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家宴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明湛在慈宁宫吃完饭,便回了石榴院看着下人们搬家。

    凤景乾给他安排的地段儿很不错,东邻是三皇子凤明祥,西邻是四皇子凤明瑞。

    明湛的箱笼实在是多,院里摆放不下,还堵了大门口儿。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皇子们中午也得回院里吃饭午休,三皇子凤明祥为人和气,先自我介绍,“你是镇南王叔家的堂弟吧,我是你三哥,你人手够不够,要不要我差些人过来帮你忙。”

    明湛对凤明祥行了一礼,拉过范维,指指凤明祥,又指指自己的喉咙,范维施一礼,温声道,“见过三皇子。这是我家四爷,上明下湛。以后我们就住石榴院了,还得请三皇子您多关照。”

    “应该的,不必跟我客气。”凤明祥笑。

    范维笑道,“跟着四爷来的都是近身伺候的丫环们,力软身弱,若是方便,三皇子借几个粗使奴才帮着把这些箱笼抬到屋儿里去吧。好让婢子们收拾整理。”

    凤明祥自然乐意帮忙,邀请道,“这院儿里乱糟糟的,四弟不如来我院儿里歇一歇,待他们收拾好了,四弟再过来。”

    明湛便顺水推舟的去了凤明祥的院子,留下范维,指了指杂乱的院子。范维笑道,“四爷放心,我瞧着他们收拾,不会把你的东西弄乱的。”

    凤明祥是个很周到的人,先是问茶问饭,得知明湛已在慈宁宫用过午膳,便让人沏了茶来,吩咐一句,“用新杯子。”

    凤明祥很健谈,“四弟什么时候到的?我们都知道你们今天来,石榴院早两个月前就重新修缮了,听说以前是镇南王叔住过的。四弟刚来,有什么要帮忙的别跟我客气。你西边儿住着的是明瑞,哟,他也排行老四,你俩倒是重了。这样,我就直接叫你名儿,行吧?”

    明湛笑着点头,捧着茶喝了一小口,不比慈宁宫的清香鲜嫩。

    “明湛,就你自己住石榴院吗?听说你大哥明礼也一道来的,倒没见着他。”

    明湛摸出小本子小铅笔写着,“大哥住在王府。”

    “哦。”凤明祥不再多问,笑道,“对了,还有淑仪郡主,也住在宫外吗?”

    明湛点点头,“大姐姐下午进宫给太后请安。”当然如果魏太后想加重明艳的身份,将明艳留在慈宁宫最好不过,这事儿就得看魏太后的心情了。

    “那估计福昌姑妈也得来,”凤明祥眨了下他那双灵动的杏眼,笑对明湛道,“以后一道念书你就能见到了,杜如兰是二哥的伴读,你是他正宗的小舅子,他肯定会巴结你的。”

    明湛笑笑,那可不一定,他刚把二皇子的亲娘给得罪了。

    凤明祥热情好客,身边的下人也有眼力,大宫女捧来一对翡翠荷叶盏,一个里面满满的是红艳似火的樱桃,另一个则是酱紫色的葡萄,水灵灵的让人极有食欲。

    “禀主子、四爷,这是早上慈宁宫赏的,新鲜的很,奴婢们细细的洗过了,主子、四爷尝尝。”

    明湛拿出个荷包来打赏,那宫女摆着双手推却,凤明祥笑道,“明湛刚来,赏你就接着。接了他的赏,以后待他要如同待我一般。”

    宫女双手接过,福身谢赏,笑道,“四爷有赏,是奴婢的福气。就是不赏,也是奴婢的本份。莫非奴婢伺候四爷是瞧着赏来的,主子也忒小看新荷了。”

    “唉哟,你比我还理儿细呢。伶牙俐齿的丫头,下去吧。”凤明祥笑斥一句,对明湛道,“都被我宠坏了。”

    明湛写道,“很可爱。”

    凤明祥捏他胖脸,鄙视道,“你还知道什么叫可爱啊?”

    明湛气的呲牙。

    凤明祥哈哈大笑。

    慈宁宫的家宴很热闹,魏贵妃中午丢了脸面,晚上就没现身。

    几位皇子都到了,还有未嫁的二公主三公主,明艳在陪着魏太后说话儿。明艳素来伶俐,魏太后与她说起话倒是慈眉善目,已经决定要留明艳住在慈宁宫。

    大皇子早夭,二皇子凤明澜便是实际上的长子,凤明澜容貌肖母,牡丹花长在男人脸上就显的有些阴柔。凤明澜很可能已经知道亲娘给明湛气着了,打量明湛的眼神很有些不善。

    三皇子凤明祥倒是跟明湛要好,嘻嘻哈哈的。四皇子凤明瑞生性一张别人欠他二百大洋的臭鸡蛋脸,琥珀色的眼珠子仿佛结了层冰,被看一眼就觉得浑身寒气直冒,生人勿近。

    明湛甚至觉着这位四皇子随便在门口一站就能当门神了,鬼见他都嫌冷。

    五皇子凤明禇乃阮贵妃所出,年纪尚小,刚刚进学,粉粉嫩嫩的跟明湛倒像是亲兄弟。

    都是骨肉至亲,再没小妾二房的来现眼,大家围坐在一张花梨木长条餐桌上坐了。魏太后与皇帝并肩位于上首,然后魏太后下首坐的是二公主,皇帝下首是二皇子凤明澜。

    唉,俩二货。

    大家本想依次序坐,皇帝笑道,“她们三个丫头挨着,明礼,你挨着明澜。明湛,你挨着明祥、明瑞。明禇,你年纪小,不准喝酒,知道吗?”

