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阋墙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落日已湮没在晚霞之中,凤明澜漂亮的侧脸如同染上了胭脂色,他的肌肤如同凝脂冻玉,眉目间带着一抹冷然,唇角翘起,眼中却没有并分笑意,眼睛片刻不离,冷淡的盯着明湛。

    即便凤明澜真的是朵牡丹花儿,明湛也没心思跟他对眼儿。抱拳作了个罗圈揖,明湛一掸衣襟,抬脚就走了。

    “诶,明湛,等等,咱们顺路,一道回去。老四、老五,你们也快点儿。”凤明祥招呼着。

    凤明瑞凤明禇都是话少的,与凤明澜凤明礼告辞后,也径自离去。凤明礼竟也快步追了过去。

    明礼跟着去了明湛的院子,一进门便教训他道,“你这是怎么了?心里再有不痛快也不该忤逆皇祖母。我们远在云南,本就不得在祖母跟前尽孝,今天祖母一片好意,你犯的哪门子牛脾气。”

    明湛伸展胳膊,清风明月上前服侍着明湛宽衣,玉冠、腰带、荷包、玉佩、锦衣绣袍,一件件取下,明湛的嘴巴闭的跟河蚌一般,根本看都不看明义一眼。

    明礼抓住明湛的肩,他从不知道这个弟弟如此难搞,盯着明湛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老实些,听到没?”

    拈花轻声回禀,“热水备好了。”

    明礼冷声道,“等一等,没见我在跟你主子说话么?没眼力的东西!”

    明湛劈手打开明礼的手臂,转身去了净房,脱了衣裳便跳进浴桶,溅起好大的水花,湿了明礼一头一脸。明礼因明湛不按理出牌,已经满肚子火,眼睛一扫清风明月,怒道,“都出去!”

    清风明月嚅嚅的看一眼明湛,明湛并无其他动作,俩人仍站在原地未动。凤明礼见自己连两个奴婢都指挥不动,怒火中烧,气的眼珠子都红了。

    明湛纤细洁白的脖子仰靠在桶侧,微烫的水卷去身上的倦乏,舒服的叹口气,唇边逸出一抹冷笑。蠢货,你以为你在谁的地盘儿!

    明礼明湛来帝都的第一天便不欢而散。

    明礼满肚子的怒火,回府跟范文周抱怨,“先生说说,明湛是这怎么了。打午膳时就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找不自在。跟他说话,他又犯了牛脾气,根本不理人。”

    范文周想着四公子真不像个莽撞的人,断不能无地放矢的,问道,“大公子与属下细说说,属下也可为大公子参谋一二。”

    明礼初至帝都,本就战战兢兢,生怕出半点差错。哪里料到平日在家里蔫儿里吧唧的弟弟一到帝都却仿似吃了枪药一般,第一天就把亲奶奶给得罪翻了。这会儿也顾不得怕丢人,细细说与范文周听,范文周摸了摸唇上的小胡子,思量半晌,方温声道,“魏贵妃的事,恕属下直言,四公子毕竟与魏贵妃没什么干系。”

    “我知道。”凤明礼揉散眉心的焦虑道,“我也想过了,明湛毕竟是嫡子,傲气一些也是有的。只是他和我不一样,他是要在宫里长住的,后宫之中便是阮贵妃和姨母掌管宫务,他只是略略低头,讨得姨妈喜欢,于他在宫里走动也方便,并无害处。他就偏偏做那副嘴脸,要一时的强,有什么用。他要有个什么,我怎么跟父王母妃交待呢?”原想是个省事的,不承想却是个炸弹,得防火防震妥善保管。

    范文周倒是猜得到明湛一二用意,笑道,“大公子,依属下猜想,太后必定是更喜欢大公子一些吧。”

    “若是有人像明湛顶撞皇祖母那样顶撞于我,我也不会喜欢他。”明礼至今仍是冷汗涔涔,“先生是不在,那当口儿,满屋子皇子皇女,皇祖母赐人,明湛硬是不要,我说他也不听。还是皇伯父把事差了过去,将人送到了府里来,才算圆了场。”

    “大公子,您与四公子都是初来京都,四公子年纪小,大公子也不大,又是在宫外,独居一府。太后更青眼于大公子,大公子又是居长,为何太后倒先赐人给四公子,而不是赐予您呢?”范文周直言不讳,“四公子不要太后所赐宫人,想必就是出此考虑。太后一碗水端不平,他心里定是不高兴的。皇上定也是看出了这一点,才帮四公子圆场。”

    明礼轻声道,“我不知道他这样介意。若是早知,我就直接把人要到府里,总比让皇伯父亲自打圆场的好。”

    范文周但笑不语。明礼续道,“明湛住在宫里,身边的人是伺候老了的,可也是两眼一摸黑,宫里的规矩礼数怕是不熟的。皇祖母是我们的亲祖母,赐人也是好心,身为晚辈,只是一个宫人,他这样也过了。传出去名声也不好听。”

    “大公子,说句心知肚明的话吧。四公子住在宫里,身边自然要有几个熟悉宫闱的内侍或是宫婢才方便,不过依属下看,四公子身边的人最好不是出自太后宫中,”范文周略一顿,见凤明礼听的认真,方轻声道,“最好是由皇上亲赐。”

    “他直接回绝了皇祖母,皇上怎么还拉得下脸赐宫人给他?”

    “办法总是人想出来的。何况我们不在宫里,鞭长莫及,四公子既然有本事回绝了太后,想来也是自有打算。”范文周不以为然,“我们只要静待就可以了。”

    明礼叹道,“也只得如此了。待明日进宫谢恩,我在皇祖母跟前儿替他圆活圆活,皇祖母是长辈,真给他气着了,就是父王那里也交待不了。”

    “大公子昆仲情深,王爷必然欣慰。”范文周顺口称赞。这种亡羊补劳的事由凤明礼做,于凤明湛没有半分益处,还不如去提醒凤明湛一声,结果凤明礼根本没提提醒凤明湛的事儿,可见心中已生嫌隙。

    “全仗先生为我解惑,”凤明礼笑道,“明湛的心思,我是猜不透的。对了,二皇子纳侧,邀我去喝酒。”

    如果是以前,范文周必然会劝明礼同二皇子魏贵妃一系保持距离,只是如今明湛已先一步与魏贵妃翻脸,明礼与魏家本就是亲戚,倒也没必要躲着了,笑道,“大公子素来有分寸,自不必属下多言。”

    凤明礼的出身背景,以至于先前的了解,范文周对凤明礼将要做的事还能猜出几分,倒是那位甫进宫便得罪两大巨头的四公子,让范文周摸不着头脑。

    明湛太有主张,关键是,明湛出身好却不可能袭爵。王爷嘱意的世子人选凤明礼明显降伏不住明湛,以至于这兄弟二人在帝都的第一日就有了阋墙之危。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