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立断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凤景南拿了信亲自给明湛送过去。

    人都有其劣根性,像凤景南,他当然明白明湛对世子位的渴望,所以明湛才会紧紧抓住皇兄这棵大树不放。凤景南却最恨明湛这一点,永远分不清主次轻重,自作聪明的蠢货!

    住在帝都,便无法真正涉入镇南王府的内政,如今明湛聪明反被聪明误,不知为何,凤景南就是想看一看明湛那张臭脸难上一难。

    明湛正在宜风亭弹琴。

    他心情不错,与魏宁两人一弹琴一吹笛,一个月白蓝带,一个黛色玄裳,皆宽袍广袖,矜贵公子,映着碧树繁花雕栏玉栋,愈加显出一份卓然潇洒气来。

    凤景南此人文武相宜,当初魏宁的琴还是他教的,乐理上颇有造诣,此时听着淙淙的乐声,望着亭中人物,一时颇有些沉醉。

    魏宁武功高强,素来敏锐,见凤景南一行人前来,气息微滞,笛声便差了一拍,凤景南摇头走进宜风亭,“子敏,你心性驳杂,容易为外物所动,乐理上难有进益。”

    至于明湛,凤景南刚想点评几句,眼睛落在明湛手下的古琴时,脸都绿了,皱眉问道,“谁让你把绿绮拿出来的?你这三脚猫的水准,真还好意思糟蹋这么好的琴?”

    “一张琴而已,还不是给人用的。”明湛嘀咕一句,“阿宁的大圣遗音不比你这张好,我照样拿来练琴。”

    不知怎么回事,以前明湛是个哑巴,生的胖墩子一个,凤景南见他就心口发堵。如今突然会讲话了,男孩子抽条长个儿,人也瘦了,鹅蛋脸,薄皮丹凤眼,唇红齿白的有几分清秀,话也讲的俐落,凤景南仍是见他就烦,听他讲话那心里就蹭蹭的蹿小火儿苗,压都压不下去,这光景还不如明湛哑巴的时候痛快呢。

    凤景南被明湛顶的肺叶子疼,魏宁倒是先软了,捅明湛一把,“没有的事儿,大圣遗音,我就让你瞧过,哪里让你弹过了?”

    “子尧借我用了好几天,弹起来也没啥,就是音色好些。”明湛大言不惭,凤景乾让魏宁呆在他身边,他跟魏安也说的上话儿,关系不赖。撇嘴道,“也就你们这些假斯文的,拿着当个稀罕物儿。”

    凤景南忍的艰难,拉过明湛对着屁股赏了他两脚,明湛哇哇叫两声,其实也不怎么疼,拍拍屁股上的土,虽不服气,也没再说话。真惹恼了凤景南,他也捞不着好儿。

    魏宁心里痛骂魏安这个败家子,扶着凤景南坐下,笑劝道,“是我多嘴,说表哥有副好琴,撺掇了明湛赏鉴,表哥莫要怪他。”

    凤景南看明湛,冷声问,“这是你的吗?不说一声就拿来用,不告而取了,这是。”

    不告而取谓之窃,凤景南不好明面儿骂他是个贼,拐了弯也要骂一回。

    明湛话头来的俐落,道,“父王不是常说,父为子纲,我的就是父王的,父王的自然也就是我的,一张琴而已,我看自己的东西,还要跟谁说啊。”

    “放屁。”凤景南给明湛的歪理搅的哭笑不得,骂他道,“念书时三天打渔两天晒网,这会儿倒会扯些歪门邪道儿。子敏,你不是明湛的先生么,给他讲讲什么叫父为子纲。”

    魏宁完全是个狗腿子,“明湛,这意思就是说儿子要听老子的。”

    “你给阿宁八个胆子,他也不敢说你一句不是哪。”

    凤景南冷笑,“我倒没给你八个胆子,你倒是什么都敢说敢做。”神色间颇是不善。

    明湛却半点儿不怕,摊开手道,“您可别冤我,就这么一张琴,父王便是又打又骂的,万一哪天我真拿了您什么贵重物件儿,您还不得直接翻脸。我本也不稀罕这个,还你就是。”

