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赐婚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魏宁根本不敢在镇南王府多呆,他来的时候也未坐车,此时断骑不得马。还好魏安有几分薄面,借了辆车,扶着魏宁硬是抗到家里,又急差人请御医治伤。

    魏宁从未受过这样重的捶楚,疼的死去活来,冷汗湿了一身又一身。

    “你先去帮我写封请假的折子。”魏宁脸色极差,身上即便上了药,仍是钝刀割肉般的疼痛不断,喘一口气才继续道,“然后派人送到……少卿陈大人家里,托他帮我递上去。”

    “等大哥喝了药我就去,你放心,耽误不了你的事儿的。”魏安一手握拳,愤愤道,“二表哥也忒狠了……”

    “不狠怎能杀住太后和贵妃的气焰。”魏宁咬唇轻声道,“他素来最厌恶别人插手他的事,太后贵妃这样不知进退……这把火势必会发到魏家头上,不是我,就是你。”

    “凤明礼要娶什么女人,又不是我们兄弟能做主的!”魏安不耐烦道,“大哥干脆辞官的好,受这种夹心气!一个个成日钩心斗角,没个消停。我素来拿二表哥不当外人,谁知动起手来半点不含糊,什么狗屁表哥,也就欺负我们兄弟无依罢了!说是太后娘家,有几个太后娘家像咱家这样,半个族人都没有,就两个光杆兄弟,还要缩头装鳖!妈的,明儿就进宫辞官!”

    “闭嘴。”魏宁伏要褥间直拍枕头,拧眉道,“你是要我白白筹划一场么?”

    “自古干什么容易?做官的,自科举入,十年寒窗,然后从七品知县到一方大员,哪个不是经过大半辈子的战战兢兢。我们家本是因太后晋身,我尚未而立,便已是大理寺卿,算是幸进。”魏宁温声道,“他们是天潢贵胄,当年我们找上门儿投靠,给笔银子打发了也不为过。偏延师教导,方有我们今日,这里面的情份是不一样的。就是爹活着时,也常教导我们不可忘恩负义。以前小时候做错事时也没少挨打受罚,偏今日做了官封了侯便受不得了?这次算是私了,若是拿到朝堂让皇上发落,更伤情份。”

    “何况寿宁侯府的事,我还叫了明湛去,更让他下不来台。还在他院里说了些不太好的话,估计他都知晓了。”魏宁强笑,“他必是气我将手伸到明湛身上,可明湛已得帝心,哪怕他不得镇南王和太后的喜欢,我们魏家是皇上的臣子,不是太后的傀儡。说的再多忠君的话,什么都不做还是难取信于人的。如今虽挨这一场打,也算堵了太后的嘴,倒是有所值了。”

    果然在傍晚时分,宫里的小太监上门,赏了魏宁不少补品,并允他卧床听了口谕。

    明湛坐在凤景乾身边儿,捏着小拳头给凤景乾捶肩,凤景乾看一眼弟弟的臭脸,笑着握住明湛的手,“行了,别累着,瞧你父王的脸色。你再给朕捶几下,说不得他便要发作了。”

    明湛拉过凤景乾的手写了几个字,凤景乾哈哈大笑,拍拍明湛的屁股,“去吧,记得回来陪朕用膳。”

    明湛起身出去,凤景乾一挥手,冯诚带着内侍悄声退下。

    “子尧的性子是有些跳脱,没个轻重,竟然跟永宁侯闹到了一块儿。你倒也有趣,子尧犯错,倒把朕的大理寺卿打了一顿。”凤景乾笑悠悠的看了弟弟一眼。

    “子尧只是贪玩儿了些,子敏却自作聪明的很,跑到我府上去卖弄他那几分小聪明,若不敲打敲打他,下次就要到我眼皮子底下做鬼了。”凤景南道,“趁着现在,皇兄把指婚的旨意明发了吧?母后若有气,就冲着子敏去发吧。不过,估计他得休养些时日,怕没空进宫了。”

    凤景乾大笑。

    凤景乾明旨一发,魏太后果然大怒,质问两个儿子,“先前托了哀家,叫哀家帮着相看。哀家忙了这两个月,早知道你们看中不哀家选的人,哀家何必废这个力气。”

    凤景南亦颇是恼怒,“之前儿子倒是相中了寿宁侯家的孙女,母后不去问问子敏那个混帐,越发大胆,拉着明湛去寿宁侯府说了些混帐话,寿宁侯一状告到皇兄跟前儿,满朝文武,哪个还敢把女儿嫁给明礼。”遂把寿宁侯府的事说了。

    魏太后恨不是怒不是,自己正跟侄女儿抬轿,侄子就来拆台,握拳直捶软榻,“这个魏子敏,皇帝叫他来,哀家来当面问他,他安的什么心?”

