以前虽有嫌隙,不过,如今她已威胁不到我。只要她够安份,我不会为难她。”

    “世间事大抵如此,你敬她,她敬你。”魏宁微笑着抽出手来,点了点明湛的眉心,“不过,这个人情我不领,这是你们镇南王府的事,也是你们兄妹之间的事儿。你要如何做,不必看我的面子。”小子,你世子位还没坐稳的吧,亲爹尚在,你敢找庶妹麻烦?你巴不得有这么个的表现你的宽仁大度吧。

    “阿宁,你可真精明哪。”

    “不敢,比起世子差的远。”魏宁拈了一颗蜜饯,递到明湛唇际,明湛张开嘴等着吃,魏宁却晃了晃搁自己嘴里了。

    魏宁吃东西细致而优雅,贵公子中的贵公子,明湛不明白,听说魏宁的老爹就是一土著,究竟怎么生出这样斯文俊秀的儿子来着。

    明湛凑近,笑兮兮的问,“阿宁,舅公是个什么样的人哪?”

    魏宁意外的看向明湛,明湛笑,“他培养出你这样出色的儿子,真不简单。”

    “父亲啊,倒是少有人问起我父亲。”魏宁笑,“他一辈子都在郊外种田,后来听说姑妈在宫里产下皇子,父亲没什么本事,也帮上不忙。还是在姑妈生下你父王后,曾经请求见娘家人一面儿。父亲想了想,也无甚好进献的,便让母亲带了一袋苞谷进宫,引得众人发笑。废后何氏那会儿还是中宫皇后,听说后央着先帝赏了我家十顷田地,总是皇子外家,也不好太萧条。”

    “皇上那会儿还是皇子,后封了王,大婚后出宫。想为他谋个官职,可惜父亲不识字,只得作罢。皇上便让他帮忙管理王府的庄子,他种田是一把好手,很知感恩,并不贪银两,我少时家中生活平常。他常与我说,要知足惜福。不过,庄稼人有庄稼人的智慧,他一直想要儿子,四十上才得的我,待我到了启蒙的年纪,就让二姐姐带着我去投奔你父王。”魏宁笑了笑,“其实那会儿我家虽不富庶,学堂还是念得起。只是郊外乡下,也没什么好先生,他安贫乐道,大概心里还是羡慕读书人的体面。他认识的人有限,最富贵的就是两个皇子外甥,他不大会说话,见到做官的就紧张,在你父王面前只会说一个字‘嗯’,要不就是点头。他知道自己的毛病,怕被你父王拒绝,嘴也笨,不会说话。只让二姐姐带着我去,还教我说撒泼打滚儿也要留下。”

    明湛琢磨着,老头儿虽然没见过世面,土包子一个,却是个讲究实际的,不好也不坏,笑道,“舅公是个能耐人。他怎么不让你们去皇伯父府上呢?”

    “他啊,父亲见到你父王还会说一个‘嗯’字,在皇上跟前儿,连个‘嗯’都不会说。”魏宁眼睛弯弯地,并不将先前贫贱放心上,“大概是害怕皇上的威仪吧。二表哥心软,看我跟姐姐小的小、姐姐又是女孩儿,便让我们留下了。其实父亲一直希望我能科举考个秀才进士的,不承想皇上福分非常,没待我科举便登了基。我家也跟着鸡犬升天,满门富贵,父亲却未能等到赐爵,一场急病在梦中便去了。许多人都说父亲无福。”

    明湛道,“能在梦中过逝,真是前世修福。”

    “我也这样想,许多人缠绵病榻多年,零零碎碎的受了许多罪,父亲能梦中过逝,也是常人没有的福份。”魏宁声音柔软,捏捏明湛的脸,笑道,“哪有你这胖子的运气,生来就高人一等。”

    “我现在又不胖。”明湛嗔魏宁一眼。魏宁已经很不错,他的侯爷坐的稳如泰山,掌大理寺实权。凤景乾虽防他,也在实打实的用他。

    自古权臣,哪个不是如此。

    魏宁外戚出身,能做到这个地步儿,已属罕见。如果在主弱臣强的时代,他再进一步也并非难事,只可惜,凤景乾精明强势,能在他手下讨得好处,魏宁可以说是极有手段的。

    “阿宁,小郡君的案子可是有何妨碍?”

    “为何这么说?”

    “二皇子虽然与我不睦,不过他不会做出这样粗糙的局的。就算要解决那个管事,不至于就这样大咧咧的陈尸院中,不做处理。”明湛道,“如今马上就要过年了,这样大半年的时间,还未能查出结果,就说明事件比看上去的还要复杂。我必竟是小郡君的丈夫,若有结果,皇伯父必会知会我一声的。”

    魏宁看明湛一眼,并未相瞒,“那个死去的二皇子府上的管事,在死前一个月曾经娶妻。”

    “不是二皇子府上的婢女,是外头茶楼着卖唱的歌女,那小管事在二皇子府有些体面,家资富饶,又仗了势将人弄到家里,先时只当妾室,这女人却颇有些手段,后来小管事事事听从于她,不承想,不过一个月就发生这样的事,那女人如今不见了踪影。”

    “既然是卖唱女,总该有人见到过。”

    “已经在画影找人,只是帝都这样大,平白要找一人,不异于大海捞针。”魏宁长眉微蹙,看向窗外荫荫碧树,“也就这么多了。”

    “阿宁,你是不是……”明湛欲言又止。

    魏宁知他意,轻轻摇头,“这不是小事,每个结论都需要证据,才好说出口。尤其你我,身处高位,就更不能随便言语,不然一个失误,影响的不是一个两个。”

    明湛小声道,“你可以偷偷跟我说,我绝不会说出去。”

    “我干嘛要跟你说。”

    “咱们亲近么。”明湛跟魏宁套近乎儿,瞅瞅门口儿悄声道,“你可是那个过我。”

    魏宁不动声色的捏捏明湛的脸,笑,“知道为什么说后宫不得干政么,就是为了避免以私害公。我信你,不如信我自己。”

    “阿宁,你可是占过我便宜的。”欺上前,摸一把魏宁的腰。

    魏宁撂开手,斜倚在榻上,斜瞟一眼明湛,那似笑非笑的一眼,仿佛能把人的心脏吊起来再搔上一搔,明湛只觉得混身不大得劲儿,捂着胸口唉哟了两声,凑过去再摸人家的手。

    魏宁声音压低,喑哑而性感,眼睛里有一丝丝含笑的挑衅,“你有本事,只管再占回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