    凤景南真给气着了,不必想当年,他现在在谁面前被人这样一句话顶一句话的顶得几乎噎死过去呢,尤其还有魏宁在,这回就要想当年了,遥想当年,魏宁在他手上时,也被他教训的服服帖帖,如今当着魏宁的面儿,连儿子都管不住了,这脸是丢的大发了。

    凤景南一声冷笑,魏宁知凤景南甚深,他倒是不反对凤景南教训明淇,只是他在这里真叫闹起来,难免泱及池鱼,忙暗中戳明湛一记,赶紧认错。

    明湛也知晓凤景南是恼火了,刚想张嘴说几句好听的,哪知凤景南已将他们的小动作纳入眼内,顿时眉毛一竖,厉声道,“子敏,你做什么?”

    明湛知凤景南这是要先拿魏宁作伐子,哪里肯让凤景南真的将火气发出来,顺势抿嘴笑道,“父王,阿宁远来是客,他是见您生气,责备我不该言语不逊冒犯父王。如今我已知道了,求父王饶恕了吧。”

    “好,难得你自认罪责。”凤景南点头微笑,问魏宁,“言语不逊该怎么处置,大理寺卿给他讲讲吧?”

    魏宁当即撇清自己,“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镇南王府的家规,弟不大知晓。”

    “那依国法呢?”

    魏宁当即立断,“此案情过小,大理寺不受!”从没听说过亲父子拌嘴,来大理寺陈冤的理儿。人家打断骨头连着筋呢,他跟着搀和什么劲儿。讨好一个,必然得罪另一个。

    明湛没想到魏宁这万金油还有如此硬气的时候,捂着嘴巴嘎嘎嘎的笑出声来。

    魏宁忙捧来一盘酸角糕,赔笑道,“表哥尝尝,这是今儿刚做的,我看天气好,约了明湛在园子里弹琴赏景,还命人烫了酒,厨下备了小菜,一会儿就能呈上来,不如我们陪表哥喝一杯。”

    明湛也不是个没眼色的,跟着凑趣笑道,“是啊,父王,咱们好长时间没一块儿喝过酒了呢。”咳,由于上次酒后事故,明湛和凤景南心理都留下了不同程度的心理阴影,提起酒,两人颇有些不自在。比如,凤景南就习惯性的摸了摸上次被明湛用爪子挠过的地方。

    魏宁察颜观色,笑道,“明湛年纪小,就让他为表哥把盏。”

    “我把盏,阿宁布菜。”

    “四公子,我远来是客。”

    “阿宁,咱们谁跟谁啊,我看你可没把自个儿当成客。”

    明湛跟魏宁说相声似的,硬把凤景南的脾气消磨光了,三人高高兴兴在宜风亭用了午膳。

    午膳后,凤景南顺道将明湛拎到书房,给他瞧了凤景乾的信。

    凤景南慢慢品着一盏六茶山的潽洱茶,斜倚在长榻间,腰上搭了条锦蓝暗文锻子面儿的薄毯,并不说话,这是明湛自己惹出的麻烦。

    明湛倒是没跟凤景南客气,全不拿自己当外人儿,当然,他也不是外人。起身坐到榻沿儿,明湛无比亲热谄媚的问凤景南,“父王,你说我该怎么办呐?您特意到宜风亭找我,肯定有话跟我说吧。咱们亲父子,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凤景南酸倒了满嘴的牙,唇角还是不易察觉的向上一翘,拿捏着架子道,“哪里,你有话都跟别人说去了,我自然也没话跟你说。”

    这等程度的拒绝,自然不能让明湛退却,若是凤景南没话说,怎么会让他到书房呢。如今不过是想拿捏一二罢了,明湛试探的问,“父王是怪我给皇伯父写信吗?”