    “因这事儿,景南恼了他,打了四十板子,如今倒是想进宫也进不来了。”凤景乾笑,“母后若生气,再打怕他小命儿就交待了,朕夺了他的官就是。”

    魏太后长叹一声,“罢了,罢了。他怎么又和明湛搅到了一块儿去,这个明湛,兄长娶亲又不是给他娶亲,他倒也要插一杠子。”

    凤景乾笑着为明湛开脱,“小孩子家,谁知道在想什么。或许就是好奇自己大嫂是什么模样呢,朕刚给明艳和绍明指婚时,他不也趁绍明进宫时,相看了一番么?”

    “这怎么一样,寿宁侯家的女孩儿还未指婚,谁家女孩儿禁得住他们这样上门子去闹!”魏太后始终不悦,“他这手伸的也太长了。”

    “朕已经叫他进宫念书,”凤景乾道,“在景南府上,成天闲着才有空想七想八,进宫来给他找些事儿干,估计他也就没这闲心了。”

    凤景南看一眼他大哥,你还真被这小子给收买了啊。怎么,担心他回府受罚,还要把人放在眼皮底下看着才放心。

    魏太后淡淡地,“正该如此。哀家寿辰要到了,在佛前许愿要抄百份心经。就让他尽尽孝心吧,在佛祖跟前儿,也静静心。”

    一顶孝心的帽子压下来,凤景乾只得替明湛笑应了。

    凤景南很是暗喜,混帐东西,莫以为躲进宫来就太平了。就是他要回绝太后的意思,还得兜个大圈子;魏子敏若不是挨了这一顿,也难以善了。凤明湛你自作聪明,躲到宫里来,莫以为就是天下太平了。所谓机关算尽太聪明,就是说的这种人了!凤景南出了一口恶气,舒坦许多。

    魏太后叹一声,“孔御史铁骨铮铮,的确是朝臣典范。只是孔家这女孩儿父母双亡,从命数上讲,就单薄了些。焉配得明礼?”替孙子抱屈。

    “孔家与国有功,当年皇兄心痛孔御史殉国,特意封了县主。不过这女孩儿从未因繁华迷眼,仍是每日纺纱织布,恪守妇德,怎么配不得明礼?”凤景南笑劝,“母后不过是心疼自己孙儿,就挑剔了。”

    圣旨已下,再计较这些也没用,魏太后只恨明湛心思歹毒,小小年纪就满腹心机,“今天晚上就叫明湛过来吧,在菩萨面前受些教诲,往后总能稳重些。”

    凤氏兄弟自然不敢有异议。

    明湛得知魏太后要他去慈宁宫念佛,当即呆了。坐在椅中,眼珠儿也不会转了,粉嘟嘟的小嘴巴微张,木呆呆的望着凤景乾,难以置信。

    凤景南冷哼,自作自受。

    凤景乾抚着他的背,温声安慰道,“你去了好好听话,太后的寿辰要到了,过了太后千秋,朕就让你回闻道斋念书。”

    明湛拽着凤景乾的袖子,可怜巴巴的仰着小脸儿望着他。

    “朕会为你说好话的。”

    明湛搂着凤景乾的脖子,蹭蹭人家的龙脸。凤景南眼珠子都红了,心道,在老子跟前儿,不是装傻充愣,就是阴阳怪气的冒坏水儿,原来你不是不会讨喜装乖啊,你成心是找老子的不自在,遂大怒,“滚下来,你这是亵渎龙体,知不知道!”

    亵渎龙体!明湛当场喷了……凤景乾一脸口水。

    凤景乾随手拍明湛一巴掌,笑斥,“景南,你这是什么话,明湛不过是略与我亲近了些。这也是我们投缘。”

    明湛捏着小帕子给凤景乾擦了擦脸,吧唧亲了一口。

    凤景乾扫一眼弟弟漆黑的脸庞,愈加得意,开怀大笑,问明湛,“是不是吃红豆沙了,一股子甜味儿。”

    明湛笑着点头。

    看着这两人恶心做作,凤景南只想出去吐一回。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