    凤明禇奶声奶气的道,“儿子知道,儿子只喝果酒,只喝一小杯,是欢迎两个哥哥来帝都的。”

    凤景乾乐,“好吧,只许一小杯。”

    “是。”

    凤景乾举杯,朗声笑道,“今天明礼明湛从云南远道而来,太后特意为他们设的接风宴。明礼明湛是你们镇南王叔的宝贝,尤其是明湛,年纪小,又跟你们一道在闻道斋念书,你们要多照顾他。他有不知道不懂的地方,你们做兄弟的给他提个醒儿帮个忙,方是本份。自家骨肉,多多亲近才好。来,咱们先共饮一杯。”

    明湛极少饮酒,这酒有些辣口,咂巴下嘴,哈一口气,连忙夹了筷子凉藕片填嘴里,压一压酒气。凤景乾笑道,“给明湛换果酒吧。”

    明湛落的跟五岁的凤明禇一个待遇。

    与皇帝吃饭有一个好处,没人劝酒。凤景乾并不喜过量饮酒,不过三四杯便停了,皇子们自然自制有度。

    魏太后指了一道笋鸡脯道,“哀家瞧午膳时明礼喜欢这道菜,便让他们又做了,给明礼放到跟前儿去,省得他面子嫩,不好伸手夹。”

    “这个一捻珍给明湛。”虽然偏心再所难免,魏太后尽量做到公平公正。

    明礼明湛俱起身谢赏,魏太后笑道,“一家子吃饭,没这么多规矩,坐下吃吧。”

    凤明祥依旧热情不减,时不时给明湛布菜,再与明礼打听几句云贵风景、路上见闻;明礼与凤明澜已经有些默契,话虽少,却透着一股子亲近。

    整个晚宴,凤明瑞一句话没有,板板的坐着,板板的用餐,只苦了坐在他下首的凤明禇,张张嘴硬是不敢跟他四哥搭话。倒是明艳有与小孩子打交道的经验,时不时的问凤明禇一句,吃食上也照顾他。

    魏太后看着满堂儿孙,虽然明湛不大讨她的喜欢,不过看一眼皇帝,再瞧一眼凤明澜凤明礼,魏太后心中升起淡淡的喜悦,脸上愈加慈和。

    这顿饭吃的很舒服,主要是慈宁宫的厨子手艺好,明湛又是奔着吃来的,没太多杂七杂八的心思。因他哑巴,也少有人与他讲话,美酒佳肴,自然是一番享受。

    用过晚膳,时间还早,大家共品香茶,陪太后说话开心。

    还是魏太后这里的茶好,当然皇帝的茶也不错。

    明湛用三根手指捏着茶盏,还未喝上一口,就听魏太后点了他的名子,“明湛,你初来帝都,年纪又小,哀家很是不放心。”一指身前的一个翠衣宫女,温声笑道,“这是哀家跟前得用的大宫女,樱儿。樱儿煲的一手好汤,让樱儿到你跟前儿服侍,有个知冷热的人,总是好的。”

    明湛抿着嘴,望向魏太后,摇摇头,又摆摆手。

    魏太后顿时不悦,倚着软榻的身子猛的坐直了,脸上薄怒,问道,“怎么,你不要?”

    明湛点头,静静回望着太后,魏太后嘴角下垂,两道法令纹极深,眼中已露厉色。

    凤明礼心里怪明湛不识好歹,忙训斥道,“四弟,这是皇祖母疼爱于你,长者赐,不应辞。有樱儿姑娘照顾,这是你的福分。”

    明湛完全像没听见凤明礼的话,说笑的人瞬间安静下来,魏太后的脸色愈加难看,却并不发作。明湛毕竟是凤景南的嫡子,就算身有残疾,也是嫡子。这是头一天来,心里再不喜,面儿上也不好轻忽。

    众人都惊讶明湛胆大包天,魏太后的话都敢驳,各自算盘打的紧,竟无一人出言相劝。

    凤景乾只得一笑道,“母后,明湛儿带了不少伺候的人,想来都是服侍他惯了的。樱儿姑娘不如就给了明礼吧,明礼一个半大小子,又在宫外,哪里懂的照管内宅呢,正好将樱儿赐予明礼解忧。”

    魏太后估摸着今天是等不到明湛的台阶了,便顺着皇帝的台阶下去了,犹带三分火气的点头道,“就这么办吧。”

    宴会散去,该出宫的出宫,该回房的回房。

    辞了魏太后,诸人再恭送皇帝,凤景乾曲指敲了明湛一个暴栗,转身离去。

    明湛揉揉脑袋,抬头对上一双双各有思量的眼睛。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