    “与帝都保持良好的关系,这是最基本的事情。”

    “我也这么想。”明湛摸摸没毛儿的下巴,思量道,“那我也没做错什么,皇伯父自然不会因为我一封信就突然有了让我在帝都长住的想法,他要是早有打算,总会找机会开口的。”

    “难得你挺有自知知明。”凤景南稍稍满意,虽然明湛跟他不太亲近,不过他也不希望明湛与帝都掏心掏肺。哪怕明湛天纵其材,若是心向帝都,只这一条儿,凤景南便不能让他如愿。

    明湛嘿嘿笑了几声,“我要是没自知知明,也不能来找父王您商议哪。莫非您还以为别人给我点儿好处,我就乐陶陶不知东南西北了。您也太小瞧我了吧,这还没见着兔子影呢,哪能就把鹰放出去呢?”

    真奸,凤景南一见明湛笑便想到奸滑二字。

    瞧瞧,他哥在明湛身边儿都安排的什么人,一个玻璃珠子魏宁,一个就是他那狐狸哥,跟这么俩人在一块儿,难怪明湛越发奸滑,得意时还会像鸭子似的嘎嘎嘎的奸笑。

    凤景南琢磨让御医给明湛开些治嗓子的药。实在太难听了。

    不过这番话却让凤景南听得无比熨帖,既然明湛还算明白,倒让他下了一番决心。

    “我并不想让你再回帝都。”

    这句话出乎明湛的意料之外,凤景南道,“镇南王府有镇南王府的事,你如今才学理政,已经不早。如果日后大半时间都在帝都,你要如何接手镇南王府呢?”

    “那父王的意思呢?”

    当明湛不想别人窥伺他的内心时,总会摆出一副波澜不惊的面孔来。凤景南如果真有立他为世子之心,此话自然合情合理,不过,好话说在前头,就怕后面忽然转折,明湛要听的便是凤景南接下来的话。

    哪料凤景南忽然停了,淡淡地,“反正明年我也要去帝都,到时再说吧。”吊足了明湛的胃口。

    明湛哼哼两声,“反正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这帝都啊,我看,我得住大半辈子了。没事儿,父王也不用不好开口,我都理解您呢。”理解万岁。

    要是明湛真想去帝都,自然不会来跟凤景南商量了。如同凤景南所说,他日后想接手镇南王府,只凭一个嫡子的身份是不够的。他手下只有一个范维,凤景南身边儿的臣子,他跟老范和朱子程认识,其他人皆是点头之交,至于那些领兵的将领,明湛连面儿都未照过。

    这些事,他必须得开始考虑了。

    可现在凤景南还让他去帝都,明湛隐隐不满。

    凤景南见明湛撅着嘴,话都不肯说了,明湛心里的小九九,凤景南还是知道些的,当年他也是这样过来的。其实当年他的处境还不比明湛,起码他是明湛的亲爹,而他那时只是过继给王叔为嗣。

    “为你请封世子的折子我已经拟好了,我的意思是,你日后在帝都半年,然后回云南半年。”凤景南道。

    明湛眼睛一亮,没啥涵养的笑出声,唉哟,唉哟,正饿着肚子呢,天上就掉了个大馅儿饼正落在他嘴里,明湛有些不敢相信,迭声问道,“真的?唉哟,父王,你说的是真的吧?”

    “还没发。”凤景南看明湛一脸蠢相,竟然心里有丝愉悦,逗他道,“如果你不愿意,晚两年再递上去也无妨的。”

    “没没没没,我可没说不愿意。”明湛对自己的野心异常忠诚,若是别人早应该跪在地上谦虚一番了,明湛傻呵呵的笑了一盏茶的时间,对凤景南道,“好事儿来得太突然么。”

