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选妃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明湛的亲事被提上议程。

    这个时候,人们讲究先成家后立业。

    连带四皇子凤明瑞的婚事,还有远在云南的凤明廉,一并选了,然后挨个儿赐婚。

    这事儿,还得劳烦魏太后,凤景乾笑道,“母后,明瑞明湛明廉的婚事,儿子就托给母后了,明瑞明廉略大些,明湛小一岁,儿子倒偏疼他些。”

    魏太后笑道,“哀家还不知道这个。”这两年,魏太后被魏宁劝的慈和了许多,与凤景乾母子关系极是融洽,想了想道,“明湛年纪虽小,景南却只此一个嫡子,他又在宫里住了这几年,哀家不会亏待他的。皇帝看,从你几个皇姐府里选可好?亲上加亲。”

    凤景乾笑道,“母后先选着,朕心中也没数儿呢,除了出身,性情相貌定也要出挑儿才行。”

    “知道了。皇帝放心忙朝廷的事儿吧,选过后,哀家少不得要问问明湛的意思呢,他是个有主心骨儿的孩子。”魏太后淡淡一笑,提到明湛总有些掩饰不住的淡漠,转而道,“明湛到了年纪,明淇与他是龙凤胎,更不好耽搁。女儿家花期就这几年,比男孩儿更是娇贵。皇帝,宫里二公主比明淇还大一岁,是不是也要考虑大婚的事儿了?”

    “母后说的是,”凤景乾已有主意,笑道,“花灯节的时候,朕留意,看有没有合适的少年。”

    魏太后又与凤景乾细细商议一番,叹口气,唤了魏贵妃、阮贵妃来操持凤明瑞选妃之事。

    一时间,整个帝都的豪门世族都活泛儿起来,皇子妃的位子自是尊贵,还有镇南王府两位公子的正妻之位虚席以待呢。尤其是四公子,虽然口不能言,不过却是被万岁盛赞的,又是镇南王嫡出,纵使不承镇南王位,将来一个郡王估计也是少不了的。

    只是,咳,四公子生的不大俊俏哪。

    譬如魏宁的妻子朱氏黛眉锁轻愁,与魏宁柔声细语的商议,“今儿个我瞧着太后娘娘的口风,似乎是瞧中了咱家闺女。”

    魏宁道,“这不是我们能定的,悉尊圣意便是。”

    “看三姐的样子,有些兴灾乐祸。”朱氏敲边儿鼓道。

    “不必理她,如今她成了三皇子的丈母娘自然是腰杆子硬了。”魏宁慢悠悠收了笔,在斗方上盖了私印,“大舅子的差事怎么样了?”

    “哪有这么容易?”

    “巡抚总督还是不要想了,大舅子是被万岁爷亲自撸下来的。往上走已是不易,倒不如谋个知府什么的,也不打人眼。”

    朱氏如今关心的并不是哥哥,她忍不住道,“侯爷,咱女儿年纪与四公子相当,您说会不会将女儿指给四公子为嫡妻?”

    朱氏满面担忧,魏宁笑了笑,“且安心吧,三姐能做皇子的丈母娘,说不得你也有这福份呢?只管好生教导女儿,你会有后福的。”

    朱氏转身要退下,魏宁道,“去找二弟妹说说话儿无妨,只是不要太晚回房。虽是一个府里,你的院子离她的院子可不近,虽有婆子丫环的伺候,到底要注意安全。”

    朱氏脸一白,福一福身,“妾身明白。”迈着细碎的步子袅袅娜娜的离开。

    魏宁并未多看一眼,翻找出装裱用的绢、绫、锦缎,细细的装裱书画,借着烛光,眉目有说不出的清秀俊雅。

    一件事,让皇家人做,既可能拖沓繁冗,也可快刀断麻。

    如同此次的选妃,第二年人们吃过春饼,慈宁宫便已见眉目。

    魏太后斜倚着榻,拉着凤景乾的手同坐,笑道,“哀家瞧了好些闺女,俱是不错。皇帝瞧瞧,这是名单。”

    魏太后此次已经学了聪明,将各家适龄闺秀,按皇亲,如公主府的女儿们;贵戚,帝都中的公府侯门;朝臣,尚书相辅;此一一分类,再将女孩儿的年纪都标记上,父母家世列齐全,给凤景乾选。

    凤景乾显然也青睐此种遴选方式,笑道,“子敏家的闺女虽比明瑞小三岁,不过,子敏的家教朕是信的过的,母后觉得如何?”

