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冲突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明湛将魏宁给他用来擦那个的手帕收到了袖子里珍藏,他才不会自作多情到以为魏宁对他有意,这的确是个误会,不过也是个把柄。

    魏宁这人衣物考究,帕子上一角儿绣了魏家的姓氏,如山铁证,总有些许用处的。

    魏宁在大理寺多年,是何等仔细之人,焉能不知明湛的诡计,冷笑,“那里面也是你的东西,你收着去吧。”

    “阿宁,这是咱俩的订情信物。”明湛在魏宁掌中写道,魏宁冷哼,根本不再理会明湛。

    明湛忙掏出帕子还给魏宁,写道,“那就由你收着吧,你别乱想,莫非我还会拿这个威胁你不成?你也太小瞧我了。”一脸正义的望着魏宁,以示自己毫无私心。

    魏宁收回锦帕,脸色稍霁。明湛凑近魏宁,拉着他的手写字,“我是第一次呢。”

    “混帐,我也是第一遭用手给人做。”魏宁在明湛手上写道,还瞪了明湛一眼。

    明湛赔笑,“那辛苦你了哈。”

    魏宁不理会这等无耻之人。

    明湛欺上前,拉着魏宁的手玩儿,魏宁皱眉,“玩笑也要适当,你再这样我可要出去骑马了。”

    明湛并不想惹怒魏宁,忙规矩安份的坐了,抱怨的在魏宁掌心划拉,“阿宁,你也太难讨好了。”

    魏宁的心脏仿佛被人用重锤砸过,什么时候也有人用一种佯似埋怨的口吻这样说,“阿宁,你也太难讨好了。”

    你也太难被讨好了。

    那人有一双明媚的桃花眼,说话时最是不正经,总是流出三分轻薄三分笑意,你永远不知道他哪句是真哪句是假。

    魏宁并非伤春悲秋之人,他的失态只是瞬间,甚至明湛都未发觉,他已经推开车窗,外面已是草长鸢飞的五月晴天,有着淡淡的青草气息和浅浅的花香。

    明湛又凑上前歪缠,比划着问,“阿宁,你什么时候对我动心的?你说实话吧,我又不会笑话你。”

    魏宁忽然轻笑出声,拧住明湛的胖脸,逗他,“你有空还是多照照镜子吧。”

    明湛有一种死不要脸的赖皮精神,以至在许多年之后,他都坚称魏宁率先对自己动心,并臆想出若干可歌可泣的魏宁暗恋自己桥段儿,并打算自己口述让翰林院大儒润色后出书留念,被魏宁一通臭骂方息了此等念头儿。

    当然,此刻明湛也只是从男人的劣根性上逗逗魏宁,谁让这家伙胡摸占他便宜来着。魏宁也是别有盘算,懒的揭穿明湛并不令人厌恶的嘴脸。此时,谁也料不到几年后帝都迭起的风云会将二人推入那深不可测的夙命的深渊。

    至于魏宁为明湛以手抒解,对于男人来说,这算个毛啊!也值当大惊小怪!

    凤明廉带着属官前来接大哥和明湛等人回府,凤明廉比明湛大一岁,悲催的是他还没大婚,明湛已经把牌位娶回来了。

    明礼下车,兄弟二人相见自然少不了一番喜悦,明礼素来周全,笑道,“四弟和承恩侯也来了。”

    魏宁也已下车,此时,他正含笑的望着车门,温声道,“都说近乡情更怯。明湛,别害羞了,赶紧下来吧。”身后跟着范维方青等人,一道等侯明湛下车。

    明湛此人心眼儿太密,他先前凄凄惨惨的自云南去帝都为质,如今也算衣锦还乡的,自然不能让人再小看了他,所以,他故意磨蹭,就要弄个‘千呼万唤始出来’的排场,以示今非昔比。

    魏宁乐得与明湛配合,待明湛一露面儿,便伸出一只素白的手,以承恩侯之尊亲自扶明湛下车。

    明湛装B的缓步上前,那姿态那步伐那稍稍抬高的下巴以及明湛无意中流露出的高人一等的尊贵,让明礼明廉稍稍的不自在起来。

    “四弟,远道回家,累了吧?”明廉面儿上工作还是不错的,笑道,“王妃娘娘定已为四弟备下了点心酒食,盼四弟回来呢。”

    明湛唇角逸出一抹微笑,微点头,眼光却落在随明廉出城的属官身上,此人站在明廉身后半步,位置最显眼。圆乎乎的脸,微胖,一团和气,唇角总是向上挑着,似乎永远在微笑,明湛记性不错,他以往并未见过此人。

    “四弟,咱们回府吧,也别让父王久侯。”明礼笑着看了魏宁一眼,“承恩侯也是咱家的贵客。”

    明湛两眼仍盯向那人,直到那人抱拳躬身行礼,“属下冯山思见过四公子。”

    此人是属官中领头羊一样的人物,后面大小官员俱跟着一道向明湛行礼,“属下见过四公子。”

    明湛抬手,范维代明湛吩咐道,“诸位大人不必多礼,四公子听闻诸位大人前来相迎,实在受宠若惊,劳诸位大人一路远来,诸位大人辛苦了。”

    诸人又称不敢。眼明心快的已反应过来,四公子来者不善哪。

    如此一番劳动,明湛方乘车进了昆明城。

    凤景南刚换了一张新书案,他真没料到明湛有胆子回来,还以这种极为光鲜的光明正大的名义回到镇南王府。

    甚至还有魏宁一路相随。

    魏宁这个混球儿,不愿意在帝都趟混水,便躲到他镇南王府来打秋风,倒是一把好算计。

    有侍从回禀:四公子、承恩侯、大公子、二公子已经回府。

    从何时起,在奴才们的口中,明湛的地位已经变的超然了呢?凤景南先见了凤明礼凤明义,很是关切的问询一番,打发两人去给王妃请安,方唤了明湛进来。

    明湛默不作声的请安后,坐在凤景南对面的太师椅中,凤景南道,“敬敏长公主家的事,你处理的很得体。既然回来,就多住些时日。魏宁是怎么回事,他不是大理寺卿么?莫非已经清闲到可以陪你回家守孝的地步?”

    明湛写道,“是他主动提及的,帝都的事有些麻烦,皇上也未反对,他就跟我一道回来了。”

    “既然他与你一道回来,你就把他看好了,让他安分些。”

    “承恩侯是父王的嫡亲表弟,是魏侧妃的亲弟弟,我没本事管他。”明湛迅速回答,写道,“我坐了一路了车,已经够累了,父王不喜欢直接打发他回去就是。”

    凤景南屡次受明湛这样阴阳怪气的话,眉毛一挑就要发作,明湛写道,“父王,我三年未曾回来,您身子可还安好?”

    “做什么?”

    明湛继续问,“父王公事可还顺遂?”

    不待凤景南回答,又写道,“母亲可好?明淇可好?家里的兄弟姐妹们可好?”

    “您的谋臣朱子政先生曾经对我说,我与父王生疏,是因为我自小守拙不与父王亲近之故。如今我有心与父王亲近,父王是如何待我的,可曾问过我一句劳顿困乏?”明湛眼中带出三分恼怒,不客气的写道,“如果父王只当我是属下,那么父王对待得力的属下也当客气些?如果您当我是儿子,就不该我一进门便给我下马威。您对大哥何其善解人意,我在帝都,是否能做皇上的主?皇上要派魏宁过来,你要我如何拒绝?”

    “你在怨我?”凤景南的眼眸如同一汪千年寒潭,深不可测。

    明湛当仁不让,“莫非我怨不得你?”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