    凤景南伸手狠狠的掐了明湛的胳膊一把,明湛疼的一个哆嗦,凤景南道,“觉得疼吧,这不是在做梦。”明湛不淡定的样子,真是丢人。

    明湛的确很意外凤景南会如此迅速的为他请封世子,凤景南却是看不上明湛的小家子气,训他道,“你得明白,镇南王府才是你的根基。我把话说清楚,之前你不会说话,天天装蔫儿蛋,念书习武都不成个样子,看你就来火,自然不会把你放入世子人选。如今你既然开了金口,还不算蠢到家,我自然会为你打算。当初为何要让明礼去帝都,他庶子的身份始终是一份阻碍,再者,多少代镇南王从未有过子嗣,这是头一遭,你并非皇子,为你请封,又多一层艰难。好在如今皇兄开了金口,他就你一个嫡亲侄儿,断不能让你吃亏。他既然打主意让你长住帝都,我便顺势为你请封,他知道你与我有隙,断料不到我会这么快为你请封的。只是他把话放出来,总不能再咽回去。你也得警醒些,为何我不愿让你去帝都?别总你那小鸡肠子去琢磨别人,你世子之位已定,可帝都里储位空悬,你又是个胆大包天的,弄出个不得体的事儿,连我也得跟着丢人。”

    凤景南正色道,“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脑袋清醒些。”

    “知道了。”明湛低下头嘟囔着应了一句,凤景南一出手就是这样的大手笔,不管是为了镇南王府还是别的,总之好处是落在了他头上,明湛真有些受宠若惊,给骂几句也乖乖的听着,下保证道,“我肯定不会插手皇子间的事儿的。”

    凤景南忽然长长一声叹息,“不插手,日后如何与新君相处。我与皇兄是同胞兄弟,本就荣辱与共。镇南王世子位与储位总是会相互影响,你与他们只是堂兄弟,更加备加谨慎。”

    “我明白。”

    凤景南这样迅速果断的为他请封,让明湛对凤景南颇是另眼相待,这人虽然于小节上让明湛颇多不满,不过并不能说他有错。而面对时机,当机立断,顺着凤景乾的嘴定下世子之位,用最正统的方式保证了镇南王府的传承。

    的确,这人能从皇子中脱颖而出,成为镇南王,的确是有些道理的。

    摒前嫌,定大位,大将风范,尽显其中。

    抽个不停的**小贱受啊~~~

    凤景南拿了信亲自给明湛送过去。

    人都有其劣根性,像凤景南,他当然明白明湛对世子位的渴望,所以明湛才会紧紧抓住皇兄这棵大树不放。凤景南却最恨明湛这一点,永远分不清主次轻重,自作聪明的蠢货!

    住在帝都,便无法真正涉入镇南王府的内政,如今明湛聪明反被聪明误,不知为何,凤景南就是想看一看明湛那张臭脸难上一难。

    明湛正在宜风亭弹琴。

    他心情不错,与魏宁两人一弹琴一吹笛,一个月白蓝带,一个黛色玄裳,皆宽袍广袖,矜贵公子,映着碧树繁花雕栏玉栋,愈加显出一份卓然潇洒气来。

    凤景南此人文武相宜,当初魏宁的琴还是他教的,乐理上颇有造诣,此时听着淙淙的乐声,望着亭中人物,一时颇有些沉醉。

    魏宁武功高强,素来敏锐,见凤景南一行人前来,气息微滞,笛声便差了一拍,凤景南摇头走进宜风亭,“子敏,你心性驳杂,容易为外物所动,乐理上难有进益。”

    至于明湛,凤景南刚想点评几句,眼睛落在明湛手下的古琴时,脸都绿了,皱眉问道,“谁让你把绿绮拿出来的?你这三脚猫的水准,真还好意思糟蹋这么好的琴?”

    “一张琴而已,还不是给人用的。”明湛嘀咕一句,“阿宁的大圣遗音不比你这张好,我照样拿来练琴。”

    不知怎么回事,以前明湛是个哑巴,生的胖墩子一个,凤景南见他就心口发堵。如今突然会讲话了,男孩子抽条长个儿,人也瘦了,鹅蛋脸,薄皮丹凤眼,唇红齿白的有几分清秀,话也讲的俐落,凤景南仍是见他就烦,听他讲话那心里就蹭蹭的蹿小火儿苗,压都压不下去,这光景还不如明湛哑巴的时候痛快呢。

    凤景南被明湛顶的肺叶子疼,魏宁倒是先软了,捅明湛一把,“没有的事儿,大圣遗音,我就让你瞧过,哪里让你弹过了?”