    魏太后说的中肯,“这孩子瞧着是个乖巧的,今年年方十二,待芨茾还得三年呢,明瑞却已经十五了呢。”

    “这有何妨,让明瑞等三年就是。”凤景乾笑道,“朕与子敏本就是嫡亲表兄弟,如今再做了亲家,岂不是亲上加亲。”

    魏太后叹一声,“皇帝,你待魏家好,哀家自是欢喜的。哀家说句心理话吧,这几年,经了明湛的事儿,哀家也醒悟了。子敏说的对,外戚之家更应当谨慎恭敬,以前,哀家一味护着娘家,让皇帝为难了吧?”

    看来子敏还是有些本事的,竟然劝的太后转了弯儿,凤景乾笑,“母后说这些话做什么?子敏是朕的股肱之臣,朕又是瞧着他长大的,不说母后,朕的心就是偏的。”

    “皇帝给魏家封侯赐爵,这些年赏赐不断,已经是天降隆恩,如果再出皇子妃,是不是太过了?”以魏太后不太敏感的政治神经都觉出了不对劲,当初魏太后想把三侄女家的田如意嫁给凤明礼,谁知皇帝一个转手另指了孔家姑娘,不过为了安抚寿宁侯,将刚芨茾的田如意指给三皇子凤明祥为嫡妻,风光更盛。如今又要将魏宁的独女指给四皇子凤明瑞。

    所有有魏家血统的女儿全部嫁入宗室,这就是凤景乾的做法。

    魏家其实没什么好忌惮的,魏宁行事稳健玲珑,况且当初远在山东的魏氏族人前来认亲,魏宁一个没理会,所以魏家是没有宗族的。

    从这一点儿上说,凤景乾便放心魏宁。再者,凤景乾的确是看着魏宁由小到大,很有些情份。

    魏宁这人吧,滑是滑了些,不过识好歹知进退,整个魏家也只有他一个出息人,魏宁只有一个儿子,年纪也小。所以凤景乾对魏宁很是不错。

    比较让凤景乾操心的是魏贵妃和魏侧妃,这两个女人是他的表妹,而且都育有子嗣。

    储君一事,凤景乾其实没啥偏见,只要孩子们能干,他娘是哪位凤景乾并不很介意,反正他自己的娘也没什么太高贵的出身。

    本来局面没这样艰难,偏偏弟弟的嫡子明湛是个哑巴,让魏侧妃生的庶子们露了头儿。

    如果世子之位落在明礼三兄弟的头上,那么会直接导致储君之位无悬念的产生,为了安宁太平,凤景南也会立凤明澜为储。

    可是,凤景乾不喜欢这种感觉。不喜欢这种仿佛被绑架强制的立储的感觉。他宁愿立明湛为世子,除了不会开口讲话,明湛的手段资质远远比明礼更厉害。

    不过,他不会因此与凤景南发生分歧,毕竟,凤景南才是镇南王。

    让凤景乾为难的是,儿子们催命一样迅速的长大,魏家的事,他得拿出一个章程才好。于是,凤景乾就想出了这样的主意,把所有魏家血统的女儿们都嫁到皇室。

    如今再问魏宁,二皇子、三皇子、四皇子,你支持哪个?

    一个外甥,一个外甥女婿,一个女婿,魏宁除了心里骂娘,嘴上谢恩,他脑袋又不残,定不会再对储位动心眼儿。

    或许这并不是个好法子,不过就现阶段而言,很有用。

    凤景乾笑对太后道,“母后想的多了,我单喜欢子敏的性子,他的女儿,定是不差的。”

    魏太后听到这话,也不再反对,接着问,“那明湛的婚事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