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悬殊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明淇回府时已经是八月初,四年不见,明淇已不是当初跳脱的小丫头,或许因为带兵久了,她不苟言笑,身上散发着淡淡的杀伐气息,眼睛沉静明亮。

    因明淇自小便跟在凤景南身边儿,如今学着带兵,她内外院出入随意,去梧桐轩打了声招呼便来找明湛。明湛听侍女回禀明淇回来了,忙奔出门相迎,然后鸭子叫般嘎嘎喊了声,“明淇。”

    明淇忍不住笑,拍拍明湛的胳膊,佯怒道,“你好大的胆子,还不叫姐姐,敢直呼我名子。”

    “本来是龙凤胎,不一定谁大呢。”能开口说话,明湛心情极好,神色也明媚了许多。

    明湛这几年窜的挺快,如今瞧着倒与明淇一般高了,只是他略胖些,明淇打量明湛的脸,问,“怎么瘦了?不过你这一瘦倒显的高了呢,比以前也好看了。”

    明湛拉着明淇的手往屋里走,明淇问明湛,“魏大人在你这院子里么?”

    “嗯,阿宁在屋里。”

    阿宁?明淇看明湛一眼,你跟魏大人倒是挺熟啊!

    魏宁并不是第一次见明淇,先前只觉得这是个厉害丫头,如今再见,明淇已脱去幼时稚气,她神似凤景南,薄唇微抿,鼻梁挺直,凤眼半眯,这姐弟俩都是一样雪白的脸,明淇的眼中已开始透出几分威严。

    早听说这丫头有一支军队,不想已初露峥嵘,颇具气势。

    几个儿子都无涉军务,凤景南独钟爱明淇,因明淇喜爱拳脚兵事,便让明淇带兵,只是女儿家早晚要出嫁,倒不知道凤景南打的什么算盘了?

    明淇贵为一品郡主,自然不必与魏宁行礼,魏宁也身具承恩侯爵位,贵戚中的贵戚。故此两人互相颌首,便算是见礼了,明淇先开口,笑道,“表叔安好,我在外头听说表叔来了,很是惊喜。表叔可还住的习惯?”

    魏宁笑道,“我难得有此长假,云南四季如春,最宜居住。说起来还是在你们姐弟出世时来过,隔十几年再来,倒不觉得有什么变化。”

    明淇呷了口茶道,“我听母亲说起过,当年,就是表叔做的钦差送来皇伯父和皇祖母的赏赐。”

    “我怎么不知道。”明湛插嘴问。

    明淇道,“你不知道的事儿多了。”

    明湛已径自欢喜的看向魏宁,笑嘻嘻地,“阿宁,原来我出生时我们就见过面呐。我是那会儿好看,还是现在比较俊俏?”

    明淇瞪明湛一眼,这个大白痴,鸭子似的嘎嘎叫个屁啊!对于弟弟的嗓子恢复没高兴几天的明淇,竟然开始怀念起明湛当哑巴时的时光。

    明湛摸着自己的脸不停的追问魏宁,“阿宁,你还喝过我的满月酒啊?”

    魏宁笑,“这有什么稀奇,你在襁褓中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笑睨明湛一眼,“你自小脾气就好,半天都不会哭一声。”实际上那会儿魏宁还有些童心,趁人不备时还偷看过明湛的小宝贝。唉哟,那个叫小啊。

    明湛欢喜的嘎嘎笑了几声。

    明淇白眼,“你小声些笑。”

    “明淇,你看我跟阿宁多有缘份。”明湛笑眯眯的看向魏宁,还故做可爱的眨眨眼,“阿宁,你不会偷看过我吧?”

    明淇再豪放也是女人,听明湛说这种贱皮子话,当下就给了他脑袋一巴掌,骂他道,“快闭嘴!好的不学坏的学,谁教你的这些下流话,嗯?”

