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番外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凤景南认为明湛在恶心他这方面,非常之有天分。

    自从明湛开口吐了俩字出来,这小子在镇南王府的地位随之水涨船高,连他远在帝都而消息灵通的皇兄都几番差人送药材送大夫送吃的送用的。好像明湛在他这儿挨饿受冻百般虐待一般,百般关切仿佛自己是明湛的亲爹。

    凤景乾种种举动令明湛的亲爹凤景南大为不满,让明湛写了谢表婉约的提醒他哥一句:帝都离云南路远迢迢,何苦劳民伤财来着。

    凤景乾倒是听了,不再送东西,他改为与明湛通信了。俩人还写的有滋有味儿。

    酸的凤景南直反胃。

    譬如这一封明湛写给凤景乾的信。

    亲爱而伟大的皇伯父:(只这称呼就让凤景南想出去吐一回)

    见信安。

    现在我说话很流利了,多亏了阿宁的办法,我每天早上起来都会大声念书有半个时辰的时间。

    不过阿宁说我声音很难听,像鸭子叫。阿宁说话真是刻薄,他不就长的好看么。

    我又长了个子,以前的衣服穿的有些短了,重新裁了新衣。阿宁夸我眼睛变大了,其实是我瘦了,脸小了一圈儿。我跟阿宁讲,他还不信,给他摸我腰量一下,他仍然嘴硬,后来,找出我以前用的腰带一比就知道了,腰细了一寸呢。

    现在父王让我每天去议政厅学着当差,议政厅的饭很难吃,我想从府里带,结果被骂纨绔。我觉得自己是被生生饿瘦的。

    落款:您可怜的被饿瘦的侄子明湛。

    凤景南真想把信摔回明湛的脸上,这个混帐东西,屁大事儿也值得往上写,不知道“丢人”俩字怎么念的。

    忍一口气,凤景南拆开另外一封。云南到帝都路途遥远,也不是天天有快马去帝都,明湛每半个月才送一次信,不过好像他跟凤景乾关系真是不赖,一次就有十来封。

    凤景南很有些好奇心,便不客气的拆阅。

    开头还是一样。凤景南稍稍有些恶。

    亲爱而伟大的皇伯父:

    见信安。

    今天天气很好,我穿了件浅紫色的袍子,袖口领口和腰带嵌着黑色镶边儿,镶边儿上绣着缠枝莲花。我穿上后,他们都夸我俊俏来着。

    嘻,这是头一回听有人说我俊俏。

    以前人们都夸我福态。

    我照镜子时也觉得比以前好看了,不过很可惜,美中不足额头上发了颗红色的痘痘儿,御医开了些去火的汤药。

    其实我觉得虽然发了痘痘,照镜子时也不觉得丑……

    接下来便是通篇讨论脸上痘痘的废话,凤景南捺着满肚子恶心,瞅一眼手边儿的信,还有七八封的样子,看吧,胃里难受。不看吧,又担心明湛胡写一气,丢他脸面。

    一时间,烦恼非常。

    当然,明湛的信中无涉机密,就是啰里八嗦的家长里短。所以,凤景南还不能阻止他写信的行为。

    更让人无力的是,他的皇兄似乎很喜欢明湛这些叽叽歪歪的信,每封都回,还附加点评。

    譬如:

    凤景乾的回信是这样写的。

    亲爱而可爱的小宝贝明湛:(凤景南死的心都有了,这不是他亲哥吧,给啥不干净的东西附体了吧?还小宝贝?呸!)

    来信已收到。

    据考证,漆封曾被人动过,当然,朕以为,除了你父王,也没人有这个胆子了。以后,你写了信先给他看过,再上漆封,省得他疑神疑鬼。唉,景南就是这个毛病,朕也没法子。

    帝都已是深秋,石榴院的石榴熟了,朕命他们给你捎了几个去。那两株石榴也有些年头儿,挑了好的,不比进上的差,朕尝过,觉得更加甜美些。

    你吃吃看。如果觉得味儿好,再跟朕说。(切,我儿子八百辈子没见过石榴啊。)

    自你走后,朕觉得冷清许多。(撇嘴,莫非皇宫里都是死人来着,冷清!哼!冷清?)

    天渐渐冷了,钦天监说过几日会有初雪。朕想,今年冬天没人陪朕吃烤肉串和热锅子了。(凤景南再撇嘴,这话说的,满皇宫的人,您老发个话儿,谁不是屁颠儿颠儿的上前伺候。做皇帝的人,竟然能说出这种酸话来,还叫不叫人活了。)继续看。

    明湛,你年纪渐长,景南必定会命你议政。不过,你性子太拧,他必定要给你几次下马威杀杀你的性子,骂你纨绔,算是轻的。(本来父子关系就芨芨可危了,哪里还架得住人挑拨哟。)

    你父王面硬心软,你不要放在心上。议政厅的饭菜不好吃,就让家里的小厨房做了给你送去,不要明着扎你父王的眼,暗里小心些,谁还会告你状不成?(还给出馊主意!凤景南吐血的心都有了,怪不得明湛去了帝都,越发狡黠了呢。敢情这就是前因哪……)

    听你说如今都瘦了,朕十分心疼,想你在帝都五年都是白胖可爱的模样,今只在云南五个月,便已是瘦骨支离,是否有不痛快之事在信中不方便与朕说,其实朕也能猜到七八分。(妄想症患者。)

    罢了,你只需再忍几月,明年是你皇祖母六十大寿,你父王定会进京为太后祝寿。你来了,朕必不让你回去,让御厨好生为你调补。至于其他,你不必担心,朕只你一个嫡亲侄儿,定不让你吃亏就是。

    (凤景南几乎想“呸”一声了,这是啥意思,明湛叽叽歪歪的几封信,他哥就能说出这样的话来!他这亲爹可还没发话呢!哼,明摆着这话是说给他听的。)

    凤景南把凤景乾给明湛的信通通看过后,焦虑了。

    他与凤景乾是同胞兄弟,当年俩人一起把戾太子推下台,一个正位龙椅,一个云南称王,对彼此的了解不是一般的深。

    首先,他哥肯花废时间回明湛这些着三不着两的信就透着诡异,无利不早起的人,再怎么变,也不会忽然之间变成一圣人。

    明湛这小子,与虎谋皮、火中取栗的事都敢干,哼,看什么时候烫了他那胆大包天的贱爪子,才算得了教训呢。

    小子,这就不诉苦了吧。得,这回可不要怪别人了,嘴贱的好处,帝都住着去吧。

    叫你嘴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