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三得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凤景乾的奸诈让明湛无话可说,果然不愧是做皇帝的人。

    凤景乾让他直接在凤景南的奏章上写过墨批,自然是对他的信任,不过这老家伙的心眼儿是不是太黑了呢?本来他与凤景南的父子之情已经淡薄如同太阳下面的晨雾,风一吹就要散散掉,又有这老家伙的成心离间,能好起来才有鬼。

    当然,明湛只要一想到凤景南看到奏章时的脸色,就打心脏里涌出一股名为喜悦的情绪来,进而对凤景乾的奸诈也觉得似乎是可以接受的。

    明湛笑眯眯的去找魏宁,魏宁见明湛眼角眉梢的一脸喜气,不禁道,“今儿个还得去长公主府,你给我憋着些。”

    明湛闭着嘴巴呶了又呶,好不容易才拉住放荡的唇角,使它不要翘的太厉害,勉强严肃板正了些。只是还未待魏宁再开口,明湛又得意的别开脸一阵无声大笑。

    魏宁对这官司正在头疼,见明湛这样一阵接一阵的抽疯,没来由的火大,揪着明湛的耳朵怒,“你吃嬉嬉屁了吗?傻笑什么呢?嗯?有喜事跟我说道儿说道儿,也让我跟着乐呵儿乐呵儿?”

    明湛怕疼,大头跟前魏宁的手抬高,一直将要贴到魏宁的脸上,明湛疼的眦牙咧嘴,就是想求饶也说不出口,只得不断赔笑。魏宁见明湛一脸奸笑更是来气,质问,“一脸的坏笑,你又干什么坏事了?”

    明湛捏捏魏宁的手,魏宁放开明湛,明湛写道,“昨天皇伯父跟我讲了戾太子的事儿。”

    魏宁的手不受控制的一颤,脸色仿若能刮下三两寒霜,极度难看。

    果然有奸情啊,明湛试出魏宁如此剧烈的反应,已极度满意,眼中却露出惊诧,不敢让有半分庆幸。魏宁敛了笑,正色道,“今天事情不少,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咱们先过去吧。”

    明湛自然不会再多提,乖乖的跟着魏宁去了长公主府。

    魏宁做事极是仔细,并且脑筋极快,所有跟车的侍从,他皆一一亲自录取口供。让明湛说,魏宁能做到大理寺卿,靠的是自己的真材实学,如果魏宁不是外戚,依他的本事,晚上十年,大理寺卿的位子仍然是手到擒来,不过,轻易不得封侯之风光,自然也就不会有凤景乾的百般猜忌了。

    世事就是如此,一损一益,自然之理也,哪儿来得两全?

    魏宁将这些人里面几个可疑的收到大理寺细审,其余人让大公主府自安排,便带着明湛去检查小郡君的死因。

    不承想,魏峭却是死都不肯同意魏宁剥开妹妹的衣裳,即便妹妹如今死了,也是自个儿的亲妹妹,魏宁此举,与玷辱妹妹的身子有何异?

    魏宁好说歹说魏峭就是不同意,魏宁大为光火,怒道,“我本是奉旨办差,莫非魏兄不想细查小郡君的死因不成?你若一昧固执,也不过是助凶手一臂之力!”

    “魏大人,家妹因是未婚而殁,父母多方周旋,方被允埋入家族坟地,如今若被你碰触家妹的身子,族中长辈定要提出异议,再生是非,莫非你要我妹妹埋于荒岭野郊不成?”魏峭眼角微红,紧咬的牙交露出几抹坚毅,眼睛扫向明湛,冷声道,“四公子,我妹妹先前与你也有婚约,不看这个,我们也是姑表至亲,四公子且念几分香火情,魏家感激不尽。”

    明湛看着魏峭难以自制的激动和憔悴神伤,心下一动,起身走过去,在魏峭掌中写了几个字,魏峭惊的张大嘴巴,说不出话,良久方问,“真的?四公子此话当真?”

    明湛郑重的点头。

    魏峭差点儿流下热泪,对着明湛郑重一揖至底,明湛忙扶起魏峭,魏峭掩袖拭泪,方道,“是我小人之心了,明湛,你如此仁义,是盈轩没福气。”此时,魏峭已经稍稍平静,客气的问,“这不是小事,不知道明湛可曾与镇南王说过。”直呼名子了。魏宁心道,明湛这是在搞什么鬼,给魏峭吃什么药了不成,魏峭缘何忽然这样亲密起来?

