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魏安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杜如兰几次托人捎信儿或是直接去闻道斋堵明湛,明湛都推托没空,忙。半点儿说话的机会都

    不给杜如兰。

    杜如兰整个人仿佛要支离破碎一般,形容暗淡,神伤魂离。

    明湛看着不知道多开心。

    该!活报应!当初老子想找你说句话,你不也□的跟大爷一样么?

    杜若兰心为情伤,熬巴了两个月,年前就病骨支离,起不了床了。没别的话,只想死前见一见薛灵和孩子。

    福昌大公主再好强也是做母亲的人,原本的婚期推迟,如今儿子又是这番光景,少不得几番痛哭,跟昌北侯商量着要去宫里求恩典,接薛灵与庶子回府一见。

    昌北侯叹道,“你这一去,这桩婚事怕是保不住了。”此一时彼一时,这事儿闹的沸沸扬扬,就算拼着失了圣心,解除婚约。可儿子以后,哪里还能娶到门当户对的女人呢。

    福昌大公主拭泪道,“难道就看着兰哥儿这样一天天的病下去,你瞧孩子瘦的,皮包骨了。他若有个好歹,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总得想个妥当的法子才好,”昌北侯皱眉,“你想想,连凤明礼都不知道人去了哪里,如今镇南王府又推迟了婚期,凤明湛不会轻易松口的,他这是耗着咱们呢。如兰这样不争气,正被他拿捏住。”

    “咱家已是失礼在前,今你若为这事儿进宫求太后,太后岂有不恼怒的?淑仪郡主毕竟是太后的亲孙女。就是皇上,也得说咱家不知礼数。这样的把柄,再落到凤明湛手里,还不知道要生出多少是是非非。”靠在榻上,昌北侯无意识的转动大拇指上的白玉题诗御赐扳指,良久方道,“罢了,这事待我去见一见凤明湛,再做理论。”

    昌北侯并不是杜如兰这样的愣头青,他先备了礼,去了承恩侯府。

    魏宁刚吃过晚饭,听到昌北侯来访,便将人让到小书房奉茶。帝都里人际关系复杂,如昌北侯与魏家的姻亲关系,就极其的不大与辈份相符。

    按理,魏宁魏安兄弟是魏太后的亲侄子,福昌大公主虽不是太后的亲女,也是庶女,昌北侯是正经的驸马,与魏氏兄弟一个辈份。

    偏偏后来魏安娶了昌北侯的女儿,这样一来,又低了一辈。

    论到现在也没法称呼了,只得含糊一过,索性叫彼此的官称——侯爷。

    魏宁其实有些后悔管福昌大公主家的一摊烂事儿,他是个相当机敏的人,已瞧出明湛似乎不大乐意与昌北侯家结亲,只是碍于婚事是御赐罢,若有了名头儿,明湛并不介意解除这桩婚约。

    昌北侯也难启齿,这婚事是他的公主老婆亲自为儿子求来的,如今又是他家弄出这一出出没脸的事儿来。如今送到人家手上的人还想再要回来,自个儿想想都没脸。

    昌北侯不开口,魏宁正乐得轻松,便拿着茶叶说事儿,从茶叶的品种——红茶、绿茶、白茶、黑茶、青茶、黄茶,一直说到茶的产地——洞庭山、车云山、岳阳君山、黄山、齐云山,再从山水说到人物,从人物侃到风俗,并且还有继续侃下去的趋势。

    “不瞒子敏,我这次来是有事相求。”昌北侯不得不打断魏宁对茶的兴致,开门见山,单刀直入。

    魏宁,字子敏。

    魏宁脸色一凛,坐直了腰身,关切道,“咱们本是姻亲,侯爷有事不妨直言。”

    昌北侯便将杜如兰病重的事说了,并隐晦的提了提想接薛灵母子回府的打算。魏宁略一思量,也很是为难,“侯爷,咱们都不是外人,我也就不拐弯抹角了。如兰如今病的难以起身,若是想接人回来见一面并不算离谱,可是侯爷,镇南王府怕不会这样想。不说皇上、太后,若是镇南王知道了,如兰的前程怕是难保,更别说他与淑仪郡主的婚事。”