    “子尧借我用了好几天,弹起来也没啥,就是音色好些。”明湛大言不惭,凤景乾让魏宁呆在他身边,他跟魏安也说的上话儿,关系不赖。撇嘴道,“也就你们这些假斯文的,拿着当个稀罕物儿。”

    凤景南忍的艰难,拉过明湛对着屁股赏了他两脚,明湛哇哇叫两声,其实也不怎么疼,拍拍屁股上的土,虽不服气,也没再说话。真惹恼了凤景南,他也捞不着好儿。

    魏宁心里痛骂魏安这个败家子,扶着凤景南坐下,笑劝道,“是我多嘴,说表哥有副好琴,撺掇了明湛赏鉴,表哥莫要怪他。”

    凤景南看明湛,冷声问,“这是你的吗?不说一声就拿来用,不告而取了,这是。”

    不告而取谓之窃,凤景南不好明面儿骂他是个贼,拐了弯也要骂一回。

    明湛话头来的俐落,道,“父王不是常说,父为子纲,我的就是父王的,父王的自然也就是我的,一张琴而已,我看自己的东西,还要跟谁说啊。”

    “放屁。”凤景南给明湛的歪理搅的哭笑不得,骂他道,“念书时三天打渔两天晒网,这会儿倒会扯些歪门邪道儿。子敏,你不是明湛的先生么,给他讲讲什么叫父为子纲。”

    魏宁完全是个狗腿子,“明湛,这意思就是说儿子要听老子的。”

    “你给阿宁八个胆子,他也不敢说你一句不是哪。”

    凤景南冷笑,“我倒没给你八个胆子,你倒是什么都敢说敢做。”神色间颇是不善。

    明湛却半点儿不怕,摊开手道,“您可别冤我,就这么一张琴,父王便是又打又骂的,万一哪天我真拿了您什么贵重物件儿,您还不得直接翻脸。我本也不稀罕这个,还你就是。”

    凤景南真给气着了,不必想当年,他现在在谁面前被人这样一句话顶一句话的顶得几乎噎死过去呢,尤其还有魏宁在,这回就要想当年了,遥想当年,魏宁在他手上时,也被他教训的服服帖帖,如今当着魏宁的面儿,连儿子都管不住了,这脸是丢的大发了。

    凤景南一声冷笑,魏宁知凤景南甚深,他倒是不反对凤景南教训明淇,只是他在这里真叫闹起来,难免泱及池鱼,忙暗中戳明湛一记,赶紧认错。

    明湛也知晓凤景南是恼火了,刚想张嘴说几句好听的,哪知凤景南已将他们的小动作纳入眼内,顿时眉毛一竖,厉声道,“子敏,你做什么?”

    明湛知凤景南这是要先拿魏宁作伐子,哪里肯让凤景南真的将火气发出来,顺势抿嘴笑道,“父王,阿宁远来是客,他是见您生气,责备我不该言语不逊冒犯父王。如今我已知道了,求父王饶恕了吧。”

    “好,难得你自认罪责。”凤景南点头微笑,问魏宁,“言语不逊该怎么处置,大理寺卿给他讲讲吧?”

    魏宁当即撇清自己,“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镇南王府的家规,弟不大知晓。”

    “那依国法呢?”

