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条件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明湛对于慈宁宫的家宴向来兴味寡淡。

    明淇倒是兴致勃勃,把明湛叫自己身边儿坐着,很有姐姐范儿的照顾明湛吃东西。

    几位皇子对于明淇跟明湛竟然是龙凤胎比较不能接受,明淇神似凤景南,尤其一双眼睛,大大的凤眼里灵气氤氲。虽然论容貌明淇不比明菲,不过明淇自有神韵天成。

    凤景乾喜她神采飞扬,又对明湛照顾有加,无一丝厌烦,心中暗叹卫王妃教导孩子有方。明湛本身是有缺陷的,做为姐姐的明淇毫无计较,还同明湛有说有笑,完全将明湛当做一个正常的孩子对待,十分难得。

    当然,明礼明义也很亲近。

    泾渭分明。

    再看自家弟弟,凤景南把盏斟酒,双手奉予凤景乾,“皇兄。”

    凤景乾接过,欣然饮下,凤景南笑道,“这次来,我与明湛住在石榴院吧。”

    明湛看凤景南一眼,那眼里是明晃晃的不乐意,凤景乾拈着空杯,想着他兄弟的用意,忍不住笑,把决定权抛给明湛,“明湛,你说呢?”

    明湛写道,“石榴院那么小,怕住不开,让父王不自在,岂不是做儿子的不孝了。”

    明淇替明湛念了。

    凤景南意外的看明湛,还挺会说客套话儿。

    凤景乾看了一回兄弟的热闹,自然不会让兄弟为难,遂笑道,“让明湛与你住在王府吧,你难得来一次,也该父子团聚些时日。”

    凤景南原就意在此处,自然顺水谢恩。

    明湛却宁可住在宫里,写道,“那我念书怎么办?”

    呵,你小子是真不乐意跟我一起住啊!凤景南露出一个堪称慈父的微笑,“无妨,我亲自教你念书,包管耽误不了。”

    明湛缩了缩脖子,深恨自己话多。

    凤景南当晚便将明湛打包回了府里,明湛本来还想在石榴院磨蹭一个晚上,凤景南一个眼神儿,“要不我去帮你把你院子里的事安排了?”

    明湛只得跟着凤景南出宫,坐在车里,明湛蔫蔫儿的低着头,凤景南气不打一处来,“看你这愁眉苦脸的德行!我会吃了你,还是怎么着?”

    明湛摇摇头。

    算了,头一天来,虽然看着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装出一副胆小害怕的表情实在火大,凤景南还是决定把火气压一压,他是为了和平而来。

    明湛被要求跟凤景南一个院子,明淇笑嘻嘻的,“我还想晚上跟明湛说话儿呢?”

    “说话儿急什么,我们又不是住一日半日,要过了你皇祖母的千秋才回去呢。”凤景南对女儿很有耐心。

    明淇搂住凤景南的脖子,在父亲耳边悄声道,“你别把他吓着了。”

    凤景南捏捏明淇的小脸儿,遂对一干儿女笑道,“天色晚了,你们各自回去休息吧。”

    兄弟姐妹退下,明湛俩眼盯着凤景南,还是凤景南身边的侍女珠玉来问,“王爷,是要把四公子安置在次梢间儿么?”

    “不用那么麻烦,他能占多大地儿,跟我一个屋子就成了。”

    明湛险些把舌头咬下来,过去两步儿,到凤景南跟前儿摇头,凤景南端起茶喝一口,好笑,“莫非我要得到你的同意?”

    该死的暴君!独裁者!

    明湛俩眼珠子冒出火星儿,老子好歹是个人吧!是人就有人权好不好!

    凤景南把半温的茶递到明湛唇边,嘲笑他,“赶紧喝杯 冷茶消消气,可别气的厥过去。”

    明湛狠狠白凤景南一眼,径自屋里去了,听外头传来的凤景南的笑声,怎么听怎么都有一股子小人得志的意思在里头,明湛更气!

