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明湛

石头与水Ctrl+D 收藏本站

    明湛是个哑巴。

    不过,明湛是个不自卑的哑巴。

    虽然几乎所有人都用一种惋惜惋叹惋怀的目光注视着他,明湛却觉着他们是在杞人忧天。他生在镇南王府,他亲爹是镇南王凤景南,正经的土皇帝,连当今正儿八经的皇帝都要相让三分。

    他亲娘是镇南王正妃,虽然舅舅远在帝都,不过也是侯门贵第,非同凡响。

    而他,则是镇南王唯一的嫡子。

    瞧,多么尊贵的身份。

    而且,因为他不能说话,被排出在继承权之外。可这有什么关系呢,依着他爹的身份,他娘的嫁妆,就算日后分家他也能分到一份不菲的家资,足够他花用八辈子。

    明湛从没觉着做世子有什么好的,他爹不是普通的王爷,就是人们常说的那种最遭帝王恨被称为帝王心腹大患的藩王,权掌云贵二省,手下兵精将广,随时扯面大旗就可以“清君侧”。

    以至于明湛每每想起都要为他爹心惊胆战,生怕什么时候被送到帝都当质子;或者远在帝都的皇伯父哪天吃错药下道撤藩的圣旨,之后风起云涌、血流成河、爱恨情仇啥啥啥的。

    亏得他是个哑巴,轮不到他做质子,也就轮不到他入帝都为质。

    其实,说质子太难听了。

    整个大凤朝也只有一个藩王,镇南王。

    镇南王的来历比较传奇,传闻首代镇南王乃开国太祖的亲弟弟,江山打下来了,兄弟二人分脏不均,太祖亲弟一气之下带着人马跑到云贵,做了土皇帝。太祖无奈,为了面子上好看封了个镇南王。连同云贵二省的官员任命、苛捐税收都一并交由镇南王自行管理。

    听说俩人死不对眼,不过这位镇南王终生无嗣,最后还是跟太祖要了个小孩儿过继膝下,继承了王位。

    之后更玄幻的事情发生了,数代镇南王皆不育,清一色的过继当朝皇子。有人说,镇南王的王位曾经受到诅咒,凡继承王位者都子息单薄,甚至终无所出。

    这种说法在凤景南这儿被证实了完全是胡言乱语胡说八道子虚乌有的谬论。

    镇南王凤景南如今不过三十有五,膝下四子四女,儿女绕膝,别提多闹心了。打他生了第一个儿子,他那高居帝都皇位的同胞兄长就开始话里话外的打听世子之位啥啥啥的。

    倒不是皇帝心眼儿小,实在是镇南王之位太过重要,他能登基为帝和自己的亲弟弟凤景南当年被过继镇南王为嗣有极大的关系,亲娘尚在,俩人一直保持极亲密极友爱的兄友弟恭。不过是人就有私心,例如做皇帝的总会想着将皇位传给自己的儿子,而不是兄弟的儿子;那么将心比心,做王爷的也会盘算着把王位给自家儿子继承,而不是过继兄弟的儿子为嗣。

    皇帝凤景乾身为兄长,很能理解弟弟的心情,以他和凤景南的关系,也相信凤景南的忠诚,不过,镇南王世子的忠诚得让他亲自培养才是。

    所以,自明湛出生,凤景乾就开始盘算着待明湛大些接明湛来帝都居住学习,提前与皇子们搞好关系,也能就近瞧瞧明湛的品行。

    没想到,苍天跟他儿子开了个玩笑,明湛是个哑巴。

    那会儿凤景南的庶长子凤明礼已经十岁了,凤景乾有些急了,直接在奏章里问他弟弟,“你打算让哪个儿子做世子?”

    凤景南回,“臣弟尚未至而立之年,皇兄远虑至此,弟甚是感怀。”

    凤景乾再次建议,“可择一二子入宫与皇子为伴。”

    凤景南再回,“臣子尚小,资质难辨。”

    兄弟两人一问一答,时光荏苒,转眼便是五年春秋。

    如今,明湛十岁。他的龙凤胎姐姐明淇,当然也是十岁。
  • 背景:                 
  • 字号:   默认