    魏宁当即立断,“此案情过小,大理寺不受!”从没听说过亲父子拌嘴,来大理寺陈冤的理儿。人家打断骨头连着筋呢,他跟着搀和什么劲儿。讨好一个,必然得罪另一个。

    明湛没想到魏宁这万金油还有如此硬气的时候,捂着嘴巴嘎嘎嘎的笑出声来。

    魏宁忙捧来一盘酸角糕,赔笑道,“表哥尝尝,这是今儿刚做的,我看天气好,约了明湛在园子里弹琴赏景,还命人烫了酒,厨下备了小菜,一会儿就能呈上来,不如我们陪表哥喝一杯。”

    明湛也不是个没眼色的,跟着凑趣笑道,“是啊,父王,咱们好长时间没一块儿喝过酒了呢。”咳,由于上次酒后事故,明湛和凤景南心理都留下了不同程度的心理阴影,提起酒,两人颇有些不自在。比如,凤景南就习惯性的摸了摸上次被明湛用爪子挠过的地方。

    魏宁察颜观色,笑道,“明湛年纪小,就让他为表哥把盏。”

    “我把盏,阿宁布菜。”

    “四公子,我远来是客。”

    “阿宁,咱们谁跟谁啊,我看你可没把自个儿当成客。”

    明湛跟魏宁说相声似的,硬把凤景南的脾气消磨光了,三人高高兴兴在宜风亭用了午膳。

    午膳后,凤景南顺道将明湛拎到书房,给他瞧了凤景乾的信。

    凤景南慢慢品着一盏六茶山的潽洱茶,斜倚在长榻间,腰上搭了条锦蓝暗文锻子面儿的薄毯,并不说话,这是明湛自己惹出的麻烦。

    明湛倒是没跟凤景南客气,全不拿自己当外人儿,当然,他也不是外人。起身坐到榻沿儿,明湛无比亲热谄媚的问凤景南,“父王,你说我该怎么办呐?您特意到宜风亭找我,肯定有话跟我说吧。咱们亲父子,还有什么话不能说的?”

    凤景南酸倒了满嘴的牙,唇角还是不易察觉的向上一翘,拿捏着架子道,“哪里,你有话都跟别人说去了,我自然也没话跟你说。”

    这等程度的拒绝,自然不能让明湛退却,若是凤景南没话说,怎么会让他到书房呢。如今不过是想拿捏一二罢了,明湛试探的问,“父王是怪我给皇伯父写信吗?”

    “与帝都保持良好的关系,这是最基本的事情。”

    “我也这么想。”明湛摸摸没毛儿的下巴,思量道,“那我也没做错什么,皇伯父自然不会因为我一封信就突然有了让我在帝都长住的想法,他要是早有打算,总会找机会开口的。”

    “难得你挺有自知知明。”凤景南稍稍满意,虽然明湛跟他不太亲近,不过他也不希望明湛与帝都掏心掏肺。哪怕明湛天纵其材,若是心向帝都,只这一条儿,凤景南便不能让他如愿。

    明湛嘿嘿笑了几声,“我要是没自知知明,也不能来找父王您商议哪。莫非您还以为别人给我点儿好处,我就乐陶陶不知东南西北了。您也太小瞧我了吧,这还没见着兔子影呢,哪能就把鹰放出去呢?”

    真奸,凤景南一见明湛笑便想到奸滑二字。

    瞧瞧,他哥在明湛身边儿都安排的什么人,一个玻璃珠子魏宁,一个就是他那狐狸哥,跟这么俩人在一块儿,难怪明湛越发奸滑,得意时还会像鸭子似的嘎嘎嘎的奸笑。

    凤景南琢磨让御医给明湛开些治嗓子的药。实在太难听了。

    不过这番话却让凤景南听得无比熨帖,既然明湛还算明白,倒让他下了一番决心。

    “我并不想让你再回帝都。”

    这句话出乎明湛的意料之外,凤景南道,“镇南王府有镇南王府的事,你如今才学理政,已经不早。如果日后大半时间都在帝都,你要如何接手镇南王府呢?”

    “那父王的意思呢?”