    明湛写道,“我会亲自和皇伯父讲的。”

    魏峭愈加觉得妹妹无福,明湛虽身有不全,为人行事却如此知礼周到,怎不让人心生感叹。

    魏峭客气的引着明湛去母亲敬敏长公主的房里说话儿。

    敬敏长公主听儿子一讲,也露出惊色:女儿虽然得以指婚,可并未过礼,而且女儿遭此横祸,明湛若是真把女儿的牌位娶回去,于魏国公和敬敏长公主自然是体面,这年代,谁也不乐意女儿孤零零的一座孤坟,日后也无香火供奉。可明湛这身份,又极得皇上宠爱看重,否则也不能指了她的女儿。明湛娶了她女儿的牌位回家做元配,那日后再指婚,就是填房继室,身份上也难以逾越他们女儿的。

    “不妥不妥。”敬敏长公主拭泪,拉着明湛的手到跟前儿,柔声道,“好孩子,你心善,姑妈是知道的。盈轩福薄,你一心为我着想,我怎忍耽搁了你。”

    明湛摸出小本子写道,“我不知道未出嫁的女儿丧礼这样艰难,原本我与表妹便有婚约在身,只是表妹出了意外。表妹现在,即便入了魏家祖坟,日后也无子孙香火,岂不凄凉?我娶了表妹也是依礼法行事,表妹上了我家族谱,进我家祖坟,以后我有了子嗣,表妹便有嫡母的名份,如此香火永继。至于其他事,也说不上耽搁的,我这个样子,原本是配不上表妹的,皇伯父指婚,方有此段姻缘。虽然表妹出了事,我也不能袖手,看着姑妈这样遭难。这事儿,我去和皇伯父说,姑妈就安心养身子吧。”

    敬敏长公主难免又流了一番眼泪,明湛此举称得上仁义。

    这一日,魏宁虽然没验了尸,却成就了一段让无数礼法君子们赞不绝口的阴阳婚事。

    明湛决定要娶魏盈轩的牌位进门。

    凤景乾实在有些不乐意,给明湛指了个薄命老婆就罢了,幸而未过门儿,待魏盈轩婚事结束,他还可以另为明湛指一门好亲。

    哪里能料到明湛如今执意要娶魏盈轩的牌位过门。

    “这是要做什么,朕虽然指了婚,可两家未曾过礼,算不得有婚约,你头一遭大婚,娶个牌位回去算什么?”凤景乾劝道,“如果盈轩实在不好安葬,朕特允她葬在静安庄。也不必你娶个牌位。”

    明湛写道,“我已经跟敬敏姑妈说好了。皇伯父已经赐了婚,就该娶。当初皇伯父瞧着表妹好,特意指给了我。我除了空有个尴尬的身份,长的不好,又是哑巴,也没见敬敏姑妈嫌弃我,如今表妹出了事,我推的干净,岂不是失于厚道么?皇伯父偏心我,才觉得我娶了表妹的牌位受委屈,可皇伯父毕竟是皇上,我话都说出去的,您拦着,对名声也有影响么。”

    凤景乾气的拉过明湛扇两巴掌,怒道,“你知道我会拦着,还放出话去!你成心跟我做对呢,是不是?”

    “我瞧着魏大哥实在难受,一着急就把话说出去了。伯父,您就允了吧。”

    “你跟你父王说去吧,我不管你这些事。”凤景乾为难,这可怎么跟兄弟说呢,啊,我不小心给你儿子指了门阴婚。

    凤景乾执意反对,不过是因凤景南此处儿难交待罢了。既有此因,更让明湛坚定了要娶魏盈轩牌位的决心。

    明湛又写了无数理由,凤景乾给他烦的头都大了,明湛的话在理,他早把话儿放出去,此事,若是拦着,岂不声名受损?这该死的混小子,不会是忌恨朕让他在镇南王府的奏章上写墨批的事儿,便让他两面难做人,坑他一把吧。

    凤景乾骂了明湛一顿撒了邪火儿,便让明湛滚了。

    其实,凤景乾实在想的多了。

    明湛初时并未想过娶魏盈轩的牌位,俩人只见了一面,谈不上什么感情。只是魏峭今日的话提醒了明湛,娶牌位啥的对明湛来说,没什么心理上的障碍,反倒解了长公主的困局。长公主只此一女,焉能不感激他?何况凤景乾就要让他上朝理政,他本身不足,便要做些体面事儿为人品加分,这岂不是现成的机会么?正因为未曾过礼,他还执意迎娶小郡君,这样一来,那些个道德君子怎能不赞一声他人品端正呢?

    须知世上最难讨好的就是这些正人君子,他们讲究贫贱不能淫,富贵不能移,威武不能屈,想要讨好他们,真是难上加难。如今现成的机会,明湛岂能错过?

    再者,他被凤景乾算计了一把,当然这是他们合作应付的诚意,只是凤景乾也当拿出些许诚意,如此,有往有来,方能长久。

    这样一举三得的事,明湛只恨自己想的晚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