    明湛嘎嘎赔笑,“知道了,不说了。”

    明淇抚额:好想把他毒哑哦。

    明湛初开口,很有说话的。

    当一个哑巴,忽然变的会说话的时候,明湛的心里真的油然升起一起感恩的心情。

    甚至连凤景南也不大记恨了。

    反正他会说话了,凤景南不为他请封世子,可凤景南同样再不敢提立凤明礼做世子的话。

    明湛觉得自己心胸宽大的像个佛爷。

    他还每天去给凤景南请安,俩人都是装B能手,一时竟父慈子孝起来。

    明湛当然很想直接把凤景南塞回魏太后的肚子里去,自己坐镇南王府的头把交椅,可惜他手上一无钱二无权,凤景南再喜欢凤明礼都没让凤明礼涉入军事,防儿子甚于防贼。

    凤景南最信任的人是他的姐姐明淇,只有明淇可以自由出入凤景南的书房。

    真是奇怪,明明是龙凤胎,待遇却如此大不同。

    明淇也算个奇人,哪怕是亲弟弟明湛跟他打听些啥啥啥的机密事,明淇都是脸一板,“这些政事,你早晚会知道。”然后嘴巴闭的比蚌壳子都要紧上三分。

    明淇与他有姐弟情份,同样与凤景南有父女情份,不过明淇完全没有夹心饼干的尴尬,她游刃有余,大公无私,好似包青天临世。明湛私下里经常将明淇跟杜如兰的青天御史哥哥杜如方配对儿,当然,他只是在臆想中过过瘾,在明淇跟前儿连个屁都不敢放。

    譬如,明淇会与凤景南提起妹妹将要请封的事,“三妹明年芨茾,四妹妹转年也十四岁了,不如一并为妹妹们请封,别耽搁了花季。”

    凤景南点头,“明菲明雅都是庶出,又不比你大姐姐居长,你觉得什么封号合适?”

    “像父王说的,大姐姐因在姐妹里居长,已破例请封了郡主。三妹妹四妹妹怕没这运气了,按例,庶女只能请封县主。不过,魏妃是皇祖母的内侄女儿,情份不同,可为三妹妹再高一级请封,一个郡君的体面会有的。四妹妹就按例来吧。”明淇答道。

    明淇向来公允,凤景南点头,吩咐范文周道,“砚贞,便按此拟奏章来吧。”

    范文周应是。躬身退下。

    凤景南看明淇一眼,笑道,“明年是你皇祖母的六十大寿,我带你们去帝都。你也到了年纪,想挑什么样的郡马心中要有分数。”

    明淇脸上无半分羞涩,懒洋洋的对着父亲笑笑,“我倒是不急,可以让妹妹们先挑。”

    “长幼有序。”

    明淇笑着翻一本公文,漫不经心道,“礼虽如此,情有可恕。我在军营见过的男人也不少,并无入眼的。要我说,这选男人如同选骏马,一等的马,可遇不可求。碰上了,是福份。碰不上,难道能拿劣等马凑合?那日后碰到一等的好马,这匹劣马要如何处置?”

    “你这是什么样的混话?”凤景南笑斥,“在我面前儿说说就罢了,出去可不许乱说。”

    明淇道,“明年,父王带着三妹妹四妹妹去就是了,我就不去了。”

    “不成,你母亲都要一道去,你留下做什么?”

    “两个妹妹要去,大哥明湛也要去,再有三哥,还没娶媳妇呢,明年正好顺道儿去帝都把媳妇娶了回来。”明淇笑,“总得留个看家的人,父王,其实母亲去不去无所谓,母亲性子好安静,平日里属官的家眷来请安,母亲都见的不多。父王不如带魏妃去,皇祖母定是高兴的。”

    凤景南斟酌道,“还有明湛的婚事,如今不比以前,让你母亲帮着把把关,总是好的。”

    明淇挑起一枝小狼毫笔敲了敲额头,“是啊,这样带魏妃倒显的不合适了。”嫡子与两位庶女都要婚配,万没有让侧妃出头儿的道理。“那不如让我跟大哥留下看家吧。大哥理政,我去军中。”

    凤景南摇头,“不妥,你也到了大婚的年纪,我是想多留你两年,只是也该操持起来,可以先订婚。”

    明礼第一便没有碰过兵权,再如何也翻不出风浪来,明淇放了心,“那好吧,父王别忘了答应过我的事就是了。”明淇笑着提醒。

    凤景南宠爱一笑,不言而喻。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