    当明湛不想别人窥伺他的内心时,总会摆出一副波澜不惊的面孔来。凤景南如果真有立他为世子之心,此话自然合情合理,不过,好话说在前头,就怕后面忽然转折,明湛要听的便是凤景南接下来的话。

    哪料凤景南忽然停了,淡淡地,“反正明年我也要去帝都,到时再说吧。”吊足了明湛的胃口。

    明湛哼哼两声,“反正不用你说我也知道,这帝都啊,我看,我得住大半辈子了。没事儿,父王也不用不好开口,我都理解您呢。”理解万岁。

    要是明湛真想去帝都,自然不会来跟凤景南商量了。如同凤景南所说,他日后想接手镇南王府,只凭一个嫡子的身份是不够的。他手下只有一个范维,凤景南身边儿的臣子,他跟老范和朱子程认识,其他人皆是点头之交,至于那些领兵的将领,明湛连面儿都未照过。

    这些事,他必须得开始考虑了。

    可现在凤景南还让他去帝都,明湛隐隐不满。

    凤景南见明湛撅着嘴,话都不肯说了,明湛心里的小九九,凤景南还是知道些的,当年他也是这样过来的。其实当年他的处境还不比明湛,起码他是明湛的亲爹,而他那时只是过继给王叔为嗣。

    “为你请封世子的折子我已经拟好了,我的意思是,你日后在帝都半年,然后回云南半年。”凤景南道。

    明湛眼睛一亮,没啥涵养的笑出声,唉哟,唉哟,正饿着肚子呢,天上就掉了个大馅儿饼正落在他嘴里,明湛有些不敢相信,迭声问道,“真的?唉哟,父王,你说的是真的吧?”

    “还没发。”凤景南看明湛一脸蠢相,竟然心里有丝愉悦,逗他道,“如果你不愿意,晚两年再递上去也无妨的。”

    “没没没没,我可没说不愿意。”明湛对自己的野心异常忠诚,若是别人早应该跪在地上谦虚一番了,明湛傻呵呵的笑了一盏茶的时间,对凤景南道,“好事儿来得太突然么。”

    凤景南伸手狠狠的掐了明湛的胳膊一把,明湛疼的一个哆嗦,凤景南道,“觉得疼吧,这不是在做梦。”明湛不淡定的样子,真是丢人。

    明湛的确很意外凤景南会如此迅速的为他请封世子,凤景南却是看不上明湛的小家子气,训他道,“你得明白,镇南王府才是你的根基。我把话说清楚,之前你不会说话,天天装蔫儿蛋,念书习武都不成个样子,看你就来火,自然不会把你放入世子人选。如今你既然开了金口,还不算蠢到家,我自然会为你打算。当初为何要让明礼去帝都,他庶子的身份始终是一份阻碍,再者,多少代镇南王从未有过子嗣,这是头一遭,你并非皇子,为你请封,又多一层艰难。好在如今皇兄开了金口,他就你一个嫡亲侄儿,断不能让你吃亏。他既然打主意让你长住帝都,我便顺势为你请封,他知道你与我有隙,断料不到我会这么快为你请封的。只是他把话放出来,总不能再咽回去。你也得警醒些,为何我不愿让你去帝都?别总你那小鸡肠子去琢磨别人,你世子之位已定,可帝都里储位空悬,你又是个胆大包天的,弄出个不得体的事儿,连我也得跟着丢人。”

    凤景南正色道,“所谓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你脑袋清醒些。”

    “知道了。”明湛低下头嘟囔着应了一句,凤景南一出手就是这样的大手笔,不管是为了镇南王府还是别的,总之好处是落在了他头上,明湛真有些受宠若惊,给骂几句也乖乖的听着,下保证道,“我肯定不会插手皇子间的事儿的。”

    凤景南忽然长长一声叹息,“不插手,日后如何与新君相处。我与皇兄是同胞兄弟,本就荣辱与共。镇南王世子位与储位总是会相互影响,你与他们只是堂兄弟,更加备加谨慎。”

    “我明白。”

    凤景南这样迅速果断的为他请封,让明湛对凤景南颇是另眼相待,这人虽然于小节上让明湛颇多不满,不过并不能说他有错。而面对时机,当机立断,顺着凤景乾的嘴定下世子之位,用最正统的方式保证了镇南王府的传承。

    的确,这人能从皇子中脱颖而出,成为镇南王,的确是有些道理的。

    摒前嫌,定大位,大将风范,尽显其中。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