    昌北侯心里酸涩,对杜如兰又气又痛,叹一声,“那小子怕是没有尚郡主的福气罢。如果镇南王府能够谅解,此大恩绝不敢忘!”正色的望向魏宁。

    魏宁摆手,无奈苦笑,“侯爷,咱们都是一家子,何必说这样见外的话。侯爷也知道这是御赐的婚事,镇南王府不会主动开口的,还是得侯爷这边儿想个两全其美的法子才好呢。若是没有婚事制约,那女子本就是侯爷府上的婢子,那孩子更是如兰的庶长子,自当归还杜家。凤明湛也并非不通情理之人。”

    “若婚约尚在,侯爷便提接那女子孩子回府的事,凤明湛定会恼怒。可千万别婚事不成反添仇怨。”

    昌北侯也是做此考虑,可这御赐的婚事,要如何做才能两不得罪的让皇上取消指婚,这倒是个难题了。关键还有个只剩半条命的儿子在床上等信儿救命呢。

    这事事涉欺君,魏宁是一个字都不会再往外吐。昌北侯想亲自见凤明湛一面儿,托了魏宁帮着去问问,凤明湛什么时候得闲儿,他过去相见。

    机会来的很快,腊月二十四是承恩侯魏宁的寿辰,魏宁教了明湛一场乐理,也给明湛下了帖子,提前跟明湛打了招呼,委婉的提了一提昌北侯家的事儿。

    明湛心里冷笑,病的好,如果直接病死就更好更省事儿了!

    凤明湛命方青和温公公两人商议着拟了送给魏宁的礼单,第二日里三层外三层的装扮好了,便上了马车,如同上次去福昌大公主府贺寿一般,带的人、跟的人完全没有半分差别。

    方青长了心眼儿,头一天晚上去凤景乾那里打报告,连凤明湛晚膳时心情好多吃了一碗饭都说了。当然,更深一层,例如凤明湛神秘的内心世界,方青是无法探查到的。

    凤景乾打发方青去了,琢磨着凤明湛心情大好,指不定又要发坏水儿。不过反正是去魏宁府上,魏宁滑的跟个玻璃珠子似的,断不会与明湛有过结,看来不是应在魏宁身上。反正等明天晚上也就晓得了,凤景乾暂且放下此事。

    凤明湛出门向来是坐车,大冷的天,坐车里还哆嗦呢,何况骑马。

    魏宁的弟弟——魏安在门口迎宾。

    魏家其实人口简单,魏宁也就是一个弟弟,三个姐姐,其中大姐在宫里为贵妃,二姐在镇南王府为侧妃,三姐嫁了寿宁侯嫡长子,如今一儿一女养在膝下。

    其他什么族人,一个没有。

    说起来也是有缘故的,魏宁的老爹,老承恩侯——魏净,带着幼妹魏太后自山东逃荒逃到了京郊,后来机缘巧合入赘到了魏宁的外公家为婿。

    魏宁的外公也只是普通农户,只是家中仅有一女,不忍女儿外嫁受苦,便招赘了外乡人魏净为半子。

    若干年后,魏太后从坤宁宫偏殿里的小贵人一跃为慈宁宫太后娘娘,魏净鸡犬升天。不过魏净没能享了侯爷的福祉,倒是两个儿子魏宁魏安过得不赖。

    魏家发达之后,也有山东族人过来认亲,魏宁心道老子吃糠咽菜的时候咋没人来,心头积火儿直接让人拿笤帚撵了出去。再有人不服,说魏宁富贵便忘了根本,魏宁直接把人告到大理寺安个冒认皇亲的罪名儿。

    如此几回,魏家终于清净了。

    魏安此人,正职礼部员外郎,兼职吃喝玩乐,养相公包戏子。

    福昌大公主把女儿嫁给他,真是瞎了眼,人生一大憾事。不过女儿嫁都嫁了,煮熟的鸭子也飞不起来了,只得认命。

    福昌大公主是个厉害的,教出的女儿也不逊色,可魏安也是正经皇亲,皇上的嫡亲表弟,俩人谁也不檚谁,时不时干上一仗。有时打的太厉害,福昌大公主带着女儿一状告到魏太后跟前儿,魏太后叫了魏安去责骂,魏安便道,“大婚三五年,连个蛋都下不出来。还不让我亲近丫头,难道让我绝后!”

    福昌大公主的女儿杜如梅反唇相讥,“你成天与那些兔爷相公鬼混,我一个人如何生得出孩子来!”

    魏安怒,“就你这泼妇嘴脸,我情愿去找兔爷相公!”

    魏太后头疼。想让魏安好生做一番事业,魏安答,“姑妈您都是太后了,我还用那辛苦做什么。皇上每年赏我那么些东西,足够我花用了。”

    魏太后的头更疼了。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