    凤景南觉得有趣,真看不出这么蔫蔫儿的小子竟有这样大的气性。男人么?就该有些脾气。他为什么喜欢明淇,就是因为明淇爽俐干脆、霸道豪迈,或许这对于女孩子来说并不是值得炫耀的品质,不过有什么关系,明淇是他的爱女,自然可以随心所欲。像明湛,长的难看不说,还软软巴巴的,没个男孩子的气性,以前常被明淇压在榻上挨揍,要不就是缩一团跟鹌鹑似的,凤景南怎么喜欢的起来。

    明湛洗漱后就上床去了,两床被子,他睡里面。

    凤景南见明湛闭着眼睛,也躺了过去,跟明湛聊天,“不问问你母亲过的好吗?她可是很惦念你。”

    “我干嘛问你,明天我问明淇,比你说的更具体!好不好,你一个月才去几回呢?”明湛腹腓着,虽然很不想理会凤景南,不过为了避免凤景南再做弄他,还是睁开眼,侧了身子在凤景南手上写道,“你既然知道我想问,那还不干脆直接说,你这是钓我呢。我要是主动问,就上当了。”

    凤景南看他眼睛灵动,微微透出小得意,十分可爱。心中便有几分喜欢,轻声问,“明湛,你以前为什么总装的那么没用呢?”

    “有用没用,我也不能继承王位。太有用会让明礼忌惮我,我不知道你会送我到帝都。”明湛没否认,也没说什么敷衍的屁话,凤景南又不是傻瓜,可不好糊弄。

    凤景南沉默了半晌,“你想做世子吗?”

    明湛回给他一个冷笑。不言而喻。

    凤景南松了口气,叹道,“那你早晚都会来帝都,早与晚有什么分别?”

    明湛露出一个冰冷而讥诮的嘲讽,眼中的尖锐几乎让人难以招架,凤景南只得道,“好吧,这件事,我与你这样说吧。如果你能开口,会在更小,五岁,刚启蒙的时候来帝都。皇上自你出生就有召你入京的念头儿了,我也有这个意思,世子与皇子们总要保持一个友好的关系,日后镇南王府的存在会优容许多。如果你有意世子位,就得拿出实力来。”凤景南有几分郑重,“你在帝都的表现让我吃惊。你虽然是嫡出,可是生而缺陷,这也是事实。我并不算古板,如果你能证明你比所有人都强,这世子之位,就是你的!”

    “我不要。”明湛的手很稳的在凤景南的手心写下这三个字,眼中透出傲然,不是“我不能”,而是“我不要”!可见此人虽擅长装蔫儿鹌鹑,其内心深处却已经傲气到目中无人的地步儿!

    明湛继续写道,“你让明义来,无非是想让明义帮着明礼,与我抗衡。老二儿都很有心机,不过明义的心机都是用在小处。你觉得他能主持大局?总有一天,你会后悔这个决定!”

    “你想的很对,既然我已经不再装笨蛋,帝都的事就得按我说的来。如果你认为明义明礼可以代你主持帝都事宜,我不会插手。”明湛脸上有一种笃定,他看了凤景南一眼,勾了勾唇角,“他们是死是活,我都会袖手。不过你要考虑好,鸡蛋最好不要放在一个篮子里。明礼是你亲自教导的,明义是有心机的,明廉却是没什么本事了,现在教他已经迟了。你将明礼明义都放在帝都,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他们有个好歹,莫非你打算再立明廉还是重新再生几个儿子?”

    “那你是什么打算?”明湛如此危言耸听,必有所图。

    “我在帝都,你把帝都的人交给我调度,然后让明礼明义回云南。”明湛静静的看着凤景南。

    凤景南的脸上没有半分玩笑的意思,俊美的锐利的眼睛打量着明湛冷静的脸庞,虽然是个鹌鹑模样,倒是敢狮子大开口。明礼都没敢跟他提半个字帝都人手的事儿,不想明湛早打主意很久了。

    做为当权者,凤景南很欣赏明湛这样的野心家胚子,不过有野心要调度帝都的人,会情愿失去世子之位么?是在一方逍遥为王,还是在帝都为质?

    这似乎并不是什么难题吧!

    凤景南隔着被子拍了拍明湛,伏在他薄薄的耳际,吹一口热气,将明湛的耳朵烫出云霞的色彩,方轻声道,“臭小子,我还年轻着呢。”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